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6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片棚户区改造的规划早已经形成,由于问题太多,牵涉的利益面太广,不但有一般老百姓,还有机关干部,不但有原著居民,还有外来移民、原破产企业北区的化肥厂职工……。

  但不改造不行,一是居民生存环境恶劣,影响城市形象;二是马上雨季来临,如果发生大的洪灾或者火灾,酿成人命惨案就把问题搞严重了;三是在今年的人代会上,华子建已经作出了庄严承诺,不完成这个改造,岂不是把政府视同儿戏?将会严重影响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华子建也只有辞职以谢天下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华子建来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这样的问题,他是需要市委的支持的,他把了解到情况向冀良青作了一次汇报,冀良青早知道这种情况了,说道:“子建同志,你大胆的放手去干,市委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人、财、物任你调遣,允许你先斩后奏,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冀书记,我正要给你汇报这事,要拿下这项任务,不撤几个人的职我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比如学校乱收费的问题、户籍问题、干部陷入非法利益格局的问题。”
  冀良青想了想,他决定让华子建来捅这个马蜂窝,捅好了,也算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完成了自己的一个烂尾项目,捅不好了,那是他华子建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所以冀良青说:“你主持开个会议,有关部门和北区主要领导参加,我来听听情况”
  “行,我已经安排在下周召开。”冀良青就带着赞赏的表情,拍拍华子建的肩头,似乎对他很满意的样子。。。。。
  就在华子建正准备放开手脚对北区进行整顿的时候,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它来的毫无先兆,也来的非常突然。

  尸体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准确的确认,确实是小芬的,这就在整个新屏市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新屏市来说,这样的案件总是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公丨安丨局一旦确定了小芬的身份,接下来就自然而然的要对小芬的公司,以及小芬住的地方进行搜查,取证和了解情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丨警丨察在小芬的办公室电脑中发现了几篇日记,日记的内容却让每一个现场的丨警丨察,包括武队长都吃惊不小,因为日记上面出现了华子建的名字。
  这篇日记的内容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小芬和华子建有很深的交往,早在小芬刚到医院的时候,华子建就勾引上了小芬,后来两人的关系发展的很快,直到有一次小芬不小心怀上了华子建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小芬和华子建发生很大的矛盾,到底要不要孩子,成为小芬和华子建两人的矛盾焦点,后来华子建答应小芬,只要小芬能打掉孩子,华子建是愿意给小芬做出补偿的。
  再后来,小芬打掉了孩子,华子建就不再理睬小芬了,更不愿意给什么补偿,这让小芬很生气,几次和华子建发生争吵,最后华子建甚至说过要灭掉小芬的威胁话。
  而最后一篇日记是小芬很沮丧,也很担心的一篇日记,她在日记中写到,自己在年前给华子建下达了最后的通牒,如果华子建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她就要到市纪检委去告发华子建。
  她写到:当时华子建的表情恨难看,也很可怕,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完全激怒他,他是一个大人物,他要收拾自己很简单。。。。。。

  这样的日记让案情一下就发生了变化,也让案情出现了复杂和扑朔迷离。
  更让武队长吃惊的是,在搜查小芬驻地的时候,却意外的在小芬那里发现了几张政府信笺纸,并在床下发现了一支签字笔,而这个信签字上面是有编号的,不费力气的就证实了是华子建领取的纸,那支签字笔,也最终证实是华子建用过的,因为上面有他的指纹。
  武队长自然是心中不信的,但专案组里并不是他一个人在,所以这件事很快就汇报到了市委主要领导的面前,在冀良青的办公室里,尉迟副书记也坐在沙发上听着这个汇报。
  坐在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对面的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和武队长两人,这两人现在都是专案组的人,一个是组长,一个是副组长。
  这个组长在汇报完这些情况后说:“现在的问题是初一那天,华市长根本不在新屏市,这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
  冀良青拧着眉头,看了尉迟副书记一眼,说:“尉迟书记,你怎么看?”

  尉迟副书记摇着头,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华市长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大相信的。”
  武队长一听尉迟副书记也在否定这种推测,就笑着说:“我也不相信的,就我所知道的,这件事应该另有其人,至少很多人可以证明,这个小芬是和庄市长关系密切,从一点上看,不排嫁祸于人。”
  其实不用他说,现在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尉迟副书记,他们也都已经大概的有了一些想法,这个案情肯定和华子建没有多少关系,如果一定说谁有关系,庄峰应该可能性更大,因为初一的时候他在新屏市。
  但这都是表明的现象,冀良青有自己的想法,以目前状况看,华子建给冀良青带来的威胁其实更大,自己已经在华子建和季副书记之间制造了障碍,让他们将要走入到分道扬镳的路途,但华子建和市委王书记的关系依然让冀良青紧张,所以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华子建做的,至少可以给华子建制造很多负面的影响,这和最终案情的大白并不冲突。
  所以冀良青没有急于表态,他只是凝重的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尉迟副书记的话又接上了:“武队啊,话也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我个人不相信这是华子建做的,可是感情代替不了证据,鉴于目前的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对华子建同志也展开调查,当然了,前提是先要获取省委的同意,因为华子建同志是省管干部,我们要充分尊重省里的意见啊。”
  冀良青就笑了一下,他很明白尉迟副书记的心态。
  尉迟副书记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几乎也是隐隐约约的感到这事情恐怕和庄峰脱不了干系,假如真的是庄峰的问题,接下来新屏市会出现一个短暂的权利真空,庄峰留下的那个市长位置就很有可能成为新屏市许多人角逐的一个目标了,而在这个角逐中,自己和华子建都将毫无悬念的成为最热门的人选。
  那么现在让华子建顶一头脏水,踩一脚粪便,肯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一点错误都没有,到将来说清了事情,和你华子建确实无关了,也可以作为闻者足戒吗?呵呵呵,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武队长有点急了,忙说:“冀书记,尉迟书记,这事情我是可以保证的,绝对和华市长没关系,这一看就是陷害栽赃吧?”
  冀良青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武队啊,我们不排除栽赃的这种推测,但是同志啊,正如尉迟书记说的那样,我们在工作中不能用感情代替证据,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查一查对华市长来说也是一种洗刷,我支持尉迟书记的提议,把案情上报省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