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中举坐到了张文定的车上,所以他的座驾就不必要开到前面带路了,而是跟在张文定的车后面。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黄中举就把事故处理的初步方案做了个口头的简单汇报,着重提到了镇丨党丨委政府对事故的重视和积极的态度,也稍稍附带了几句基层工作的困难之处。反正实际有用的话没有几句,大部分都是官场上典型、常见的套话。
  当然了,现在事故原因还没有确定,也确实不好一下子做出什么特别细致的方案,向领导表态依法处理,做好方方面面的工作,保证请领导放心、让群众满意,这才是谨慎的从政之道,才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负责任的说话方式。
  张文定只是听着,并没有表态作指示。
  黄中举很小心地观察着张文定的脸色,见张文定并没有像先前在医院里的时候那般阴沉,便又详细介绍起了事故发生后镇上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包括积极抢救伤员、派专人到现场指导村里处理相关事宜、指示派出所第一时间控制住司机陈福生等积极有效的善后工作。
  听黄中举说了许多,张文定才淡淡然地问了一句:“事故原因还没有查清楚?交警队没来人吗?”
  在安青来附阳的路上,他就听到了汇报,说那个司机陈福生无证驾驶、酒后驾驶。就算酒后驾驶派出所没设备测不出来,难道这么长时间了,连他有没有驾驶证和行驶证也还没搞清楚吗?
  黄中举看了张文定一眼,又赶紧移开目光,张张嘴,却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并没有真的不说话。他在张文定微微一皱眉头的时候,正准备要开口说点什么,手机响了,接起来听了有一分多钟的样子才挂断。
  “张市长,派出所打来电话。酒精测试结果显示,陈福生确实是酒后驾驶。”黄中举看了看张文定,稍稍停顿了一下,又道:“陈福生酒后驾驶、无证驾驶、违法行驶,造成安全事故,公丨安丨机关将依法采取措施。”
  他没说依法拘留,而是说依法采取措施,那就是在请示张文定,希望张文定作出个具体指示。可张文定怎么会在这种时候乱下指示?
  甚至,张文定就像是没听到黄中举的这个汇报似的,话题马上就跳跃了:“村里的情况怎么样?家属的情绪怎么样?”
  其实这两个问题就是一个问题,问的是事故致一人死亡多人受伤之后,村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激烈的场面和情绪。但要说是两个问题嘛,也说得过去,毕竟村里的情况是一个大的范围,家属的情绪,只是个体事情。
  现在有一个副镇长在陈家坝村呆着,黄中举对于那边的情况自然是比较熟的,他知道现在死者家属和伤者家属的情绪都比较激动,刚才在医院,要不是和村干部一起先稳住了家属们,估计张市长可能会被围住。
  所以,张文定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想回答,但不回答也不行,他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村里的情况基本稳定,同志们正在做安抚工作,乡亲们大部分还是比较讲道理的。”
  这时候,坐在前面的郑举手机响了,他接听之后,对方就直接说话了:“郑主任,我是孟冬寒。有个新情况,那个司机,陈福生,家里有两个女儿,他老婆又怀孕了,今天中午是请计生办的人吃饭。”
  郑举听到这个话,头皮一阵发麻,这计生工作也是老板分管的啊。
  那个司机因为想生三胎,所以请镇上计生办的人吃饭喝酒,然后酒后驾驶造成了安全事故,偏偏这个事故,还是在老板分管的工作之内。这一下,问题更严重了,也给了别人攻击老板的可趁之机了。
  如果仅仅只是水渠上出了事故,这个责任最多只会追究到附阳镇也就行了,而且书记镇长都不会有什么责任,分管副镇长或者包村专干把责任担了也就是了。但是,现在那个搞出事故的司机是因为想超生而请计生办的人吃饭,这才导致了酒后驾驶,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郑举明白这个性质一变,事态的发展就有些不好掌控了。
  但他更明白,这个事情,不适合给老板汇报——若是适合汇报的话,孟冬寒怎么可能不直接给老板打电话?
  虽说县级领导的通讯员跟地市领导的秘书相比,工作内容是有些区别的,但像这种烦心事,通讯员能够自己摆平的,就尽量想办法去摆平,不要惹得领导不开心。当然了,如果实在摆不平,那也要在领导不开心的时候让领导知道,自己是尽了力的,只是事情太大,自己一个小小的通讯员,实在是能力有限,肩膀太小扛不住呀。
  可是,如何摆平这个事情,郑举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但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在电话里喋喋不休,也不适合扭头去问坐在后面的领导。

  暗吞了口唾沫,郑举强作镇定道:“知道了,有空再联系。”
  他这个话,就是告诉孟冬寒,我领你这个人情了。
  别看孟冬寒叫郑举郑主任,其实郑举头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主任或者副主任的头衔,他现在只是因为跟在张文定身边,所以别人对他还算客气,可他总不可能以后一直跟着张文定吧?
  所以,他平时也是很注意接触一些人,也结识一批人的。
  不过这时候,他是不方便对孟冬寒说什么感谢的话的,甚至连有时间一起吃饭这样的话都不好说,只能用一句有空再联系来表示心意了。
  郑举的电话刚刚挂断,黄中举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如果是平时,黄中举坐在领导的车上,自然不敢过于频繁的接听电话,可今天情况特殊,任何电话他都不能错过,而他也知道,今天他接电话,只是时间不长,领导是不可能怪罪他的——他要通过电话来随时了解事态的进展,才好及时跟领导汇报情况嘛。
  黄中举接到的这个电话,内容跟孟冬寒打给郑举的那个电话差不多。
  乡镇的工作人员政治觉悟可能不是特别高,但像这种大事件,了解了情况之后,事无巨细都要向领导汇报的搞法却是习惯成自然了。
  这个电话听得黄中举格外郁闷,他跟张文定没什么交情,可也没仇,这个情况给张文定汇报也不是,不汇报也不是。
  听到那个司机陈福生为什么会喝酒之后,他真的有心冲到镇计生办去把镇计生办主任扇两个耳光。最让他恼怒的是,那个陈福生,口口声声说是计生办的人要他喝的,他不喝不行啊。
  黄中举气得不行,对着电话阴阴地说道:“哼,无证驾驶、无证行驶,开个要报废的车子干工程,撞死人他还有理了?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给黄中举打电话的,自然是他的心腹,一下就听懂了他的意思,不要纠缠酒后驾驶的事情了,就从无驾驶证、无行驶证,以及车子的安全性能方面做文章,把这个事情赶紧定性。
  陈家坝村还没有完全修成的水渠旁,已经聚集了一百多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