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是,是有时间了。”庞大海结结巴巴,“我主要是……对了,我主要是集中精力修改了《我的反思》,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所以我这次修改的时间就长一些。”说着,他把手中几张纸递了过去。
  楚天齐没有接,而是对着庞大海点点头:“小庞,坐那吧。”
  没想到主任会示意自己坐到对面椅子上,庞大海既受宠若惊,又忐忑不已。在楚天齐的注视下,笨拙的坐上了椅子一角。
  “小庞,这次修改的满意啦?”楚天齐和颜悦色的说,“有什么亮点吗?”
  主任可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问话,以前从来都是直接就挑毛病,或是干脆就说“不行”,让自己回去修改。今天到底是怎么啦?太阳从西边出来啦?尽管狐疑,庞大海还是有些兴奋,毕竟这是主任首次关注自己写的这个东西。
  庞大海清了清嗓子,以一种自认为很酷的声音说道:“这些天,我对《我的反思》进行了深刻剖析。这才发现,前几稿之所以显得苍白无力、不够深刻,主要还是对主任讲话精神理解不够。经过多日百遍研读主任讲话,才似乎找到了主任讲话的一点精髓。关键是主任讲话精神太的博大精深,太的底蕴深厚,太的……”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说内容、讲重点。”
  “好,好。”庞大海连连点头,然后想了一下,便慷慨激昂陈述起来,“通读主任讲话,我对主任讲话精髓进行了一下概括。一、主任讲话通篇体现了一个最重要的中心思想,即开发区建设始终要紧紧围绕党在新时期的任务去开展。二、主任整个讲话体现了主任一贯的为官原则,即百姓事无小事,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主任讲话立意高远,堪称全国干部讲话范本,既有深度又有广度,既关注庙堂之事,又虑黎民之优……”讲着讲着,庞大海的紧张感逐渐消失,慢慢进入了一种忘我状态。

  太没法听了,这还是在说一个小科级干部的内部讲话吗?简直就是在形容一名优秀封疆大吏的述职报告。更不可理解的是,竟然能把讲话中的几句所谓“经典语句”,上升到对党无限忠诚,对党的事业无限热爱的高度。楚天齐只觉得肉麻的起鸡皮疙瘩,只觉得面皮发烫,甚至无地自容。他强忍着笑,打断了对方:“好,真好。”
  不知道是这哥们根本就没听出讥讽之意,还是就这么天真的可爱,庞大海竟然自谦的说:“一般,一般,我这只领会到了主任讲话精髓的百之一、二而已。”
  楚天齐真是无语了,拍马屁楞是拍的当事人都肉麻的没法听,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听到的马屁少,还是庞大海这马屁拍的实在恶心。他没有由着对方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微微一笑:“小庞啊,我听说有的领导对你不错,有这回事吗?”
  “主任,我只忠于你,决无二心。”庞大海马上表态,并坚决否认和其他人的关系。
  “小庞,你理会错了,我说的领导是指上面。”说着,楚天齐用手指了指顶棚。
  庞大海直接站了起来,脸色赤红,支吾着:“主任,再次向您诚挚道歉。那天的事,我完全是被蒙蔽、被蛊惑,都是王文祥教唆我那么做的。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我意志不够坚定,辨别是非的能力欠缺,识人不明、认人不清所至……”

  楚天齐再次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这小子真是好玩至极,竟然理解成了那件事。
  见主任竟然冷笑不止,庞大海更加慌乱,一边擦拭着头上的汗珠,一边表着态:“主任,我刚才说的确实是事实,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我保证……”
  楚天齐再次打断对方:“小庞,这件事呢,先暂时不说。”其实他刚才本来就说的不是这件事。然后和风细雨的说,“我听说,你和上面比我职位高的领导关系不错,好像还是亲戚,有这回事吗?”
  庞大海先是一楞,乃至见到主任笑模笑样的,他才恍然大悟,脸上表情随即恢复正常。他再次坐到椅子上,语气也从容的多:“主任,您是说我和徐县长的关系吧?”
  楚天齐不置可否,再次对庞大海一笑。
  看来这次是理解对了,庞大海脸上顿时满是自豪之色:“其实我和徐县长的关系真不一般,单位好多人还以为我无依无靠似的。我母亲是徐县长的表姐,亲表姐,只不过平时我不爱炫耀而已。”
  “是吗?那就是说,她是你姨妈了?你们平时走动多吗,关系亲吗?”楚天齐提出了问题。
  庞大海肯定的说:“关系当然亲了,她现在经常去我们家吃饭,也不时请我们全家去聚。她刚来县里的时候,就表示要帮我运作仕途,只是我想靠自己的拼搏、靠成绩进步,就婉拒了她的好心。”

  “哦。”楚天齐一副恍然大悟状,“那就是说你说话一定好使了,他一定会帮你的忙了。”
  庞大海拍着胸脯道:“那是,只要我一句话,她指定得帮忙,而且还得帮我大忙。”
  “是吗?那太好了。”楚天齐高兴的说着,然后又是一笑,“小庞,既然你们关系那么近,又那么亲,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呢?”
  “啊……当然可以。”庞大海回答的有些迟疑。他此时似乎明白了,怪不得主任今天态度这么好,原来是有求于自己呀。
  楚天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小庞,你看我来开发区将近两个月了,也没和领导单独吃过一顿饭。能不能请你帮忙联系一下,让我有一次近距离接触领导的机会?”
  “这……”庞大海一下子犹豫起来。
  楚天齐马上说:“你要是有难处就算了。”说着,脸上又严肃起来。

  “不,不,主任,您理解错了。只是她近段工作比较忙,也许这事得稍微往后排几天,我怕您等不及。”
  “没问题,我等的起,就请你联系吧。”楚天齐忙不迭的说。
  “那……那就行。”庞大海说完,站起了身,“主任,要是没其它事的话,我先走了,先去联系一下。”
  接下来两天,庞大海再没有来。可其他人却来的勤了,有的人更是表达出了投靠之意,其中好几个人都是一直跟王文祥比较近的人。
  楚天齐不置可否,没有明确表示接纳对方,也没有直接否决,而是说的模棱两可。
  这些人明白,以前没少跟着王文祥跑,有的人更是明确表现过对楚天齐的敌意,现在人家楚天齐当然不可能完全相信自己。这也是赖自己对局势判断不明,赖自己不够成熟所致,赖不得对方。这样想着,好多人都表态:“以后一定好好支持主任工作,就看我的表现吧。”
  每当这时,楚天齐总是神秘的一笑,说上一句:“好好工作,开发区要想发展,必须得靠一些有能力的、志同道合的同志来做。”
  日期:2016-11-27 10: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