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番介绍客套过后,几杯酒下肚,卢美茹便拉着白珊珊说悄悄话去了,易筱然则举着杯子和张文定喝酒。
  张文定看出来了,这个易筱然和白珊珊的关系应该是相当不错的,而易筱然今天应该是帮着卢美茹约白珊珊出来的,却不想被他给赶上了。
  两个人相互敬了酒,说了些久仰之类的屁话,张文定就笑着道:“易主任跟白科长很谈得来呀。”
  易筱然很奇怪,张文定这个话说得怎么就这么怪异呢?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应该先看一眼卢美茹和白珊珊的方向,然后再来一句“卢书记和白科长很谈得来呀”这样的话,而不是说她易主任。就算是张文定想问她和白珊珊之间的关系,也应该直接问白珊珊啊。
  在随江,稍微有点身份的人,谁不知道你张文定和白珊珊之间是怎么回事?
  “我跟张市长也很谈得来呀。”易筱然笑吟吟地说道,答非所问,却让人如沐春风,正处级干部还是很有说话技巧的。
  张文定道:“那是,我也有同感。真希望早些认识易主任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相见恨晚!”

  易筱然突然娇笑了一下:“还好不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要不然我可为难了。来,张市长,就为这个相见恨晚,咱们应该再喝一杯。”
  这个玩笑话瞬间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然后易主任吩咐了一声,让点首《知心爱人》,她要跟张市长合唱一个。
  张文定现在唱歌的水平是有了相当大的提高,不过跟易筱然相比,差距不是一点点,但这并不妨碍在唱完之后收获另四位的掌声,而他们两人的对唱,那四位肯定是要一起敬酒的。
  之后,卢美茹独唱了一首歌,白珊珊去了洗手间,张文定在这段时间里,又和易筱然聊了会儿天,甚至还邀请易筱然到安青去走一走,易筱然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这都是现在说的场面话,毕竟张文定又不分管经济,易筱然就是下安青去了,也轮不到他接待。
  经贸委在市里并不怎么威风,跟财政局交通局这类财大气粗的部门没法相比,跟公丨安丨局之类手握重权的也没办法相比,就算是和林业局相比,也略有不如。
  若不是经贸委下面还有个给小企业提供贷款担保的担保公司,那真就会让人看扁了。
  卢美茹的歌唱完,张文定单独敬了她一杯酒,然后卢美茹就在张文定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有说有笑,而易筱然则和卢美茹的通讯员合唱去了——没办法,易主任比较喜欢合唱。
  卢美茹是文锦区委副书记、区委办主任,比起张文定这个安青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份量要重得多。
  今年的换届,有一个小细节的变动,那就是各区县的丨党丨委专职副书记兼任委办主任,只有安青市是个例外,据说是考虑到安青才撤县建市,所以安青市委常委、委办主任还是由黄文化担任,但估计到明年可能就会由副书记兼任了。
  正是由于有了安青这个例外,所以随江市里有些人就觉得,随江市委换届的时候,有可能会是市委专职副书记兼任市委秘书长,也有可能还是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毕竟,现在随江市委的格局还是比较怪异的,一下子变化太大,让人有些不适应啊。
  几杯酒下肚,卢美茹状若无意地问了一句:“张市长还是分管农林水?”
  张文定就奇怪了,不解地看向卢美茹,这女人话问得太突然也太无礼了吧?
  卢美茹显然明白张文定心里的疑惑,不等张文定回答,就又笑着道:“听黄中举提过的,我爱人和他是一大家的。”
  张文定这一下就更奇怪了,附阳镇镇长黄中举?

  听卢美茹这话的意思,她的老公和黄中举是一个家族的,而且辈分应该是不相同的,要不然直接说她老公和黄中举是堂兄弟不就得了?
  随江这边的说法,一个家族里的人,只要辈分相同,在外人面前,都是可以说成是堂兄弟的,有的甚至直接就说是兄弟。当然了,亲兄弟的话,给别人介绍的时候,往往就不是说兄弟,而是用着重的语气说这是亲兄弟。
  张文定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卢美茹突然间提到黄中举,是不是想为黄中举说好话,毕竟昨天附阳镇可是出了事的。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刚刚一冒出来,便被他自己给否定了。
  昨天的事情,昨天就已经算是基本上解决了,黄中举犯得着找别人递话吗?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事情大条了,有人要抓着这个事情不放,要追究附阳镇的责任,黄中举要找人递话,也不会递到他张文定这儿来,而是递到姚雷或者姜慈面前才对。事情一搞大,他张文定自己都得想办法摘出去呢。
  心里想着这些,张文定嘴上却很及时地说道:“哦,倒是没听黄中举提起过。”
  他不说黄镇长,也不说中举同志,直接就说黄中举三个字,让人听不出他对黄中举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卢美茹就被他这个话给弄得有点心里不爽,我说,你是木书记的爱将不假,可我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这么主动跟你说话,可你居然还是这么一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太不尊重老同志了吧?
  卢副书记今年四十三岁,可她一向都不承认自己老的,甚至还觉得自己的魅力是相当吸引男人的,但面对着张文定这种小青年,她在心里还是以老同志自居的。

  张文定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可能会惹得卢美茹心里不舒服,便又开口问起了她老公,他跟她今天是第一次认识,对她老公也不熟,可正因为不熟,才要问嘛。
  有这一问,卢美茹心里才没那么不爽,可也不会很开心,但脸上不会露出什么异样来,照样和张文定聊得很起劲,仿佛真像张文定先前所说的相见恨晚似的。
  卢美茹的老公就不像卢美茹那么有实权了,只是市科技局的一个科长,和卢美茹这个文锦区的三把手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张文定不禁偷偷地端详了卢美茹一番,看得出来,这个卢美茹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大美人,现在虽然年过四十,却也可以用得上风韵尤存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不知道她这一路走来,官职是不是靠牺牲色相换来的。
  卢美茹可不知道张文定在想些什么,她现在心里已经比较欢喜了。
  因为她发现张文定在正眼看她之余,又偷偷地观察了她好几眼——女人对男人的目光通常都是比较敏感的。
  要说这卢美茹吧,父母都是工人,她能够坐到现在的位子,能力还是有的,但她的能力能够被上级领导看中,主要还是得益于她能够经常跟不同的男性上级领导坦诚相见,让那些手握实权的领导能够相当深入地对她进行一次甚至是多次的彻底了解。
  卢美茹的权力一天天增大,地位一天天变高,容颜一天天渐老,对她感兴趣的领导不再像以前那么多了,可她却对年轻帅气阳刚威猛的男下属产生了许多兴趣,时不时许些好处叫上共度良宵。
  当然了,除了下属之外,如果有同级的男领导,只要她看得上,那她也会打些主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