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事情,既然报上去了,基本上也就定了,谁还会无聊到去一点点认真对质吗?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王道啊!
  然而就是张市长认为已经没有了问题的事情,居然还真就闹出问题来了。
  那个肇事的司机陈福生不仅仅没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还被公丨安丨机关给放出来了。而且,由于时间短,市综治委对于附阳镇报上去的见义勇为事迹还没有下定论,嘉奖无从谈起,更别提奖金什么的了。
  如此一来,陈小花同学死了父亲的赔偿款,在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拿得到了。

  最可气的是,那司机陈福生只准备给陈小花赔偿两万元钱了事。说到这里,陪着陈小花一起来的长辈都哭了起来,一条人命只值两万啊!凶手逍遥法外啊!
  陈小花一个中学生,又是个女孩子,属于没有什么主见的那种类型。被家族里几个长辈一说,跑到市政府来找张市长讨说法来了。
  当然了,陈小花对张文定自然不会说长辈教她怎么做的,而是村里镇上都没人肯为她主持公道,她只见过张市长一面,但觉得张市长是个大好人,所以就求着族里的长辈带她来市里了。
  张文定对于被一个小姑娘发好人卡的事情没什么反感,他只是比较无语,听你这话的意思,如果我不帮你主持公道,那我就不是好人了?
  “这个事情,小郑你呆会儿尽快了解一下。”张文定对郑举吩咐了一声,然后问陈小花,“你怎么知道这时候在门口找我呢?”
  他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明白。
  今天这个事情,味道太不对劲了,可别中了别人的奸计啊!

  就凭陈家坝村的这几个人,能够找到安青市政府的大门不算什么稀罕事,可能够知道他张副市长的出入时间并且还认得清车牌号,那就有点玄乎了。
  张文定不相信,这背后没人捣乱。
  他不是要马上就找出到底是谁在暗里地使坏,但在别人搞风搞雨的时候,他也总得先尽量多了解一些情况,免得被搞得太被动啊。
  陈小花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到底还是没说,却扭头看向了身边的长辈。
  张文定也不说话,一脸严肃地也看向了那人,无形的压力毫不掩饰地笼罩过去。
  那人被张文定这一看,顿时觉得无比紧张,低下头去。
  张文定自然不会在这儿紧逼不舍,又看了一眼郑举,郑举心领神会,只等老板接见完这几个人,一定要好好挖一挖这几个人的东西,为老板排忧解难。
  陈小花身边一个女人见到这气氛压抑,吞吞吐吐地插话道:“是,是这样的,张市长,是我们拦,拦车问别个,别个讲的,别个不肯讲……”
  张文定就扭头看向了那女人,看他如何去编。
  那女人没被张文定盯着的时候就说不清楚,被张文定这一看,更是说不出话来了,也像先前那人一般低下了头,甚至坐在椅子都忍不住两腿发抖。
  张文定的目的,也只是用自己的气场先镇一镇这几个人,然后郑举再问话的时候,就会方便许多。所以,见得那女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又对郑举说了几句让他详细了解具体情况的话,便结束了对话。
  陈小花几人到市政府来就是为了见张文定,来之前,他们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张市长认真处理这个事情,为他们讨个公道,可是真正见了张文定之后,基本上都不敢怎么说话了,张文定问什么,他们就答什么,没有主动提要求的勇气了。
  张文定几句不甚明确的表态,他们还感谢不已,所以,在结束谈话之后,他们还一致觉得张市长真是个好官啊。

  而郑举给这几位的感觉,就没有张市长那么好了。
  因为郑举套他们话的时候,几乎是连哄带吓,让他们在出了市政府之后,不停地说着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大领导都好说话小干部都很不好打交道之类的话题。
  郑举自然不会在意别人对自己什么看法,他只在意张文定对自己是什么看法。打发了陈小花等人,他就向张文定汇报去了。
  陈小花等人能够知道张文定的车牌号,这事儿说出来挺让人难以置信的,因为张文定去过陈家坝村,而陈小花家里有个长辈喜欢记政府官员的车牌,然后平时聊天的时候就拿这个来卖弄——尽管他记得不多,可镇上几个领导的车牌号,他是一清二楚的,安青市里嘛,除了张文定的,他还记得几个局长的。

  当然了,知道了张市长的车牌号,并不等于就能够找到张市长的人。
  他们今天过来就能够碰上张文定,绝对不仅仅只是运气好而已,虽然他们一开始说只是碰一碰运气,可那躲闪的神色哪里瞒得过郑举的眼睛?
  但是呢,陈小花等人也只是说听附阳镇政府里一个办事的人说的,今天张市长在上班。至于具体是哪个人,这个他们就不肯说了,郑举也不好逼得太过。
  不过,郑举觉得,这背后肯定还会有别的东西,附阳镇政府里的人,怎么会知道张市长今天在不在上班?肯定是市政府内部有人透的风嘛。

  只是,要搞清楚到底是谁透的风,就不那么容易了。
  汇报这些情况之后,郑举脸带惶恐地说道:“老板,是我工作没做到位,我会继续跟他们谈谈。”
  张文定看了郑举一眼,对他没有及时把这个事情搞清楚还是有些不满的。就问到这么点情况,跟没问出什么有何区别?
  唉,这个郑举谨慎是够谨慎,细心也够细心,但说到能力,跟白珊珊还是差得远啊。
  情不自禁的,张副市长又想到白珊珊了。想到白珊珊,张文定看到面前的郑举就一阵心烦,话都懒得说,摆摆手将他赶了出去。

  等到郑举一出去,张文定忍不住伸手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抬手就给黄中举打了个电话,阴森森地说:“黄镇长,附阳镇的工作抓得很好嘛。”
  黄中举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张文定了,试探道:“工作都是同志们齐心协力干出来的,有什么成绩,我个人我愧不敢当呀。张市长您这是,有什么指示?”
  虽然不愿意招惹张文定,但黄中举也不是那种随便让人欺负的人,所以这个回答,恭敬中透出了不是很在乎的底气。
  张文定没心情跟他打哈哈,也不会认为是他在下面搞风搞雨,毕竟这个事情,说起责任的话,他是镇长,比张文定这个副市长要担得大得多,怎么可能主动搞事呢?

  张文定只是比较生气,本来已经解决好了的事情,他们镇上是怎么搞成这样子了的。
  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张文定就冷冷地说道:“刚才陈家坝村的陈小花同学来市政府反映情况,关于她父亲的事情,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日期:2016-11-27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