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4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这个话,她也不征求张文定同不同意,两眼直直地看着张文定,那架势,还真有几分无冕之王的派头。
  张文定神色不变,和华友玫对视着。
  这个女记者长相还挺漂亮,一头短发,显得极为干练,就是目光和神色中露出一丝丝挑衅的气息,还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这女人有毛病吧?
  张文定有点想不明白这个华友玫心里的想法,挑衅的味道他能够理解,这两个记者应该就是专门针对他来的,不挑衅才怪;但是呢,那个居高临下的感觉就比较怪异了,难不成你觉得你这个记者,混得比老子这个年纪轻轻的实权副处还好么?
  靠,还真当自己是无冕之王了?
  拜托,那不是尊称,只是个笑称好吧。居然还说话的语气不像是报社的记者,倒跟纪委那些黑脸干部有得一比。

  见张文定不回话,另一个记者刘少保微笑着说话了:“张市长,是这样的。我们看过您的任职简历,为您的工作能力所折服。这次到石盘来出差,机会难得,索性就到安青来了,想对您做一个专访,我们单位领导也非常希望通过这么一个渠道,让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青年干部多一些了解。这个青年干部的专访,会做一个系列,从各省市挖掘不同类型的青年干部,来一个全面的、立体的、深刻的了解。到时候,还要麻烦张市长帮我们介绍一些年轻的领导呀。”

  这个姓刘的是个老狐狸,笑里藏刀背后阴人的本事应该不弱。张文定对刘少保的感观不怎么样,但总算觉得这个男记者比女记者要好,至少说话好听些。
  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张副市长已经习惯了当面笑脸背后捅刀子的搞法了,对于女记者当面挑衅的做法,他相当反感——我知道你是来坏我事的,但你能不能别这么直接?
  那个女记者华友玫那咄咄逼人的话,听得仿佛很厉害,可要应对起来,却是相当容易的,张文定只要往附阳镇一推就行了——村里的事情,你找村里或者镇上去问嘛,他们比我了解得要详细得多。
  不过,刘少保这么温柔的进攻,他倒不好直接打发了。
  毕竟是他把记者叫过来的,而这位刘记者说话又还懂礼貌,所以,他得大气一点,客气两句,然后欣然接受采访。

  其实张文定完全可以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比如说既然你们报社想做系列访谈,又对我有过了解,那怎么没有走正常程序过来呢?新闻宣传部门都没有提前通知我,搞这种突然袭击,程序上不规范啊。
  但是,张文定没有说这些,他今天就是要高调一下,搞突然袭击老子也不怕,以为来两个记者就吃定我了?
  我还就不按常理出牌,不像你们一样见到记者就躲,我就光明正大的接受采访,你们又能奈我何!
  采访的时候,以刘少保为主,华友玫偶尔会插几句话。
  可能是刘少保对华友玫做了什么暗示,华友玫插话的时候比刚开始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刘少保的采访属于和风细雨的风格,采访侧重的方向,也在工作上,着重问在工作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张文定如何处理,对张文定在随江市旅游局当副局长的时候下悬崖救人的事情,他还细问了几句,并表达了他的感动和钦佩。
  当然了,以前的工作,问得并不多。
  刘少保的主要目的,还是张文定目前的工作,毕竟采访以现在为主,而且,目前的工作,也才能够把话题引到附阳镇陈家坝村的事件上去。
  一个老练的记者,知道如何营造气氛。
  刘少保的打算是,先在陈家坝村的水渠事故上抛出几个颇有分量的问题来,让张文定不好回答,然后,他再把话题转到计生工作上——陈福生可是因为请计生办的人喝酒才把车给开出事故了的哇。
  刘少保先通过那些对话,和张文定把气氛搞得友好起来,到最后施出杀手锏的时候,就算张文定不回答他的问题,也应该不会搞得太难堪。
  虽然他是受人之托过来的,可为了别人的事情,把自己陷进去了,那就太不合算了——这么年轻的市委常委、副市长,会没点手腕?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到安青来的任务,是报社领导派下来的。
  刘少保在报社算是那位领导的人,可是今年有几次事情,那位领导搞得他很伤心,虽说还不至于让他改换门庭另谋出路,但对那位领导也算是看透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死心塌地赴汤蹈火。
  这次的事情,他来得也是不情不愿的,所以干工作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怎么样把领导交待的任务圆满完成,而是给自己先留条后路。
  在留后路的同时,又能够把领导交待的任务完成,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虽然大家不在同一个省份,不需要做朋友,但也没必要结什么深仇大恨呀。
  张文定不太清楚刘少保内心深处的打算,却知道这是个圆滑的人,心机深沉,不好糊弄,却也不会轻易跟人翻脸。刚才刘少保所问的话题,就已经把这个不想结仇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他能够明白。
  但是,能够明白,并不代表他就有多理解刘少保——你特么的一点规矩都不讲,直接就逼到老子门上来了,这仇已经结下了!
  当然了,现在这时候,谈什么结仇不结仇的没有多大意义,二人又不在同一个市,甚至都不在同一个省,记者回去了,张文定就算有再大的恨意,也拿人家没办法。
  目前最重要的,是让记者不要乱写,最起码乱写的时候,能够不至于乱得太离谱就行了。这也是张文定肯接受采访的一个原因——躲是躲不过去的,见招拆招并伺机反击吧。
  所以,等刘少保的问题问到他现在的工作之后,他的回答就相当谨慎了,说是步步为营都不为过。
  “我们去过陈家坝村,那里在修水渠,听说是市里拨的款。老百姓对这个水渠的评价很高呀,对张市长你非常感激,我经常听到他们提起你。”刘少保说话语速不快,做采访就跟平常和朋友聊天差不多,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在赞美的时候,软刀子也跟着递了出来,“听老百姓讲,就在前几天,陈家坝水渠上出了事故,你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处理……有人把这个事情发到网上,许多网友都很关心陈小花同学的情况。我们今天过来,一方面是希望对你做个专访,另一方面,也是代表广大网友,对陈家坝村的事情,以及陈小花同学的事情表示关心。”

  这番话,没有提什么问题,可却把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锋芒没有毕露,隐隐约约能够让人感受到就行了。
  刘大记者现在只是露出獠牙,至于咬不咬人,那就要看张市长的反应了。
  张文定心里颇为烦躁,刘少保先前说得再好听,终究还是免不了要提到这个事情。不过,这种先不直接提问,而是提醒一下让他有个思想准备的方式,他还是比较认可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