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郝玉芳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看到报表上一些特殊记录和标注,楚天齐明白,这些钱大部分都被原县长和原城关镇镇长挪用了。有的变成了消费票据,有的只有付款没有回款,也没有任何购物**,还有的是留下了一堆废铁。另有一小部分被原开发区主任借出去了,到现在没有一分钱回款。
  而这些钱款所涉及到的三个人,均已在三年多以前锒铛入狱了,指望找他们追款,是别想了。
  “那就是说,接下来的付款几乎会有一半的亏空,对不对?”楚天齐抬起头,“这些款项还能追回大约多少?”
  郝玉芳叹了口气:“从帐面来看,应该有大约百分之十五是借出去的,另有这些废铁占到百分之五,但这只是理论上可以回款或变现,事实上没有一分钱是肯定可以回来的。好多欠款人都不知何方神圣,有的已经破产,有的已经转产,有的根本连一点信息都没有。”说到这里,她话题一转,“但欠被征户的百分之八十补偿款,却是实打实的。如果,县里能把剩下的补偿款全部拨付到位的话,那还要亏上大约百分之四十。我这还是假设县里全额拨款的情况。”

  楚天齐长嘘一口气,心道:怪不得当时自己解决上丨访丨以后,有好多人说自己“苦头在后头”,看来光这件事就够自己喝一壸了。现在开发区没有任何收入,亏空百分之四十的补偿款,又该到哪去弄呢?
  此时,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层:怪不得城关镇从镇长到温斌都这么配合,他们肯定对于前任留下的烂摊子也是头疼不已,正等着自己接过来呢。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看向门口方向,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王文祥走进了屋子。
  看到郝玉芳也在,王文祥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主任,去省商务厅的事,能不能换别人去?”

  正为了补偿款的事犯愁,没想到王文祥竟来添乱。于是,楚天齐说话挺冲:“什么意思?”
  听出对方语气不善,王文祥一笑:“主任,你看这上面写着要行政一把手去,我去合适吗?再说我也有事要忙。”
  从王文祥一说话,楚天齐就猜出了对方的小心眼,知道这老小子是担心出差期间,后院起火。他看了看对方,也笑了:“好啊,那我可以去。反正除了咱俩正科外,别人更不够格。不过,暂时就要麻烦王副主任主持几天工作了。”
  “没问题,能替主任分忧,我万分荣幸。”王文祥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好吧。”楚天齐看着对方,玩味的说,“不过有一件小事,王副主任必须得在我出差期间,给办了。”
  王文祥又是给出了三个字:“没问题,你说吧。”说话时,他已经露出了笑纹。
  “再有不到两周,就该支付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了,你必须到县里把钱要下来,给老百姓付了。没问题吧?”说着,楚天齐眉毛挑了挑,“我正愁这事呢。”
  “啊?”王文祥一惊,怔了一会儿,马上陪着笑脸道,“主任,我……我还是去省里开会吧。你忙,我不打扰了。”说完,王文祥三步并做两步,出了办公室。
  常务副县长办公室。
  徐敏霞坐在自己“宝座”上,楚天齐在沙发就座。
  今天,楚天齐是专门来找徐副县长的,他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该汇报的工作都已汇报完毕。徐敏霞也对一些汇报、请示给出指示,两人还就有些问题交换看法,进行了交流。
  楚天齐抱拳拱手:“徐县长,征地补偿款的事,就拜托您老了,请您一定要帮着提前把钱拨下去。”
  徐敏霞“咯咯”一笑:“小楚,我有那么老吗?”
  “徐县长,我可不敢说您老了,这是对您的尊称,您在我心中那是德高望重。”楚天齐可怜巴巴的说,“现在就这补偿款的事,把我愁坏了,连睡梦里都是这件事,您看我这脸色多憔悴,都是被这事闹的。就请您大发慈悲,救救我这小民吧。”说着,他还煞有介事的站起身,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的。
  “行了,行了,别耍活宝,我可受不起。”徐县长连连摆手,“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尽全力去争取。这笔款项是历史欠帐,又是欠被征地农民的,县里理应解决。我自信这个常务副县长名头,应该还是有点面子的,只不过任何事情都可能有特殊情况。所以,你要对这件事充满信心,但也要做好最坏打算。”
  “哎呀,县长大人,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更是没底了。”楚天齐故意疲软的坐在沙发上,“要真是那样的话,可上那弄钱去,老百姓还不得把我吃了?关键是吃了我也不解决问题呀。”
  “越说还越来劲了,你鬼点子那么多,能没办法?”徐敏霞语含调侃之意,然后话题一转,“别贫了,我还有事。拨款的事呢,我会做为头等大事去抓,行了吧?”
  对方已经说到这份上,够意思了,楚天齐便说了句“好吧”,站起身,向外走去。
  “对了,等等。”徐敏霞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叫住了楚天齐,“我和你说一件事,是关于你们单位那个庞大海的,他……”
  告别常务副县长后,回到自己办公室。刚坐到椅子上,就响起了敲门声。楚天齐答了一声“进来”,一个人推门走进屋子。
  看到是庞大海,楚天齐眉头皱了一下,随即又舒展了,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
  从踏进主任办公室开始,庞大海就一直偷眼观察着主任的表情。见对方一皱眉,他的心头就为之一沉,后见对方带着笑模样,他的心里就轻松了一些,但仍然还不踏实。
  庞大海略微弓着身体,不时的点头哈腰,向楚天齐走去。
  楚天齐就一直满面含笑,看着这个走向自己的人。
  见主任总是面带笑容盯着自己,庞大海刚刚轻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不禁心里有些发毛。他知道,主任可从来没有这么看着自己,只要不给脸色看就烧高香了,今天主任到底是怎么了,还是我怎么啦?
  难道是那事露了?还是另外那件事呢?心里一紧张,庞大海根本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头都大了。他慌乱中说道:“主任,找我什么事?”
  听到对方的话,楚天齐楞了。我找他?什么时候找的?我怎么记不得。不禁疑惑的问:“我找你了吗?”
  “你……我……”庞大海支支吾吾,脸色通红,“对,你没找我,是我找你。找你什么事呢?”他自言自语起来,就像魔怔了一样。
  看着对方的狼狈样,楚天齐顿觉忍俊不禁,笑着道:“小庞,你可有时间没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