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楚天齐去找徐敏霞,秘书说徐县长在开会。往办公室打电话,根本就没人接,甚至昨天晚上打,也没在办公室,打手机更是不通。楚天齐急的团团转。
  找不到常务副县长,只能去找县长郑义平,结果县长不在,去市里开会了。实在没办法,楚天齐只好拨打县长手机。
  手机里传出“嘟……嘟……”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接通了。楚天齐说出了斟酌好的词句:“县长,您好!我是开发区小楚,下周三就到了最后支付征地补偿款的时间,可现在钱还是没到帐上。我知道您一直在想着这事,可我心里还是没底,想知道这钱什么时候能到位?”
  “小楚啊,县里也没钱,你自己想办法吧?”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啊?没想到县长竟是这样的回答,而且声音也怪怪的。楚天齐一楞,随即反应过来,根本不是县长,而是另有其人,便大声道:“皱主任,我都急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皱英涛笑声传了过来:“哈哈……楚主任,县长还在继续开会,手机现在在我手里。你反映的事呢,我会第一时间汇报给县长。”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对了,我告诉你一件事,老幺峰办公室梁主任的事就要有结论了。”
  “哦,是吗?”楚天齐忙问,“怎么处理的?”
  “那还能有假?”皱英涛肯定的说。“大事化小,小事……领导散会出来了,先不说了,晚上再告诉你。 ”
  周四,当然还是没有补偿款到帐的消息。但楚天齐却意外知道了两件事,一件是皱英涛告诉的,即关于老幺峰办公室梁主任的事。一件是雷鹏告诉的,楚天齐还在公丨安丨局看到了相关的东西。

  周五一天也快过完了,补偿款依然没有到帐。楚天齐亲自到常务副县长办公室,找到徐敏霞打听,徐敏霞答复“周一肯定拨款”。这一说法和皱英涛回复的县长答复一致,但毕竟钱没到帐上,楚天齐心里还是不踏实。
  离约定支付征地补偿款的日子越来越近,钱却没有着落,楚天齐心中着急万分,也烦燥不已,不停的一支接一支吸着香烟。
  靠在椅背上,看着眼前升腾的烟圈,楚天齐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想着各种能补救的办法。要说很简单,月底前支付所欠征地补偿款的百分之二十五,但钱是硬货,必须真金白银,可不是说句话那么简单。想了一圈下来,方案倒不少,但却没有一个可行的。
  就在屋子里烟雾升腾,就在楚天齐心中烦乱不已的时候,庞大海敲门进来了。
  一进屋子,庞大海就不时挥着手臂,用以驱赶呛人的烟雾,甚至还夸张的捂着鼻子。
  看到是这个人,再看到此人的做派,楚天齐沉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庞大海支支吾吾:“主任,就是……就是约徐县长的事,可能……”
  “哦,这么快,什么时候可以呀?”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的话。
  “可能……可能不行。”庞大海声如蚊蝇。
  “不行?那什么时候行,是一周后,还是一个月后,还是更长时间?有个准时间就行,我等的起。”楚天齐追问道。
  庞大海站在离桌子很远的地方,红着脸吐出了几个字:“可能……恐怕……什么时候都不行。”
  “哦,就是说我没那个人缘,面子不够喽。”楚天齐语含戏谑。

  “不是,不是你不行,是……是我请不动人家。”庞大海说话吭吭叽叽。
  楚天齐眯着眼睛道:“说话就痛痛快快的,你们不是近亲戚吗?他可是你的新姨妈呀。”
  “我……我,不是。”庞大海此时更加吞吞吐吐,“她不是我亲姨妈,只是和我妈一起下过乡,上次帮我也是因为我妈第一次求她。”
  听到此处,楚天齐双臂环于胸前,心里话:你小子终于算是说了一句实话。
  其实那天在离开常务副县长办公室的时候,徐敏霞专门说过关于庞大海的事,当时她的原话是:“我听说近一段时间,庞大海总是在宣扬我和他的亲戚关系,其实我们并不是什么亲戚。只是以前我下乡的时候,曾经和他妈妈在一个宿舍住过半个月,平时关系也一般,仅此而已。上次那事,也是碍于他妈妈初次张口,加上那件事也不是太难的事,并不违反原则,我才打了那个电话……小楚啊,别说他不是我亲戚,就真是我亲外甥的话,我也不会请你或者是别人给他开绿灯的。”

  当时楚天齐回了一句“我明白了”,就离开了徐敏霞办公室。
  在回开发区的时候,楚天齐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在想庞大海这个人,在想着如何揭穿这小子的谎言。不曾想,刚进到办公室,庞大海就来了,而且还大言不惭的以徐县长外甥自居。楚天齐干脆就来个将计就计,让这小子帮着邀请徐副县长,看看他如何自圆其说。其实,凭自己和徐副县长现在的关系,想请徐副县长赴宴的话,还用得着通过庞大海吗?只不过是想让这小子出糗,想让对方原形毕露罢了。

  见楚天齐并没有接茬,再偷看对方面沉似水。庞大海继续说:“在年前的员工大会上,我被王文祥蛊惑,跳出来和您做对。事后把我吓坏了,回去就找我妈哭闹,让她帮着找徐县长讲情。以前听我妈讲过她下乡时候的事,也说到了一个叫徐敏霞的人,那时候徐县长还没来玉赤县。那天,等我妈听我说完在会上的事后,把我一顿臭骂,但架不住我的央求,同意找徐县长试试。果然,徐县长同意帮忙了。”

  “你妈面子不小啊,你有个好妈。”楚天齐语含讥讽。
  庞大海脸上更红:“其实我妈答应的很勉强,尤其是打完电话后,我妈说‘仅此一次,我不能再次麻烦人家。以前我俩不过在一个宿舍住了几天,也没帮过人家什么忙,关系一般,你在外面也不要随便拿此事张扬。’”
  楚天齐也觉得刚才拿对方的妈妈说事,有些不恰当,便点了点头,接了一句:“你妈妈挺明事理。”
  “我没有被撤消职务,好多人都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我便嘴没把门的说‘我是徐县长亲外甥’,早把我妈嘱咐的话抛到了脑后。上周在您办公室,我一时头脑发昏,就又把所谓的‘徐县长亲戚’拿出来炫耀。等您让我帮着约徐县长时,我就犯了愁,但只得硬着头皮接了下来。我回到家以后,和我妈一说此事。我妈又是大骂了我一顿,表示坚决不会去找徐县长,她还说……还说……”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咽了口唾沫,偷眼看楚天齐。

  “说呀,怎么不说了?”楚天齐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说。
  “她说……她说这是您设的圈套,肯定您早就知道我在撒谎了。”庞大海一边说一边偷眼看楚天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