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的农村,各个家庭中,基本上只有老人和小孩子在家,青壮年大部分都跑到城里甚至是外地去打工、做生意了,今天又有许多人去了医院,小孩子有些还在学校读书,现在能够聚集起来这么多人,也足以证明这个村子是个大村。
  郑举看着这个场面,怕群众情绪激动会做出什么对张文定不利的事情。

  他知道张文定身手过人,可领导就是领导,总不能让领导跟人动手吧?再说了,如果群众骂人呢?那可是没什么好办法阻止的呀!
  所以,他对张文定道:“我先去看看,您就在车里吧。”
  “张县长,您就在车里,我下去看看。”黄中举也附和了一句,不管他心里想不想让张文定亲自过来,这时候都得先表示出这个意思才行。
  “一起去。”张文定淡淡地说,自己动手开了车门,一抬脚就下了车。
  他从来就不惧这种场合,但郑举所表现出来的关心和忠心,他也很受用,所以在说过几次之后,他也懒得管这种小细节了。

  张文定带着司机和通讯员,黄中举的司机也跟着,在现场正被群众们围着的镇政府的干部一见领导到来,顿时就迎了上来。围观的群众也让开了一条路,一阵阵痛哭声冲破人们的讨论和交谈,在不远处的石壁上形成回音,显得分外悲伤。
  死者已经用一块白布盖上了。而在死者周围,还跪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其实以一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小姑娘哭得最伤心。
  “熊大婆、小花,你们不要哭了,张市长和黄镇长来看你们了。”一个村干部对正在哭着的几个人道。
  听到这个话,正在哭着的几个人都止住哭声,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张文定和黄中举,其中一个年老的女人目光停在黄中举的脸上,马上又哭了起来:“张市长,你要替我们作主呀……”
  黄中举尴尬不已,边上已经有人说话了:“熊大婆你搞错了,这是黄镇长,这才是张市长。”
  那个熊大婆马上又转向张文定,张文定自然不可能让她跪着面对自己,脚下稍一错位让开,嘴里则说:“老人家快起来,有什么要求,起来慢慢说。”
  他这一发话,郑举就已经走上前去,把熊大婆扶了起来。而周围站着的人也纷纷出手,把另几个人都扶了起来。
  扶起来之后,只有熊大婆和那个小女孩还在轻声地哭,另外一男两女则止住了哭声,和张文定等人说话。
  通过他们自己的和周围人的补充,张文定弄明白了,熊大婆是死者的婶婶,小女孩是死者的女儿,男人是死者的堂哥,两个女的,一个是男人的老婆,一个是男人的弟媳。
  真正跟死者关系密切的,就只有那个叫小花的小女孩。
  小花名叫陈小花,今年才读初中二年级,模样长得挺漂亮,胸前也已经略显规模,这梨花带雨的模样,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就是皮肤比较黑,许多人只看他一眼,就忽略了她五官天生的美感。
  陈小花的母亲十六岁的时候就嫁给了他父亲,十七岁生下她,十九岁就出去了,然后,在陈小花六岁的时候回来过一次,据说在外面挣了许多钱,和陈小花的父亲离了婚,要带陈小花走,可陈小花不肯随母亲走,再然后,没了踪影。
  死者的后事,一个正在中学读书的小女孩自然是操持不了的,还得由死者的堂哥等人张罗。而死者的堂哥等人则找到村干部,说这个后事要由村里来办,不仅仅如此,死者的赔偿、陈小花以后的学习、生活用度等等,都要村里给个说法——这个水渠,是给村里修的哇!不找村里找谁呢?
  至于说找那个司机陈福生,那就太扯淡了,现在已经有传言了,陈福生这次恐怕会坐牢,就算是不坐牢,以他那点家底也赔不出来。
  他们只能找村里,也只会找村里。
  大家都是给村里干活,虽然没签合同,但也是工伤……致死啊,而且那司机和车不合格,可都是村里请的,村里有不可推荐的责任。
  这些事情,张文定只是听着,偶尔会对黄中举说上两句诸如镇里一定要督促村里妥善解决问题,以及对陈小花关心的话。

  以他副市长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当场指示要附阳镇如何如何做了,更不要说指示一个行政村的村干部怎么具体做事了。
  这不合规矩!
  村里的群众对于副市长还是很有敬畏之心的,没一个人敢反驳张副市长的话,也没一个人提出什么异议。但在村干部催着给死者办后中的时候,死者的堂哥又不答应了,话题重又回到了赔偿的问题上。
  虽然张文定没有明确地指示附阳镇和陈家坝村要怎么做,可现在当着张文定的面,如果死者迟迟不能入土为安,那黄中举的责任就大了。
  所以,黄中举当场就向村干部施压了,村干部就承认这个事情村里有责任,赔偿肯定会赔偿,陈小花今后的生活,村里也有考虑。
  虽说现在这个社会,诺言是轻信不得的,村干部开空头支票是家常便饭,但今天有镇长在,还有张市长,死者的几个亲戚觉得,村干部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撒谎,最终同意了办后事——不同意也不行,毕竟这时候,不可能让村里马上拿出现金来不是?
  至于这个后事怎么办,是火葬还是土葬,张文定就不会再继续听了。

  他是分管着民政工作的副市长,火葬政策推行了多年,可安青这边别说农村了,就算是城里,选择火葬的都不多。
  所以,这个事情他不适应听,也没必要听,他在现场走了一路,下达了几句安全生产的重要指示,马上就又上车,去了附阳镇了。
  到附阳镇后,张文定就在镇政府会议室给附阳镇党政班子开了个会,在会上传达了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指示,对附阳镇陈家坝村发出的事故提出了些要求。
  像这类事故,其实很多时候都会被定性成意外,谁都不用担负责。但张文定不想这样,该谁负的责任,那就得负。
  如果这一次不处理,谁知道那段水渠上,会不会再发生同样的惨剧?
  再者,司机没有驾驶证,车子没有行驶证这种事情,医院、交警、附阳镇上都知道,他如果硬要说是意外,那难免就给了别人攻击他的借口。
  好吧,当领导的,出了大事都希望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现在这个事情吧,责任最多只到附阳镇,他张文定凭什么要帮附阳镇来承担那个风险呢?
  孟冬寒和他张文定只是党校同学,虽说有些关系,可并不是特别亲近,孟冬寒在安青市里也是另有靠山的人,他吃饱了撑的为孟同学背书?
  最主要的是,这个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农村,款子又是水利局拨下去的,跟张文定就真的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现在就算扯得上一点关系,可如果谁想拿这个事情做文章,他一下就可以把分管生产安全工作的副市长给扯进来——哪怕那位爷现在出差了!
  在会上的时候,附阳镇也就此次事故做了一个汇报,事故的原因调查出来了,车辆早已达到报废的程度但却并未报废相反还在使用,这是主要原因,然后就是驾驶员没有驾驶证,车辆没有行驶证这两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现场的路面太滑,车辆又超载,所以酿成了惨剧。
  至于说驾驶员中午喝了酒的事情,没有谁再提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