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下子,都安静了。
  我看着这些女囚,有些人身上有挺多伤的,看来在d监区,似乎生活真的过得挺不平静啊。
  我说道:“监区长的命令。是吧。”
  瓦莱看着我,说道:“是的,是监区长的命令。”
  我说道:“为什么要换监室?”

  瓦莱说道:“我不知道。”
  我说道:“女囚刚换过来这里,就换过去?”
  瓦莱说道:“我只知道,要执行监区长的命令。你如果有问题,自己去问监区长。”
  看来挺硬气的。
  我笑笑,说道:“我觉得,这样换来换去,不好,你去和监区长说一下,就说,我不是很同意这么让女囚折腾来折腾去。”

  如果让她们带走了格子,估计格子,又要受到她们的折磨。
  首先,格子有钱,她们肯定要从格子身上剥削到金钱。
  然后,她们可能想从格子嘴里问到什么东西,也可能想逼着让格子继续合作。
  所以想要带走。
  瓦莱摇着头,说道:“指导员,不好意思,我要得罪了。”
  她后面又来了一群人,站在了她的身后,明显的,这帮人,二十多个,都是来帮忙格子的。
  然后,我们后面也来了一帮人,是小凌带来的,也有十几个。
  两边人,几十个人对峙。
  这种场面,我见惯不怪,曾经在b监区,我就拉着我们的人,和狱政科的侦查科的还有a监区的人上百人对峙,场面比现在要磅礴很多。
  更别说在外面看过那些帮派打过的架了。
  有些狱警管教在发抖,紧张。

  我一点也不紧张。
  我说道:“瓦莱,女囚是我的心理病人,我要治疗她,所以我才让她过来了这里监室,我有我的治疗方法,就是监区长来了也不能带走她!为了她更好的治疗效果,不许把她带走。”
  我也找出了不可以带走的理由。
  瓦莱说道:“那我只能对不起了。”

  我说道:“怎么,想打架吗!啊?!”
  我大声问瓦莱,然后走着过去,紧紧逼着她。
  瓦莱后退两步。
  她左右看了看身边的人。
  看起来,她身边的狱警,都不是很想打架,看脸色看表情就能看出来,少了一些杀气。

  跟我们在b监区的不同,全都是杀气腾腾,说开干就开干。
  而小凌带来的人,明显的比较同心协力,大家都恶狠狠的盯着前面瓦莱的这帮人,看来小凌的人已经不爽了前面这帮人很久了。
  这样子的话,打架打起来,她们就要吃亏了。 》≠》≠,
  不过我估计,双方都不会愿意干起来,会伤到,会被处罚。
  所以,士气都不高,尤其是她们。

  我对瓦莱说道:“瓦莱,今天你要是敢动手抢人,我马上去监狱长那边去告你,说我治疗心理疾病抑郁病人,你非要过来捣乱,是你先挑起事端的,如果真要打起来,后果多严重,你自己想着吧。”
  瓦莱说道:“那我都是奉命,监区长让我来办的。”
  我说:“那你去把监区长找来,我和她谈谈。”
  瓦莱看着我。
  她不好下台,不带格子走,不能交差,但是要带格子走,势必要和我们开架,谁打的赢谁,这不一定呢。

  不过,大家虽然对峙,都怕一个最要紧的事,打架受伤没什么,可如果一旦处分下来,谁都逃不了。
  这可是在监狱里,狱警和狱警打群架,如果闹出事,谁都知道有多严重。
  正在对峙着,后面又是十几个人过来了,糟糕,是丁佩带了十几个人过来了。
  我们这里二十个左右,她们四五十个,明显的她们人数占了上风啊。
  要是真的打起来,先不去想什么被处分,我们肯定被碾压粉碎。
  我眉头皱了起来。
  该怎么办?

  若是在b监区,我那时候和别的部门对抗,从来不占下风,因为我们人多,而且,b监区的女囚也帮着我们。
  可是,来到了d监区,我还没有发展起来,帮手少,对女囚也没有施恩,女囚也不可能帮我们。
  难道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格子被带走吗。
  我看了一眼格子,格子可怜兮兮的目光,也在看着我。
  这么娇艳欲滴的大美女,那惹人怜爱的小表情,让我心都碎了。
  不行,今天就是死,也不能让她们把她给带走。

  大不了开打,小凌的人不打,我自己打,就是闹到监狱长那里去,我都要把格子给留下。
  丁佩走了过来。
  一群人打了招呼,叫监区长。
  丁佩脸色阴沉,走过来,说道:“听说你们在这里闹事!闹什么事!”
  这家伙是装的,明知故问。
  我不看她。
  瓦莱看了看丁佩,说道:“我们,我们过来把女囚调转监室,但是,张帆指导员不给把人带走。”

  丁佩盯着我:“张指导,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说道:“丁监区长,女囚有心理疾病。她精神有问题,抑郁症,我正在给她治疗,如果你强行带走她,对她的病情影响很大。”
  丁佩她们比我还清楚,格子哪里有什么心理疾病,都**是她们安排来骗我,来玩我的。
  来陷害我的。
  不过,这时候,她们自然不可能捅破,丁佩看了看格子,说道:“我看她精神好得很。没事了。”
  我说道:“还有事的。我不知道,丁监区长为什么非要把女囚带走呢。”
  丁佩说道:“方便管理。”
  我问:“方便哪方面的管理。”
  丁佩看着阿丽。
  阿丽站出来,说道:“指导员,监区长说方便管理,自然有她的安排,你非要问吗。她是监区长,你是指导员。你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我说道:“对,我是指导员,但我是心理咨询师。我说着女犯病得很重,不能带走她,就是不能带走。”
  阿丽说道:“就是闹上去也不给了。”
  我说道:“如果非要带到别的监室,那也要等到她病好了再说。如果你们闹上去,我会去和监狱长说清楚。”

  阿丽看着丁佩。
  丁佩盯着我。
  瞬间,双方又是剑拔弩张。
  看着我们真的不好惹,丁佩说道:“干嘛呢。想打架吗。”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没呢,不知道大家都想什么。但是绝对没想要打架。”
  丁佩说道:“都散了吧,没事了。你好好把她给治好了。”
  我说道:“好的,我会的。”
  丁佩转身走了,跟班们都走了。

  瓦莱看看我,也转身和阿丽等人走了。
  我松口气。
  我说道:“小凌,把格子带你办公室那边。”
  小凌让人带着格子过去了。
  小凌办公室旁边,有个空的办公室,我对小凌说,让她把这里弄成一个我专属的心理咨询办公室。
  小凌很快弄好。
  挺有意思的,这监区里,监区长和指导员,两个帮派,是对立的。
  不过目前来说,我们这个帮派,和她们暂时还不能比,她们根深蒂固,人多势众,我们只能说,人数不到她们的三分之一。
  所以,我们目前需要壮大发展,但是也要一步一步的,艰难而行。

  小凌让人把格子先带进去那办公室里了,我和小凌在小凌办公室聊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