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6 11:41:00
  火光熊熊中,老二挨边坐下,脸色显得踏实多了,他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说道:“老子现在有火了,看看还有啥球畜生敢过来。”
  老二的话音刚落,身后树林中忽然一阵“莎莎”的响,就像是有人踩在树叶子上走路一样,老二惊得一跳,我也急忙回头,循声望去,却见林子里什么都没有。
  那“莎莎”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四周死一样的寂静。
  黑暗中,老二瞪大了眼睛去看,但他肉眼,自然什么也看不清楚,忙问我道:“哥,刚才是啥东西?”

  我摇了摇头,道:“什么也没有。”
  老二道:“那咋会有声音?”
  我也奇怪,道:“肯定是有东西在作怪,可能是又藏了起来,咱们得小心点——”
  “嘿嘿……”
  我正说着话,突然听见老二嘿然笑了起来,我诧异道:“你笑什么?”
  老二瞪眼道:“不是你在笑吗?”
  我一愣,道:“我正说着话,你‘嘿嘿’笑了两声!”
  老二道:“明明是你正说着话,自己‘嘿嘿’笑了两声!”
  我沉了脸,道:“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老二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道:“哥,你刚才真的没笑?”
  我道:“我没有啊。”

  老二哆嗦道:“我,我也真的没,没笑啊……”
  日期:2016-11-27 20:18:00
  ———————更新线———————
  老二哆嗦道:“我,我也真的没,没笑啊……”
  我心中一凛,这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了,如果是只有两个哑巴畜生跟过来,怎么会有笑声?
  “唉……”

  一声叹息忽然又响了起来。
  老二猛然从地上跳起来,回身叫道:“谁?!”
  他身后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东西。
  我也逡巡四顾,只觉脊背凉飕飕的。
  老二吓得五官都有些扭曲了,道:“哥,刚才有人在我耳朵边吹气,你,你看见了没有?!”
  我一惊,道:“真的?”
  老二瞪大了眼睛,惊恐道:“你没看见人吗?!”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你身边根本就没有人啊。”
  老二哆嗦道:“真的有人在我耳朵边吹气,你要是看不见,那就肯定不是活人,是鬼了!哥,快念咒啊!正气诀,你不是会念吗?念啊!”

  我想了想,正要把正气诀给念出来,忽然听见老二身后又是几声笑:“嘿嘿……”
  我提步跃起,纵身跳到老二身后,定睛去看,却见老二身后除了包袱,仍旧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我心中狐疑至极:“难道真的是冤魂厉祟?”
  老二也颤巍巍的扭过头来,道:“哥,又有人在笑……”
  日期:2016-11-27 20:21:00
  我环顾四周,朗声说道:“在下麻衣陈弘道,生平不做亏心事,也不怕夜来鬼敲门,敢问是何处来的怨魂厉祟,跟着我们兄弟俩,有什么冤屈,请尽管道来。”
  说罢这话,四周静谧无声。

  一点回应都没有。
  老二稍稍缓过来,但仍旧小心翼翼的问道:“哥,这是走了?”
  我道:“怎么感觉有点不像是鬼魂在捣乱?”
  老二道:“咋就不像了?”

  我道:“要是鬼魂捣乱,为什么不说话,只会发笑?”
  老二道:“这才最吓人啊。”
  话音未落,一声叹息幽幽传来:“唉……”
  我听得分明,就在火堆旁边的草丛中!
  我手起一枚铁钉,“嗖”的循声打去,只听草丛中“腾”的一声轻响,一团黄色的影子猛然蹿了出来,往远处遁去。
  我冷笑一声,暗忖道:“这么近的距离再让你跑了,我这身本事就也不用要了!”
  提气纵身一跃,兔起鹘落,猿臂轻舒,落地时轻轻一拿,便把那团黄色的物抓在手中!
  那物毛茸茸的一团,如同猫王大小,只脑袋圆小,尾巴粗长,浑身的皮毛全是黄的,明亮柔顺,只有四只爪子上的毛,略显得黑些,我认得原来是一只黄鼠狼。
  我不禁笑道:“闹了半天,原来是这畜生在捣鬼!”

  小的时候,家中常见有黄鼠狼溜墙根跑,老爹也不让我们去抓,说黄鼠狼也不坏,是来吃老鼠的,后来,猫王进了家以后,容不得别的物进家,打跑过几只黄鼠狼,闹得家里从此清净。
  日期:2016-11-27 20:23:00
  我知道这东西鬼精灵,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东西竟然还能学人叹气,也不知道它跟着我和老二要故意吓唬我们是要干什么。
  那黑爪黄鼠狼挣扎着,颇有力气,我抓着它的脖颈,也不松手,忽然间它把脑袋扭过来,一双黄豆似的眼睛看向我,两道邪黄的光幽幽闪来,刹那间,我竟然猛地一阵恍惚,心中悸动,手一松,差点纵放了它!
  亏得我婆娑禅功修炼有成,定力远非从前可比,一个恍惚间,立时又清醒过来,心神摄定,把手抓的更紧,直视那黑爪黄鼠狼的眼睛,那黑爪黄鼠狼一个颤栗,把脑袋垂了下去。
  老二也认得黄鼠狼,登时嚷嚷道:“奶奶个腿的,吓死老子了!原来是这畜生!”
  我道:“之前远远的看见是两只,现在只抓住了一只,还有一只呢。”
  “不用想了。”老二道:“这两只畜生,一只学人叹气,一只学人‘嘿嘿’的笑,快它娘的成精了!哥,咱们扒了它们的皮做围脖吧!”

  忽听“噗”的一声轻响,一股热气从那黑爪黄鼠狼的尾巴处喷将出来,我心中一惊,知道是这黑爪黄鼠狼使出了它的看家本领,放臭气了!
  我立即屏住呼吸,施展起“锁鼻功”来,把手上的力又紧了紧,那黑爪黄鼠狼惨叫起来。
  日期:2016-11-27 20:23:00
  老二猝不及防,被臭气熏了个正着,连连咳嗽了几声,赶紧跑了几步,弯腰大声干呕。
  就在这时候,放在地上的包袱,忽然“簌簌”的动,我一愣,随机醒悟——原来另一只黄鼠狼就藏在老二身后的包袱里!
  怪不得刚才一直听见老二身后有笑声,我们却怎么都没有看见它!
  刚起了这个念头,那包袱里黄影一闪,果然有一只黄鼠狼奔了出来,却不是冲我而来,而是“腾”的一下,蹿到了老二的肩膀上。
  这只黄鼠狼比我手中抓住的那只略大一点点,尾巴更长更粗,更奇的是,它满身黄毛,油光水滑,偏偏额头正中间,又有一撮白毛,又长又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