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你爸爸妈妈不在家吗?”吴军问道。
  李牧急忙回答:“他们在上班,我去叫他们回来,就在附近。”
  洪部长却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叫了。回头我跟吴排长介绍介绍情况。小李啊,想不想去野战军呀?”
  李牧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洪部长这唱的是哪出。之前不是说了当不了兵了么,怎么这会来个峰回路转?
  “我,我能当兵?”李牧小心翼翼地问。

  “为什么不能?”吴军笑道,“谁说你不能当兵了?部队需要你这样的有志青年。”
  “有志个屁的不如有钱。”心里嘀咕一句,李牧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洪部长。
  洪部长非常地淡定地笑着,他说:“小李啊,是这样的,了解过你家里情况之后,我是很感慨啊,你能去当兵也是一条好出路,所以啊,我就给你联系了吴排长,人家那部队可是杠杠的野战军,在厦门呢。怎么样,你愿意去吗?”
  吴军脸色不变的扫了一眼洪部长,笑着看李牧。

  “我,我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李牧一时语结。
  洪部长板起脸:“怎么样啊小李,别人想去都去不了的啊!那可是王牌军!”
  李牧忍住上前甩他一耳光的冲动,心里暗暗骂道,你个军盲,XX军算哪门子王牌军忽悠谁呢跟这?
  吴军笑道:“别的我不敢说,不过部队确实很锻炼人。你的条件很好,到了部队一定有用武之地。”
  那个时候,李牧脑袋里混混乱乱的,想思考却发现有些呆滞,然后在吴军真诚的笑容和洪部长虚伪的表情之中,他说了一句:“我服从组织安排。”

  从李牧家出来,洪部长一边走着一边对吴军说:“吴排长,这小子条件是不错,不过可是个刺头,往后你可得多下点心思了。”
  吴军说:“哦?这话怎么说?”
  “他呢去不了驻港部队,我就给人武警那边推荐了,人家挺满意,反倒是他不答应了,说武警兵不兵警不警的,不去!”
  吴军一愣,哈哈笑了几下。
  走到停车处,洪部长拉开车门钻进去,吴军跟着坐进副驾驶座。
  “你也知道今年来的是武警边防,那可是很多人打破头抢着进的单位,他倒有个性,直接把家访都拒绝了。”洪部长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这个兵个性太强,到了部队有他难受的了。”
  吴军说:“打磨好了他就是块玉。”
  洪部长启动座驾驶离,扬起一阵轻烟。李牧站在窗户边看着车子离开,眉头紧锁,神情凝重。
  烟雾,慢慢地在房间里燎延开来,穿过蚊帐在空中缓慢流动。李牧怔怔地躺在床上,吐着一个个烟圈。烟圈旋转着离开他的嘴巴,慢慢变大,慢慢扩散,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要当兵了?
  要当兵了。
  冷静下来之后,李牧的脑袋里翻来覆去地想,这四个字频繁掠过眼前。部队是个什么样子?书上写的那样吗?部队生活是个什么样子?书上写的那样吗?自己在部队里会是个什么样子?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吗……
  终于,他意识到,他要踏上一条他从未预料过的生活。
  我要怎么做,我想做什么。
  他翻来覆去地问自己,穿上军装之后要怎么做,想要做些什么。越想越没头绪,一片混乱。蓦然间,心底深处的蹦出来一个声音把他吓醒:你根本就没有兴趣!继而是后悔,无休止的后悔,后悔十几分钟前的“服从组织安排”。

  “老天,我从没有想过要去当兵。”
  李牧怀着复杂的心情闭眼,朦胧中仿佛是梦到了父母亲开心的样子,因为自己能去当兵了。
  “最起码,老爸老妈会开心。”
  “嗯,最起码老爹老妈会安心不少。”李牧说着,吐出几个烟圈,烟圈很快化为烟雾,随即很快地飘荡进了黑暗之中。

  赵一云感慨说,“没想到这么曲折。我就简单多了,参加了体检,和带兵干部吃了顿饭,其他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都我爹安排了。”
  顿了顿,他说,“老李,幸亏你去不成驻港部队。”
  李牧明白他什么意思,笑着摇了摇头,加快了两下脚步,跟紧了一些前面的人,前面还有一大段路,从连队营房到大礼堂,至少两千五百米,按照这个速度少说得走上差不多半小时。
  “哎,老赵,你们当时是怎么分的兵?”李牧问。
  赵一云说,“不知道啊,我是自己过来的,没跟其他人一起走。”
  “……”李牧顿时无语。
  “怎么,分兵还有什么说法不成……”赵一云顿时好奇。

  李牧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道来……
  “厦门那边可比咱们那冷多了,多穿两件,不然给你冻死掉。”
  往东开的列车上,一娃娃脸低声对边上的人说,一边脱了青瓜皮上衣,取出棉衣来穿上,然后再穿上青瓜皮。
  张海超见状,也准备多穿点衣服,被李牧扯了扯衣袖,说,“傻了你,东南沿海天气跟咱们这的差不多,身上这些就够了。”
  “你又没去过厦门,你咋知道。”张海超说。
  “地理课白上了?天才。”李牧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了。

  张海超一愣,又看了看对面的那娃娃脸,那娃娃脸看了看张海超,又看了看李牧,又回来看着张海超,低声说了一句,但是语气已经很不确定了,“我听人说那边比咱们这冷的。”
  但张海超已经决定信牧哥得永生了。
  “哎,牧哥,那干部怎么不让你掌管档案了?”几分钟之前,吴军从李牧手里把装着档案的袋子要走,因此张海超有此一问。
  李牧扭头看了眼列车员休息室方向,想了想,说,“估计是分兵去了,你看那少校也没在。”
  “分兵?”张海超摸不着脑袋。

  “嗯,抓阄。”
  这下,对面的俩新兵蛋子也瞪大了眼睛看过来,那娃娃脸满脸的不相信,问道,“怎样分?就这么随便抽,抽着谁就谁?”
  “不然怎样?”李牧耸了耸肩。
  包括张海超在内,都惊呆了,完全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啊。他们都知道,吴军带的兵是去厦门的,那个少校带的兵则是在漳州就要下了。漳州哪里比得上厦门!
  “这,这也太尼玛儿戏了吧?”张海超半天才呆呆地吐出一句话,“牧哥,你怎么知道是怎么分的?不能够这样吧?”

  “难不成还开会研究再研究?”李牧很不屑地说,“就俩低阶军官,我们这些新兵蛋子都俩肩膀扛个脑袋,他们眼里都一个样。”
  听他这么一解释,几个人当即就信了八成,不然,那吴军中尉为什么从李牧这里要走档案,他之前可是说了,到厦门之前,是由李牧看管着的。军队干部怎么会随便说说而已呢?
  李牧猜的一点儿也没错——在他们的档案到达部队之前,档案在谁手里,就是谁的兵,被抽来抽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