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二感觉到有动静,急忙扭头去看,恰与那只白额黄鼠狼打了个照面。
  我挥手一掌,拍散了臭气,冲老二喝道:“别看它的眼睛!”
  话音未落,老二忽然转过身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嘴巴一咧,“嘿嘿”笑了起来,声音,一如刚才那白额黄鼠狼模仿人发出的笑声!
  我见老二嘴角的肉一抽一抽,心想:“坏了!喊得晚了!老二到底还是看了那黄鼠狼的眼睛!”
  日期:2016-11-27 20:33:00
  历来都说黄鼠狼的邪气,不亚于狐狸、猫、蛇,尤其是活的久的,上了年月的,更是邪性,擅能蛊惑人心。

  我和老二好端端的,不知道怎么惹上了这两只邪物,跟了我们一路,前来加害,也算是我们俩倒霉。
  我飞身上前,伸手就去抓老二肩膀上的那只白额黄鼠狼,却见它往老二领口里一钻,竟然藏进老二的衣服里了。
  我心中恼怒,使劲捏着手中那只黄鼠狼,想先弄死一个,再抓另一个,却忽然听见老二喉咙里“嗬嗬”有声,再一看老二的样子,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就放在老二的咽喉处,爪尖锋锐,正是钻入他衣服里的那只白额黄鼠狼伸出来的!
  我心中一惊,冷汗涔涔而下,暗忖道:“这白额黄鼠狼太鬼了,竟然知道挟持人质!只要我捏死了它的同伴,它肯定会划破老二的喉咙。”
  想到这里,我便只好住手,也不捏那黑爪黄鼠狼的脖子了,只是提着它的顶瓜皮。
  那只白额黄鼠狼也把爪子撤了,脑袋从老二的衣领口里钻出来,一双异亮腥黄的眼睛,盯着我,嘴巴一张,“嘿嘿”又是两声笑,活脱脱的就像是个奸邪无比的人。
  我忍住心中怒气,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白额黄鼠狼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也不吭声。
  日期:2016-11-27 20:38:00
  我忽然忍不住笑了,暗骂自己愚蠢,这黄鼠狼不过是活的年数久了,变得狡猾了,跟人学了些简单的动静,会叹个气,会笑两声,哪能听得懂人话,说得出人言?真能跟我对话,那才是真成精了!
  更何况,建国之后的动物,可是不能成精的。
  “大哥……”老二忽然仰起头来,盯着我,舌头大了似的,呜咽不清的说道:“你放了我吧。”
  我一怔,暗忖道:“老二中了邪,这是要说胡话了?”
  只听老二继续说道:“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你争的。我从小不学本事,就是为了让你放心,将来族长的位置,怎么也不会轮到我这个没本事的人去做,我这个又没本事又贪生怕死又好吃懒做的人,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跟你去抢族长的位置的……”
  我心中一惊,老二怎么还存了这样的念头?!
  老二又说道:“祖上往上数个十八代还是十九、二十代,就有人争族长,争《义山公录》,闹得家破人亡,差点灭了族……前些年,陈汉明又跟咱爹争,结果被废了道行,撵出了陈家村……咱二爷爷练了一身的本事,江湖上都传他老人家‘逍遥道真’的威名,他怕有人挑拨,离间他和咱爷爷的关系,自己出家当了道士……咱二叔把六相全功练到了极致,江湖上闯出了‘相脉阎罗’的名头,结果人人都传‘神断不敌阎罗’,于是咱二叔就干脆不娶妻,不生子,以此来表示他身后无人,也不用去争去抢族长的大位……咱老二不学他们俩,我要娶媳妇,我要生儿子,所以我就只能不学本事……”

  日期:2016-11-27 20:42:00
  我忍不住喝道:“老二!你快快醒来!”
  “哥啊,你放了我吧。”老二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嘀咕道:“我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其实我这也是享了福了,我这没本事的,上不得台面的,遇到了大事儿、难事儿、危险事儿,怎么也轮不着我出面,也不必我冒险,都是你上,我就躲在你后面,受你的庇护,谁叫你是少族长呢?嘿嘿……”
  我听得心中老大不是滋味,暗忖道:“我自己从来没有功名利禄之心,但是在这种家境中,却让老二疑心不自安到这种地步,如果今天不是听了他中邪说的一番心里话,我还不知道他不自安到了这种地步,竟然从小都想得出这种韬晦的法子来。”
  又想到很小的时候,老二大约五岁的时候,经常搬个小板凳,看我跟着叔父学本事,他那时候就常常问叔父:“二叔,是你厉害,还是我爹厉害?”
  叔父当时就说:“当然是你爹厉害。”
  老二又问叔父:“那你为什么没有我爹厉害?”
  叔父当时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因为老二不许比老大厉害啊。”
  日期:2016-11-27 20:48:00
  老二顿时闷闷不乐的撅起了嘴,说:“那我也是老二,我以后岂不是也不能比我大哥厉害了?”
  叔父笑道:“你大哥的天分极高,我看咱们全族上下,没有比他好的。你就算有心,也不可能比你大哥更厉害。”
  老二撇了撇嘴,道:“不就是你教的这些本事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一遍就全会了。”

  叔父道:“好大的口气啊!小孩子可不许吹牛!”
  “嘁!”老二道:“我吹什么牛?你瞧!”
  老二站起来,就把叔父刚教我的一套身法给打了出来,当时我刚看叔父演练了一遍,还没有演练,却见老二全程打下来毫无凝滞,像是熟练了好几遍似的。
  叔父的脸色立时就变了,他问道:“弘德,这套身法,你跟你爹学过吧?”

  “没有啊。”老二道:“就是看你刚才教我哥的时候,我看的啊,这又不难。我老早让我爹教我了,我爹不是一直没空嘛。”
  叔父呆了片刻,看了看我,忽然叹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
  如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忽然想起那件事情,我竟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身的冷汗,暗忖道:“老二的天分不比我差,甚至比我还要高!如果他从小和我一般训练,以他的心性,如今本事恐怕是在我之上的,他又能言善辩,若是他去学《义山公录》,继承爹的衣钵,做个相士,应该是比我更合适的!”
  造化弄人啊。
  “大哥,放了我吧……”老二又低声的嘟囔了一句。
  我竟不由自主的手一松,那只黑爪黄鼠狼登时脱手,跳在地上,远遁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