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5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是躺,其实依然非常难受,他的头部、肩部和臀部等主要着力点必须是龙骨和吊杆的链接处,这里的气候湿润,里面没有多少灰尘,这对凌冬是非常有利,因为他要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用这种别扭的姿势潜伏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个楼层渐渐没了声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一直到晚上九点钟,警卫开始在各个楼道里穿行,例行检查,主要检查有没有房间未上锁,同时检查厕所,检查没有问题后逐个熄掉了楼道里的灯。
  凌冬一动不动得躺在上面,能清楚的听到警卫的脚步声和他们的谈话。当一切安静下来,他才开始工作。他穿的是一件紧身套头衫,这种没有纽扣一类东西的衣服,非常适合在狭小空间里活动,他打开微型手电,在那些杂乱的线缆里找到了传输监控信号的同轴电缆,他打开折刀,这把折刀是他身上携带的唯一武器,国外研制的,刀身黑色,通体都是一种特殊的石材制成,可以避过各种安检的金属探测仪,但坚硬和锋利的程度并不亚于钢铁。

  他用它小心得割开这条电缆的外皮,在上面安装了一个视频干扰器,安装好以后用黑胶带把它牢牢的贴在电缆上,不仔细检查根本不会发现它的存在。安装完成后,凌冬调整了一下姿势,算是休息,在这里面不管用什么姿势身上总有几组肌肉群是紧绷着的,然后他一点一点的向目标办公室的方向爬去。
  他大约用了半小时的时间,一寸一寸的爬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行程约三十米,从天花板上面,可以看到几条线缆随着桥架通过一个方洞进入了办公室里面,洞口只有烟盒大小,凌冬用折刀撬了撬方洞的边缘,是货真价实的厚水泥墙,他没有可能从这个洞里钻进去,除非他能变成老鼠。
  他身体下面就是办公室的紧锁的房门,楼道里一片漆黑,只有楼道窗口洒进来暗淡的灯光,凌冬暂时停止动作,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十点,他用一只手和一只脚攀住了一根较粗的消防钢管,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五个小时过去了,他在这个狭小空间里潜伏,期间他只能艰难的调换手脚及简单的变换姿势。
  受过训练的人都应该清楚,不管怎样的姿势和动作,保持到一定时间后都会产生酷刑一样的折磨,加上这里的空气不流通,汗水已经溻透了他身上的衣服,而且他的肌肉开始不可控制的抖动。
  凌冬看看表,正好是凌晨三点钟,这个时候应该是值班警卫注意力最差的时候,他再次调整了一下姿势,在最小范围内活动着四肢,使血液循环加快,吸了口气,按下了控制视频干扰器的遥控开关,这时此楼层的监控视频被中断了。
  凌冬迅速的揭开身下的一块天花板,用手抓住一根吊杆,把自己的身体顺了下去,悬在空中,同时另一只手将那块天花板移过来,在松手落地的同时,把天花板轻巧而准确的盖严了。

  他无声的落在办公室门前,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像钥匙又不完全是钥匙的东西,准确的插进锁孔里,转动门把手,门打开了,他侧身闪了进去,关门并重新反锁上。
  这时凌冬再次按动视频干扰器的遥控开关,此时监控画面被恢复,这段时间在十秒钟以内,这样短的时间应该不会引起保安人员的重视,即便他们上来检查也不会发现什么。
  凌冬站在门后面,慢慢的活动着已疼痛的有些麻木的关节,有些肌肉仍在无法控制的抖动,借着窗外的微光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办公室。办公室非常的宽大,他轻步往里走,转了一圈后,就慢慢的躺在办公室里一个宽大而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在躺平放松的那一瞬间,凌冬的四肢百骸舒服到了极点。
  第二天,清晨七点半,一个人打开了办公室的方门,他很负责任的清扫着房间,认真的擦抹房间里的每一个家具,甚至包括盆栽的花叶,最后将地板擦的光可鉴人后才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凌冬已经隐身在办公室天花板的里面,一动不动的,通过天花板的缝隙注视着下面。
  八点半,自己的目标来到办公室,凌冬能看到他的身影和散乱的发际,他动作迟缓的走向办公桌,然后疲惫的坐在真皮转椅上,慢慢的仰起头,注视着天花板,这时凌冬清楚的看到那张写满了倦怠的脸。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但他没有去接,而是坐在椅子上发呆,大约十分钟后,进来了一个年轻人,两人说了几句话,他跟此人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华子建来迟了一会,这几天实在也是没有办法,这个爸爸也不是好当的,那个才出来几天的小兔崽子真是可恶,白天睡觉,晚上瞎闹啊,这半夜的一闹,你说华子建还能睡觉吗?
  肯定是不行了,起来冲奶,倒水,换尿布的,
  江可蕊每次肯定是最先醒来的,但她醒来也没用啊,这两天江可蕊天天在喝下奶的汤,但一时半会也没有奶。
  不过你也别说,倒是每天给了华子建好几次机会的,本来家里提前买的有吸奶器的,华子建不让用,说那是机械,对人体不好,所以他每天帮着小家伙吸奶啊,不过奶还没有下来,华子建天天吸了也是白吸。
  但不管怎么说吧,这半夜不睡觉,让华子建有点恼火,华子建每天都很忙,晚上休息不好,上班就很是疲惫了。
  今天事情还多,现在华子建要和秘书到北区跑一趟,这北区的旧城改造是新屏市提了好几年的一个重点项目之一,这是冀良青书记当年亲自提出来的,任务十分艰巨,前后已经进行了三年,现在还没有竣工,造成了北区卫生脏乱差、交通拥挤,居民生活极不方便,怨声载道。
  北区这些年的发展远远落后于南区和市中区,对区丨党丨委书记卫明辉压力很大,多次被冀良青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包括建设局局长每次在冀良青发脾气的时候,现在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华子建到北区的时候大概九点多的样子,他已经对这个工作早就研究了很长时间,全面衡量了当前的工作难点,今天就是来和北区的领导碰个头,希望打开突破口,攻克最难的工作,其他的就迎刃而解。

  这一片城区说起来还是谁都会心头之痛,改造的房屋还比较集中,围绕中间的一个小山,四周都是原农民农转非后遗留下来的老房子,道路狭窄,低矮破烂的房屋,规划也极不科学,如果遇火灾或者洪水,救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里以平房居多,木板加水泥板,部分临街的房子还做成了商铺,小食店,蜂窝煤释放的一氧化碳、一氧化二硫刺鼻堵心,加上凹凸不平的街道,这里就是新屏市的平民窟,如果是下雨,根本无法通行,当地居民多次上丨访丨闹事,由于改造难度极大,部门和区政府都有畏难情绪。

  冀良青和华子建也都多次深入实地进行调查了解,询问当地居民的意见,今天华子建打算在了解一点具体情况。陪同华子建一起来的还有北区丨党丨委书记卫明辉和居委会书记张岚。
  华子建随意的走到了一个将要改造的村民家里,张岚告诉华子建,这是一家外来户,以打工为生,一家四口,老婆加两个儿子,小儿子还是黑户,八年前在这里落户走进去之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