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香港特区特,驻港部队也特吗?
  特么的,李牧哆哆嗦嗦钻进被窝。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阵寒风呼呼地钻进来。
  他打个激灵,往窗户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杂志已经被吹到一边,巴掌大的窟窿又露了出来。李牧不情不愿地再次爬起来,低声咒骂着找来了几本教科书,严严实实地堵住了那里,这才又哆哆嗦嗦地爬上床。
  枕着胳膊想了会,拿起手机打通了张海超的电话。
  “海超,睡了没?”

  才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一片摇骰子的声音,这才想起晚上张海超说去跟几个朋友聚一聚,喝点小酒,说当兵走了就没机会了。李牧心里不痛快,就没去。
  “牧哥,”张海超说话有点大舌头,“你出来了?快过来吧,就差你了。”
  “不去不去,说了不去就不去。”李牧不耐烦地说,“我问你个事,你现在清醒不?”
  “啥事?”

  “我刚接到洪部长的电话,谁?就洪部长啊,就负责我们直属企业单位征兵的那个矮胖子!我-操!你就不能少喝点?就你那点酒量你学人拼什么酒?他说啥?哦,让你给我气得差点忘了正事。是这么回事,他让我明天去参加什么驻港部队体检。我说,这是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张海超愣了一下,酒也醒了一半,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牧哥,这是好事啊,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什么,我上哪知道去,我参加体检就是不想家里二老说这说那唉声叹气的,也好让他们死了这条心。我压根不想当兵,这你是知道的。”
  张海超沉默了,言不由衷地安慰道:“当兵挺好的啊,再说了,牧哥,你不去当兵,能干啥?”
  李牧沉默了。
  “牧哥,如果你被选中了,你还能不去啊?”
  “我去!我这情况能不能去你不门儿清啊!喂,我说张海超,你是不是背着我做小动作了?你小子敢!我饶不了你!”
  “没有啊没有啊,我没有!真的,我没有。你三番四次地警告我,你说我还敢吗?真的,真没有!”
  “没有就好。唉,老天真要不开眼让我入选了,我也无话可说了。对了,你跟我说说那个驻港部队是怎么个情况,让你小子一打岔又差点忘了!”
  “是这样的,今年我们县有十五个去驻港部队的名额。嗨,光为那五十个体检资格都争得头破血流了。但是这驻港部队要求特别严格,不是不是,它跟特种部队的要求不太一样。你听我给你说说是个什么要求,身高一米七二以上,五官端正,会说英语和粤语的优先。就这三点,其他的都一样。而且这一米七二是硬性要求,光这条就刷掉了一大半人,比如我一米七挂零,甭管我老子怎么活动,就是不行。你倒好,啥事没干,电话通知就到了。”

  “嗯……”李牧沉吟一下,“听出点意思来了。这五官端正挺奇怪的,征兵又不是选秀,有什么讲究?”
  “牧哥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想啊,驻港部队是什么部队?”
  “他就是驻日部队那也是部队,你赶紧说,别吊老子胃口!”
  “你别急啊,驻港部队待的地方可是香港啊,那地方可是世界窗口,你说要不整点长得端正的身材好的过去,岂不是显得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无人?按照我的理解,五官端正就是要长得帅,至于会说英语和粤语的优先更好理解了,香港被英国佬统治过,而且就在广东裤裆下,说英语和粤语的居多……哎,我说牧哥,我怎么才发现你那么优秀呢?”

  “少说些没用的,老子一贯很优秀!”李牧大言不惭,“我说海超,你小子说话怎么听上去酸溜溜的?怎么,你很想去驻港部队?让你老子操作一下,我名额给你了。”
  “唉,其实我还是想当特种兵,不过我们家老头说我这身体素质……驻港部队也不错,双份津贴,搞两年回来混个公务员什么的也很简单。不过没办法啊,人家要求摆在那,怎么操作都没用。倒是你,牧哥,说真的,驻港部队是个好去处,你要入选了,记得把几个香港妹纸,也好让兄弟我开开眼。”
  “把你妹,你怎么净想些没用的。什么驻港部队,驻日部队老子都不稀罕去!”
  “别啊哥,这是一次好机会,你说你要能去了,叔叔阿姨指不定多高兴。你不就是想让他们少操点心么!”
  李牧沉默良久,说:“哼,走着吧,估计没那么简单。不说了,我睡了,鬼天气一下冷得那么厉害。”
  “好,你睡吧,对了,你别忘了明天空腹啊,照B超不让吃东西……”
  李牧把手机拿开,张海超的声音还在传来。
  挂了电话,李牧把脑袋重重地砸在枕头上,盯着蚊帐顶。一只小蜘蛛在那慢悠悠地爬来爬去,爬来爬去……
  “醒了?”
  李牧慢慢睁开眼睛,看见赵一云坐在自己的床铺边上,抽着烟,“走吧,第一批老兵要走了。”
  赶紧的爬起来,李牧晃了晃脑袋,目光的焦点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扯着嘴角忽然奇怪的自己笑了笑。
  “没事吧你?”赵一云问。
  “没事,刚做了个梦,想起了当兵前的事情。”李牧站起来走出去。
  赵一云起身跟着李牧走出去,说,“那就不是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老赵,你当时是怎么来的,家里逼着来的?”
  凌晨三点许,营区主干道亮着灯,这两天晚上路灯都不会熄灭,因为老兵们会在任何时间离开。
  第一批走的有五名老兵,按照原籍的方向以及所在区域,根据列车的出发时间等等各种因素,安排出来的离队时间。一个连队甚至被分成了七八批,有些批次就一名老兵。
  前面新兵们帮着老兵们拉行李箱,和老兵们说话,越往前走,越想说更多的话,但大家的情绪依然还是平稳的。或许真的要那一刻到来才会狂泻而出。

  李牧和赵一云走在最后,他们看着路灯把老兵们新兵们的影子拉长拉短的,就是感觉不到冷,尽管此时寒风凛冽,且他们身上都只是简单的秋衣加迷彩服。
  “当然,嗨,你说咱们这一代人,有几个不是家里逼着来当兵的。真正心甘情愿哭着喊着要来当兵为国尽忠的有几个。”赵一云笑着说,“哦,林雨和石磊俩烂醉了,我没喊他们。”
  “让他们睡吧。难道放肆。”李牧说,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
  赵一云转头看着李牧,问,“你是不是又想说,最恨那些将部队当炼化炉的家长?”
  李牧冷哼着说,“部队是准备打仗的,理所应当的是部队应该在全国适龄人口中挑选兵员,而不是什么样的都往部队里塞。哦,搞两年人给练出来了回去了,部队怎么搞,不就是成了给地方家长带小孩的地方了吗,荒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