《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4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有深思什么,淡淡地点头道:“感谢网友对我们工作和陈小花同学的关心,有关部门正在处理这个事情……相关情况,到时候会有一个明确的说明。”
  这个回答,就表明不想提及这个问题了。
  刘少保知道张文定不管心怎么想的,表面上肯定都会这么说一下,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才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负责任的行事风格。
  就算是再另类的官员,很多时候也要遵循官场规则的。另类只是另类在处理问题的思路上,而不必在细枝末节上另辟蹊径,依着别人总结出来的方法技巧说话做事,比较不容易出问题。

  刘少保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弃,虽然他现在对他的老领导不像以前那么忠心耿耿了,但既然来了,任务是怎么都要完成的。
  可正当他准备问话的时候,刚才一直表现得还算比较温柔的华友玫突然一脸轻蔑的样子,语速飞快地问道:“有关部门怎么处理?陈福生酒驾肇事致人死亡,只去了一下派出所,就又被放出来了,陈小花的赔偿也没有任何头绪。请问张市长,这就是你们有关部门的处理方式?”
  你只是外省的记者,不是我们省里的领导好不好?
  张文定翻了翻眼皮,对这个女记者真的相当恼火了,似笑非笑地说道:“华记者说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对公丨安丨机关的工作程序,我也不熟悉呀。”
  张文定在心里感慨,这个女记者肯定没跑过政法口,甚至说不定还是个新手,居然问出了这么蠢的问题。咄咄逼人的记者不少见,可是像她这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的记者,真的可以称得上奇葩了。
  奇葩还没等张市长感慨完,就继续高高在上地问出了一个更加咄咄逼人的问题:“那计划生育你应该了解吧,据我所知,计划生育工作正是你分管的。陈家坝村的事故,原因就是陈福生为了超生请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喝酒……”
  华友玫说话的速度非常快,貌似还有点激动。
  张文定咳嗽一声,不得不打断她地话道:“你这个逻辑有问题,因果不是这么论的。”
  “那是怎么论的?”华友玫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张文定对这个问题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仿佛没听到华友玫的话似的。老子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可并非表示每个问题都会回答,真当老子好欺负吗?
  目光落在刘少保脸上,张文定倒是要看看刘少保会怎么说。
  刚才华友玫问话的时候,刘少保作壁上观,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可张文定直接看向他,他也不得不说话了。
  对华友玫,刘少保也是有些不满的。
  这女人总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以为是。要不是现在大家是一个阵营里,真希望看到她出丑啊。
  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刘少保迎着张文定的目光,不急不缓地说道:“嗯,刚才我们对安青的农业和林业方面的工作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我们知道,计划生育工作也是张市长分管的,据我们了解,张市长好像还没有结婚。许多地方,分管计划生育的领导都是已婚的,大多数都是有孩子了的领导。那么,对于这个工作,这个计划生育工作,张市长是如何看待的呢?”
  不等张文定回答,他又继续道:“我个人觉得,这个工作对张市长应该是有不小的挑战性的,但我更相信,以张市长的能力,肯定能够把这个有挑战性的工作做得特别好……真诚地希望张市长能够再介绍一下安青在计划生育工作上的一些情况和工作思路。谢谢。”
  这笑里藏刀的话,比起华友玫那直通通的问题有力度多了。

  不过,这个问题,张文定依旧不想回答。别看刘少保说得好,只要张文定一正面回答,那就被动了。
  这时候,郑举插话了:“张市长,省农业厅的同志就要到了。”
  这个采访,记者一方有录音,张文定这边,郑举也一直在录音——不仅仅只是录音,他坐在这儿,也有见机行事随时准备提醒张文定的意思在里面。
  刚才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他就走出去接了好几个电话,还不时地看看手表,也不时看一看张文定和两个记者,眼中的不耐神色相当明显,以显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领导指示和处理呢。

  现在,他就用这么个借口来提醒张文定了。
  其实,今天并没有省农业厅的人下来,甚至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可郑举要这么说,两个记者也不可能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
  其实像这种借口很多,比如要开会啊,或者随江市里有什么事情要马上过去之类的,但郑举就用了农业厅来人这么一个借口。
  张文定本来就不想正面回答计划生育的相关问题,他叫两个记者过来,一方面是想正面接触一下,初步了解一下对方的思路;另一方面,也是向暗中下黑手的人以及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人摆明一个态度,老子不怕你,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看谁玩得过谁。

  现在,张文定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心思和两个记者多作纠缠了。
  他看了看郑举,然后对刘少保道:“干什么工作,都会有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只要认真做事,勤学习多了解,依法行政,工作中的困难就会变成人生前进的动力。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还有别的工作,等有机会,咱们再讨论。刘记者、华记者,两位难得来一次安青,多呆几天……”
  从市政府出来,刘少保一脸的云淡风清,华友玫一脸愤然地喋喋不休:“他明显是理屈词穷了,我们应该乘胜追击。这里面肯定还有许多值得挖掘的素材……”
  一个刚出道的小丫头,以为陪报社领导睡了几觉就比谁都高贵了?神气个鸟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刘少保郁闷地扫了她一眼,脚步不停,嘴里淡淡地说道:“追击什么?挖掘什么?刚才的采访恰到好处,如果我们再逼下去,就是找不自在了。领导干部,跟企业老板是有区别的。”

  这话里多多少少还是透出了一些轻蔑的味道,也有着很明显的教导的意思。
  华友玫心中不喜,但碍于刘少保是前辈,在报社里也颇有些分量,并且这次来安青是以刘少保为主,她也不好开口反驳,但也不像别的那些才入行的人那么虚心地请教问题了。
  刘少保也懒得跟她废话,心里已经在寻思着,这篇稿子应该怎么写才合适。
  他是奉命下来的,可安青这边的“自己人”貌似不太懂规矩啊,只提供线索,润笔费提都没提,还没张市长上道——郑举已经暗示过了,晚上会有人去酒店的房间找他。
  虽然郑举对这两个记者相当不喜欢,可他还是要给记者一些好处。
  这种事情,不需要张文定吩咐,当然也不一定要他自己去,反正只要采取一个合适的方式就行了,可不能让记者拿住把柄,说他搞歪门邪道——谁知道记者的录音设备是不是一直开着呢?
  而且,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报社的记者都还带着针孔摄像机呢,报社用不着,他可以给电视台的记者信息共享嘛。

  张文定没有多想刘少保的稿子会怎么写,他一个电话就把安青市计生委主任马国荣叫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