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4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有人要在背后阴我,那同样也是在打安青市政府的脸,在打你姜慈的脸,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表示一下吗?
  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张文定还是没有做出挑战一把手权威的举动来,点点头,道:“嗯。这些记者,还真是无孔不入。”
  说着,张文定又望了望窗外的雨幕,继续道:“这几天天气有点反常,阴雨绵绵、打雷闪电乱七八糟的。”
  姜慈明白他话锋所指,脸上似乎露出了点微笑的意思,道:“是有点反常,不过也没什么,又不是春夏季节,这点雨,还会发洪水不成?”
  张文定就明白姜慈的意思了,这个事情,姜老板是不允许搞大的,虽然不见得会大力支持他,可只要他占住了道理,姜老板还是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明白了姜慈的态度,张文定就稍稍放心了,道:“发不发洪水,我这儿都要做些准备,干的就是这个工作呀。”
  他这话,意思就是事情闹起来了,我是分管领导,有什么责任,我肯定是要担的。
  这份担当一表现出来,姜慈先前的些微不满就烟消云散了,点点头,很爽快地支持道:“你先做准备,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姜慈这么表态,倒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就有这个打算。
  他这时候在办公室,并不是专门等张文定,而是今天不需要出去。一个小姑娘到市政府门口喊冤,这事儿烦心确实烦心,但也还轮不到他这个大市长去烦,那么多协助他工作的副职,谁分管的谁处理嘛。
  只是,一个死人的事件,却被有心人给拿来做文章,还找来了记者,想否定安青市的计划生育工作,这就不得不引起姜慈的注意了。
  一般的事件,只要分管的副市长负责任就行了,可是有些重大问题,比如哪个市发生了重大安全事故,光分管副市长担责任就不顶用了,一把手市长引咎辞职也不少见,甚至更严厉的处分也不是没有。
  除了特大火灾、特大矿难等等重大安全事故之外,还有些事情也是足以让一把手市长相当被动的。比如重大的**,以及一些看上去不太受重视但实际上却相当重要的工作——计划生育工作,就是这样的一种。
  要说这个计划生育工作吧,在十几年之前的安青,还是抓得相当严厉的。不管是城里还是乡下,计生工作人员都是相当威风的,对于胆敢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人,他们的手段相当多,像什么开除公职啊,罚款啊,都算是温柔的了,凶猛些的,直接就将孕妇给拉去做人流了。
  那时候,农村人对计生工作人员最直接的感受可以用四个字来体现:牵猪下瓦。
  那时候农村几乎家家养猪,只要谁敢超生,计生办的人就敢狮子大开口地罚款,拿不出钱来,就牵你家里的猪,下你屋上的瓦,让你无处安身。
  超生游击队的诞生,跟这个牵猪下瓦的搞法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手里的钱越来越多,许多人都不满足于生一个孩子,各显神通找关系拿二胎指标,有些拿不到二胎指标的,甚至直接生了再说,罚款什么的,跟一个孩子相比,算多大个事儿?
  再说了,现在大家都在朝钱看,搞计生工作的人,手里的权力有限,想捞点灰色收入,只能从手中的权力上想办法了,再加上有些人关系特别亲近或者是欠了人情,求到头上来了不好拒绝,所以,一些原本不符合生育二胎的家庭,也就能够拿到二胎指标了。
  这种事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不能摆到明面上来。
  一旦被摆到明面上之后,上级领导肯定就会追究了——不追究不行啊,计划生育可是基本国策呢。
  当然了,这时候,谁也不会想得到,再过得两年,二胎会直接放开了。
  张文定多少也能猜到一点点姜慈心里的顾忌,要不然他刚才也不可能会那么直接地说话。
  现在把姜慈的态度摸实了,他就要告辞了:“感谢市长关心,那我就去准备了。”

  从姜慈那儿出来,张文定也没去办公室问什么,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郑举也来了,向他汇报说陈小花还在市政府里,记者也还在等着。
  张文定皱了皱眉,没说话。
  郑举摸不准张文定的心思,若是换个别的领导,肯定鸟都不会鸟记者,可他这位老板,行事风格跟别的领导有时候不太一样,说不定会见一见那个记者呢?
  不过,郑举打从心眼里不希望老板见记者,他见过也听说过老板的经历,知道老板对记者没什么好感,也明白媒体几次对老板造成过困扰。
  张文定也在考虑,要不要见一见那个记者。
  他对记者和媒体真是没什么好感,其实他跟记者直接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多,可在工作上,却是被记者、被媒体搞得很不舒服。
  不过,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做出成绩了,需要记者和媒体的赞美与吹捧,工作上出漏洞了,又怕记者和媒体给捅出去,如果被捅出去了,也希望别的记者和媒体能够多作正面宣传,变坏事为好事。
  防火防盗防记者,还真是要小心地防着啊。
  考虑了一下,张文定还是决定,见一下记者,至于记者会不会问什么尖锐的不好回答的问题,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姜慈都已经表示了关注,他如果不正面接触一下记者,恐怕事态还难以控制些。
  在安青市政府里,他虽然也有心腹,可心腹的办事能力,却不尽如人意,这次既然有人拿计生工作来搞事,他不得不小心应对,完全交给下面人,他不放心。
  郑举叫过来的记者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叫刘少保,女的叫华友玫,都是报社的,并且是同一家报社——最新报。
  《最新报》是天河省的一份报纸,在国外的传媒行业里颇有些名气,从属关系上,是挂靠在天河日报报业集团下面,但实际上,却是属于承包性质的社会办报,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不大不小,在天河的周边几个省市发行量还过得去,只是石盘省内几乎看不到。
  郑举带着记者进来的时候,张文定便一脸微笑地坐办公桌后面走了出去,主动伸手和两位记者握手,没有在意对方有一名女士。当然,他和华友玫握手,也仅仅只是一沾就走,没有给人轻浮的感觉。

  介绍握手完毕,张文定说了句请坐之后就自己当先坐下了,等到两位记者落座,他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说:“欢迎两位无冕之王来到安青,还希望贵报对安青多多宣传呀。小郑,接待工作,一定要认真安排好,务必要让刘记者和华记者满意。”
  华友玫马上就接口了:“谢谢张市长关心,我们出差单位有报销的。今天来主要是想采访一下张市长……”
  张文定眉毛轻轻扬了扬,稍稍显出了一点点恰如其分的意外,道:“哦,采访我什么?”
  华友玫很直接地说道:“是这样,关于附阳镇陈家坝村的事情,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张市长。”

  日期:2016-11-28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