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00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对骆金同两个孩子都不陌生,但最熟悉的还是他女儿骆姗。李睿比骆姗只大一岁,两人小的时候,李骆两家关系正是最好,那时两人经常一起玩,玩过家家,李睿当爸爸,骆姗当妈妈。李睿少年早熟,很早就对异性特别好奇,而骆姗长相随她妈,肤色雪白,容貌俏丽,是个难得一见的小美女,李睿当时特别喜欢她,经常借着玩过家家的机会跟她拉拉手啊亲亲嘴啊……没错,就是亲嘴,是真正的亲嘴,尽管那时候两人还是孩子,亲嘴也没感觉,但也亲了不少次。这在李睿童年记忆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只是,随着后来两家关系越来越淡,他也就再没见过骆姗,一晃小二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骆姗现在长什么模样了。

  至于骆金同儿子骆强,比骆姗还要小四岁,当年只是一个小鼻涕虫,李睿因此跟他玩不到一块去,所以对他印象不深。
  从感情上说,李睿因为厌恶骆金同这个干爹,也就恨屋及乌,不再喜欢他家里人,包括骆姗骆强在内,哪怕有小时候的友谊在内,他现在对骆姗也难有什么感情,自然就更不要提帮她调动工作了。至于骆强,那更是有多远滚多远。
  李睿冷笑两声,道:“帮一个人调动工作就很难了,他居然一口气提出两个人来,呵呵,他可是真把我当成了他的好干儿子啊,可他怎么不想想,他是怎么给我这个干儿子当干爹的呢?”
  李建民冷哼道:“更可气的是什么你知道嘛,他既然是求你办事来的,竟然是空着手过来的。你说的没错啊,他是真把你当干儿子了,觉得你帮他办事是天经地义,分之所在。我这半辈子,见过脸皮厚的人太多太多,但是没一个能超过他骆金同的。我到今天也才算彻底看清楚了他。”
  “门儿都没有!”
  李睿**的说了这四个字。

  李建民道:“我也是直接就拒绝了,我是这么说的,我说我们家小睿刚给书记当秘书不久,还没认识几个有分量的单位领导,因此没办法给小姗与小强调动工作。再说,小睿现在正是要积极表现的时候,要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也没时间管别的……”
  回到卧室休息片刻,李睿给青曼打去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吕青曼说现在正和紫萱在一起,紫萱不让她走,只好明早再回。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心思活络起来,寻思今晚要不要陪陪雪菲或者婕妤这些爱妃去,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陪谁,便决定等晚上请余振辉吃完饭再说。
  晚上,在盛景大酒店,李睿宴请市北区纪委书记余振辉,同席的有曾翰林、市北区公丨安丨局长谭阳两人。要说起来,几人都是市里的人物,彼此要么早就相熟,要么并不陌生,因此落座后很快就亲热如同兄弟,等宴席开始,酒杯举起,就更加的亲切热络,给不知道的人看了去,还得以为四人是老朋友呢。
  吃过饭,时间还早,谭阳便邀请李睿等人去打会儿牌。李睿见曾翰林和余振辉都答应了,自己也不好搞特殊,便也欣然应允。四人两车,在前车谭阳的带领下,驶往打牌的地方。
  等到了地方下车,李睿哑然失笑,面前赫然是丝梦会所,也就是上次与谭阳见面的地方,想他如此热衷此处,看来他与此地或者此间老板、那位妖娆美女孟丝丝有一定的关系,说不定啊,孟丝丝还真是他在这里养的小老婆。
  谭阳在前领着,几人走进会所,上楼梯到了二楼一个大包里。这个大包分为内外两室,外面就是普普通通的包厢,里面那个却是暗藏的麻将室,里面放着一张高档的全自动麻将桌,四周布置得也很优雅豪华,让人觉得在这里坐上一会儿都是**。
  四人刚刚落座,外面已经走进个裙装美女,身姿婀娜,容貌妖艳,正是此间老板孟丝丝。她姗姗而至,笑着跟谭阳与李睿打了招呼。谭阳又给她介绍曾翰林与余振辉,孟丝丝与二人一一见过。

  等她和几人寒暄完毕,谭阳吩咐她上水果茶点,孟丝丝领命而去,原地留下一阵香风。
  谭阳也不着急开打,先敬了烟给三人,说些风月笑话。这么过了几分钟,孟丝丝又走了回来,手里拎着一个真皮手包,交给谭阳后,独独对李睿嫣然一笑,却什么也未说,转身又出去了。
  李睿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能得她这样的大美女单独关注,心里还是很有些得意的。
  那边厢谭阳已经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四沓百元大钞,按四人每人一沓分了,笑道:“今晚打牌是我安排的,哥儿几个就全听我的安排好了,不许有不同意见。这点钱就当是本钱了,咱们也不按锅儿打,输干了锅儿的别站起来,咱们继续打就是,权当是解闷了。”

  青阳这边麻将打的是华北麻将,有两种玩法,一种是按锅儿算的,打之前先定好,锅儿是多大的,譬如一百元,然后四人开打,输光了的人,就等于是输干锅儿了,就只能起身看着,不能再玩下去,这样玩比较省钱,因为就算输也只输一百块,当然更不伤和气,因为赢也赢不了太多;另外一种是不按锅儿打的,类似于自由打法,杠牌点炮胡牌一局一算,这种玩法就没有止境了,只要你有精力,也还有钱,就能一直玩下去,很多人这么玩得败家破产。

  眼下谭阳提出的玩法,其实就是按锅儿玩的一个变种,定下了一锅儿为一万块,但同时又允许输光了的人继续玩下去,说白了,就是谭阳出钱请三人玩,重点是交朋友,不是赢输多少钱。
  李睿三人见他出手这么大方,一上来就先一人送了一万,都有些吃惊,不过三人也都不是寻常人等,也都是见过世面的,没谁出口推拒客气,都是悄然将那一万块的本钱放到了身前钱匣里。
  规矩定下来,长城也就开始垒了,四人你说我笑、他吃我碰的,不一会的工夫就打了一圈。李睿运气好,头一把就胡了,另外三把是曾翰林胡一把、谭阳胡两把。这一圈打下来,也就能看出来了,真正会打牌的只有谭阳,李睿与曾翰林都是靠运气才胡的,只有谭阳是实打实靠技法赢的。
  这次牌的锅儿是一万,因此每番定的价钱也不低,每番两百,平胡(屁胡)是点炮者两番、其他二人每人一番;杠算一番;清一色三番;一条龙三番;七小对三番;杠上开花四番;庄家胡两番;所有自mo都是总番乘二。因此李睿这一把赢下来,就入手八百块,不过这本钱不是自己出的,赢了钱来也就不觉得有多光彩,当然那三位输了的更不心疼。

  正打着呢,水果茶点送了上来,老板孟丝丝也跟在服务员身后,等服务员走后,她留了下来,先是站在谭阳身后看了阵子,又绕到李睿身后看起来。
  李睿知道她站自己身后,但没有看她,鼻间时不时钻入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倒也颇为受用。过了忽儿,轮到他摸牌了,他摸到手里一看,是张七筒,再看看面前的牌--其实已经听牌了,一对六筒,一对白板,只要再碰一张六筒或者白板就算是胡了。因此他看到摸来的是七筒,想都不想就要扔出去。
  日期:2016-11-2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