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6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正因为如此,西北省除了少部分不属于黄土高原地区的区县外,其他所有区县都踊跃加入了这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的竞争当中来。这些区县的领导谁也不是傻子,哪一个都想把这只能够生金蛋的“金母鸡”抱回家。
  经过环保厅派人现场勘察,逐步淘汰了那些不适合建造这个项目的区县,最后剩下的两个竞争对手就是天北县和南河市。
  既然竞争到了这最后一步,无论是天北县和南河县谁都想使用浑身解数,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既然天北县是省环保厅主管领导余亚军副省长的老家,那么他们没有理由不去利用余亚军副省长这个大杀器。即使是换做包飞扬是天北县的领导,也一点会去找余亚军副省长去说项。余亚军即使再大公无私,面对着家乡的领导,总会网开一面吧?这毕竟是能够给家乡的老百姓带来福祉的一个项目啊!既然天北县和南河县两者条件都差不多,这个时候领导的个人感情因素恐怕就要占主要成分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再结合刘师傅提供的那些消息,包飞扬基本上能够理一个脉络出来。只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倘若厅长熊军强知道了天北县是余亚军的老家,那么直接把这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治理项目给天北县就好了吗?为什么还硬要让他包飞扬来出任这个考察工作组的组长呢?解释不通啊!
  就在包飞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忽然间被推开,涂小明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渴死我了!”涂小明一进门就大叫。他把房门用力关上,端起办公桌上的包飞扬的水杯猛灌了两大口茶,这才放下水杯,摸了一下嘴巴,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啊,我忙活了一中午,终于帮你查清楚了!”
  涂小明拉一把椅子坐在包飞扬对面,斜睨着眼睛望着包飞扬,一脸神秘的问道:“飞扬,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很可能牵扯到一位省领导啊?”
  “嗯,我刚刚知道。”包飞扬点了点头。如果是涂小明提前一个小时告诉他这件事情,他或许会很惊讶,但是他已经在食堂刘师傅那边得知了这件事情,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惊讶的。
  “什么?你知道了啊?”涂小明忙了整整一中午,花了这么大精力才查到如此宝贵的信息,本来是想特意跑到包飞扬面前卖弄一下的,却不想包飞扬已经知道了,顿时大为泄气,望着包飞扬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省委龙副书记的爱人老家是南河县的?”
  “什么?”这次轮到包飞扬惊讶了,“你是说龙林桂龙书记吗?他的爱人老家竟然是南河县的?”他本来以为涂小明说的牵扯进这个工程项目的省领导是副省长余亚军,却没有想到涂小明说的竟然是原西京市委书记、现在西北省省委副书记龙林桂。这个答案和包飞扬想得完全是两码事。RS
  不过呢,唯一没有出乎包飞扬意料的是,就是省委副〖书〗记龙林桂和副省长余亚军一样,也同样分管着西北省的环保工作。这也是华夏政治体制的一大特色,同一个部门,同一项工作,却偏偏在政府和丨党丨委里有两个不同的婆婆来管,如果两个婆婆的意见一致了倒还好办,如果两个婆婆的意见不一致,还真不知道让下面这些小媳妇儿究竟该听哪一婆婆的命令。
  “啊?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啊?”涂小明同样是一脸惊诧“我说飞扬,我刚才说这个项目可能要牵扯到以为省领导的时候,你怎么说知道啊?你认为牵扯的会是哪位省领导?”
  包飞扬耸了耸肩,对涂小明说道:“我以为你说的是副省长余亚军呢!”
  “哦?余亚军也有份牵扯进这件事情里?”涂小明本来已经挑高的眉毛不由得再次挑高了一些工“是啊!”包飞扬苦笑了一下,说道:“余省长的老家是天北县的。
  “我次奥!”涂小明骂了一句脏话,连声叫道:“怪不得,怪不得呢!怪不得老熊要把你弄过去当这个考察组组长呢!也幸亏我老爸是省委一把手,老熊有所顾忌,否则老熊说不定就把我拉去当这个考察组组长了!”
  说起来这也是熊军强的悲哀,作为环保厅一把手,他却要夹在两位主管领导之间受夹缝气。副省长余亚军老家是天北县,可想而知。余亚军肯定会全力支持环保厅把这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的项目放在天北县;可是省委副〖书〗记龙林桂的太太老家却是南河县的。天北县领导既然能够到省政府找上余亚军大打家乡感情牌,那么南河县也没有理由放着省委副〖书〗记龙林桂太太的老家这个优势不去利用啊?虽然说不是龙林桂的老家,但是有时候啊,这个太太的老家比领导自己的老家更具有优势:领导自己的老家,还可以秉持原则,大公无私一点:可是一旦领导太太动了感情,这枕头风一吹,领导可就不一定能够把持地住 。尤其是南河县和天北县两个县条件基本上差不多,可以说是旗划习当,在不存在明显劣势的情况下,龙林桂出面帮着夫人的老家说两句好话,也算不上是违反什么大原则的事情吧?

  既然两位主管领导都惹不起,熊军强只能另寻办法来化解眼前的危机:最住的办法,当然是余亚军和龙林桂两位省领导中间有一个能够知情达理,主动退一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可是眼前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的,无论是龙林桂还是余亚军,谁也无意退一步,除非是他们以后不打算回这个老家,否则回去一定会被人戳脊梁骨,说明明我们天北(南河)的条件和南河(天北)不相上下,可是为什么那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被他们南河(天北)抢了去啊?说起来,还是咱们天北(南河)出去的领导面子不中用,环保厅根本不卖帐,所以项目才被南河(天北)抢走了吧?所以熊军强也能体谅余亚军和龙林桂两位省领导的难处,换做熊军强处于余亚军和龙林桂的地步,想来他也不敢轻易往后退半步吧?

  就在熊军强寻思来寻思去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的秘书文浩鹏忽然间向他提了一句,说环境监察总队第一监察室主任包飞扬能力极强,在八一造纸厂改制的过程中体现出了极强的把控大局协调各方利益的能力。或许可以考虑试一试把包飞扬调过来担任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考察工作组组长?
  原来呢,第一监察室副主任韩非云自从竞争监察室一把手失利之后,就认为是自己后台不硬,才被包飞扬这个嘴上没毛的小青年硬顶下去的,于是处心积虑地开始寻找一切机会结交厅里的领导,来构筑自己的后台。不过以他现在的地位,太高的领导还真的攀不上去,于是他就把目标瞄准到厅一把手熊军强的新选过来不久的秘书文浩鹏身上。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韩非云不断钻营,在付出令韩非云自己都肉痛的代价之后,他还真的和文浩鹏打上了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