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5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客栈门口,我偶然碰到了朱炳文。
  他有点儿神不守舍的,我叫他的时候,好几声方才听到,我问了他一嘴,说事儿谈得怎么样?
  朱炳文告诉我,说没有谈成,蒺藜公主跟他师父大吵了一架,双方谁也没有能够说服谁。
  我说那怎么办?
  朱炳文仿佛脑子在放空,对于我的问题反应慢了一拍,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啊,不知道啊,可能还会再谈吧……”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远远地叫了我一声,我才发现队伍已经走远了。
  我看朱炳文有些不在状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有事就找我,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情,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说罢,我也跟上了队伍。
  天山神池宫说大很大,说不大也不大,一路走到了湖边,我们来到了湖边的长桥之上。
  这长桥是用蓝色水晶制成的,每一根桥柱之上,都点有灯火,一派光芒摇曳,人走在上面,望着脚下半透明的黑色湖水,莫名就多出了几分空灵的心思来。
  神池宫的内城,在湖心的岛上。

  整支队伍的行走速度并不算快,一步一步,而且显得十分沉闷,连卫木也几乎不说话,使得我们都没有开口,只是用双眼,将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
  这长桥宽阔,我们进城的时候,也有人出来。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内城的门阀,神池宫虽然由那卫神姬做主,但也有许多门阀姓氏,共同执掌神池宫的规矩。
  生活在外城和内城的人,如果稍微有一点儿经验,很容易分辨得出来。
  最大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内城多有修行者,而且高手的比例也非常多,我们一路走来,能够瞧见好多个挺不错的高手。
  不时还有走马队从身边路过,英姿飒爽。
  在卫木的指引下,我们一路穿行,最后来到了一处宫殿之中。
  这宫殿外面防卫十分森严,而走入其中,能够感觉到其庄严的气氛和装饰,我们知道,应该是到了地点。

  与神池宫宫主卫神姬的见面十分简单,就在湖边的宝塔之上,而与卫木的外婆见面,则显得比较正式,这情况也让我们能够感觉得出来,这神池宫的掌权者,恐怕还是这位我们素未谋面的前任神池宫宫主。
  我听卫木说起,他外婆的名讳,叫做卫银姬。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乍一听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仔细想一下,按照国人的习惯来说,大部分的人都会以父亲的姓氏作为传承,但卫木这里却是恰恰相反,他外婆姓卫,母亲姓卫,他自己也姓卫。
  这都是随母亲的姓氏,再加上之前卫木告诉我们,说他外婆的夫家叛乱……
  这称呼听起来,倒是颇有故事。

  我本以为卫木的外婆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成熟明艳的妇人,瞧那模样,估计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
  诚然,修行者的相貌很多时候,并不会让人一眼瞧穿,但到底还是应该遵守一些生物规律的。
  而现如今看来,估计天山神池宫肯定是有一些驻颜有术的丹药,又或者对方修行的功法有这样的功效,方才会变得如此。
  我瞧见杂毛小道那家伙一对眼睛都开始发亮了起来。
  殿宇之中,六人对坐。
  对面是卫木的外婆,母亲和他,而这边则是杂毛小道、陆左和我。
  谈话内容,依旧与上一次的宝塔谈话,相差不远,陆左谈及了此次我们过来的目的,也阐述了我们希望能够代为沟通,与陶地仙进行对话,帮天山神池宫与他老人家之间建立联系的想法。
  然而与卫神姬不同,这位前代神池宫宫主对于此事,显得比较抵触。
  她的态度十分温和,对待我们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春风和煦,但我们却能够感受得到一丝说不出来的冷漠。
  这种情绪很奇妙,并不明显,但我们人人都能够感受得到。
  当对方表现出这样的态度来时,谈话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和僵持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有人过来禀报。
  卫木起身,询问有什么急事,对方回答,说外面有三人说要求见宫主,其中有两人,跟这三位是一起的。
  我们都愣了,不知道屈胖三和朵朵过来是做什么?
  屈胖三那家伙不是很抗拒与神池宫的高层见面么,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呢?
  我们都很奇怪,卫木也很奇怪,不过他在征求了长辈和我们的意见之后,让那人将人带了过来。

  我们的目光朝着殿门那边望去,结果门一开,我瞧见第一个进来的,却是朱炳文。
  他来干什么?
  朱炳文过来干什么?
  我脑子有点儿糊涂,而这个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都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陆左问道:“怎么了,这么着急赶过来……”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特么都快要睡了,你以为我要过来啊?还不是陆言这熟人跑过来,非要央求着我带他过来见陆言,我有什么办法,他说有关系到神池宫生死存亡的消息,差点儿还给我跪下了,我难道视而不见啊?

  我这个时候也走到了跟前,听到这话儿,看向了朱炳文,说炳文,到底怎么回事?
  朱炳文从进来的时候,脸上就浮现出了纠结无比的表情,一直到与我目光相对,方才轻松一点儿,听到我问起,他咬了咬牙,然后说道:“陆言,我听说你认识神池宫的少宫主……”
  我指着在那边坐着,并未起身的卫木,说那就是。
  朱炳文听到,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开口说道:“陆言,有人联络我师父,让我师父帮着他们一起,去打开山门,将外人给放进来,把神池宫给变了天去……”
  这话儿一说出来,原本显得十分淡定、甚至有几分嫌恶的神池宫几人立刻就站了起来,卫木最是焦躁,直接冲到了跟前来,冲着朱炳文问道:“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朱炳文本是乡间一劁猪匠,生性豪侠,面对着卫木也没有太多的紧张,而是看着我,认真地说道:“我师父与蒺藜公主这边谈崩了,对方说要关他十年,好好劳教一番,我师父费尽唇舌,都没有办法说动对方,结果下午的时候,有人过来找他,说与其如此,还不如反了,帮着他们把外面的援兵放进来,将神池宫现在掌权的这伙人,都给一锅端了去……”

  我有些紧张,说你讲的这些,都是真的?
  朱炳文瞪大了眼睛,说你难道不信我么?
  我一脸正色地说道:“炳文兄,你我是患难之交,我对你,敬如兄长,如何会不信你呢?只不过此事太过于离奇了,希望你能够说得具体一点,也好让我们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朱炳文痛苦地说道:“此事我也不打算管的,一来师父待我如再生父母,二来以我的能力和手段,在这其中,不过是随波逐流的小虾米而已……”
  他叹了一口气,随即盯着我说道:“不过我听旁人说起,天山神池宫的宫主为人和善、亲切,待人很不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而你又与神池宫的少主交好,如果我师父真的那么做了,必将是涂炭生灵,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此次乱事,思前想后,方才决定找你……”
  日期:2015-06-30 06:36: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