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一个!五班长!”
  “军中绿花搞起来!五班长!”
  赵一云看了眼李牧,笑了笑,随即说,“老李,我可是从来没听过你唱歌,怎么样,给哥几个露一手?”

  “操。”石磊突然跳起来,吃惊地说,“班代,我也没有听过你唱歌!”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才认真回想起来,于是纷纷说,“靠,我们也没有听过!”
  “平常唱歌拉歌不算哈!”
  看见李牧要辩解,赵一云一伸手说道。
  李牧一下子无语了,部队日常的娱乐生活还是挺丰富的,什么歌唱比赛啊什么这样那样的棋牌活动啊,还是蛮多的。基本上每个兵都或多或少参加过感兴趣的活动。
  此时,石磊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回忆,于是大家猛然发现,在过去的两年里,五班长居然那么的低调!
  有这个发现,大家就更不能放过李牧了,尤其是马上要回家的老兵们,顿时起哄。
  李牧招架不住,举起一只手,说,“好!我给老兵们唱一首!”
  “哟哟哟!!!!耶耶耶!!!”
  都轰炸起来,拍桌子的拍桌子,吹口哨的吹口哨。
  “嘿嘿,班代,你要唱啥歌,我给你点。”石磊把麦克风递过来,问道。
  “我自己来吧。”李牧走过去,挑了一首歌。

  众人一看那歌名,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爱就一个字》?
  张信哲的情歌!
  大家的嘴巴张成了“O”型,随即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五班长好样儿的!!!
  李牧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激动,前奏响起,李牧清了清嗓子,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
  “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我想你,身不由己。”
  “每个念头都有新的梦境,但愿你,没忘记,我永远保护你。”
  兵们都沉默了,老兵们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熟悉的旋律和熟悉的歌词,将他们的思绪带到了那一次徒步行军。
  为了提高部队的野外徒步机动能力,适应更加复杂的丘陵山地地形,那一次徒步行军全部路程都安排在了山里,没有一寸平坦的道路,中途需要翻越不计其数的大小山头,行程四十公里有余。
  单兵负荷三十五公斤。
  李牧当时到炊事班称了一下,全部下来刚好二百斤。

  就是那一次徒步行军,张信哲的这首歌被二排的兵们所熟悉——当时不知道是谁哼了出来,那一句“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一下子就进了兵们的心里。
  是啊,多么的走心多么的写实啊,我们这些大头兵翻山越岭的无心看风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祖国。
  二排的老兵们明白了李牧为什么会选这一首情歌,这是写给祖国的情歌,蛮肉麻的。
  “但愿你,没忘记,我永远保护你,从此不必再流浪找寻!”
  “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烟花太放肆,守住了坚持,看我为你孤注一掷!”

  “让你幸福我愿意死,让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
  兵们齐声唱起来,举着拳头,一下一下地挥舞着,每一下都很用力。他们惊讶于五班长李牧的歌喉,居然如此的动听,他们惊讶于五班长李牧的情感,居然如此的丰富。
  老兵们和新兵们抱在一起,用力的拥抱,唱着爱就一个字。
  冯玉叶站在俱乐部门口那里,看着李牧他们动情地歌唱,她眼中充满了晶莹。俗里俗气的大头兵此时此刻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神圣。冯玉叶完全可以从他们的声音里感受得到那一片赤诚之心。
  还有比这更加纯真深刻的爱吗?
  轻叹了一口气,冯玉叶转身离开。李牧看见了他闪过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没有追过去。
  唱歌,喝酒,不知道喝掉了多少瓶啤酒。领导说啤酒敞开供应,就真的是敞开供应。军区的禁酒令是高压线,平常就算是八一节,一个班也就只能分到三瓶啤酒。到了这最后的聚餐,不往死里了喝,可就真的是对不起了。
  李牧尚且可以硬撑着回到排房,赵一云他们基本上都是新兵们给两人一个给抬回排房的,扔到床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睡着前,李牧的脑子还在转。明天开始,两天之内,所有的退伍老兵将会分批离开部队。他自己本应在他们的行列里,但现如今情况有了变化。自己已经在那份一期士官合同上面签了字,还要再服役至少三年。
  只不过身份有了变化,今天之后,他不再是义务兵,而是职业士官,每个月拿到手的也不再是202块津贴,而是2000多工资。
  或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变化,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预计得到呢?
  “送老兵的时候,把我叫起来,我每一批老兵都要送,全部都要送。”李牧朦胧中看到有个新兵在帮他盖被子,于是便有气无力地念叨着说。
  “李牧班长,我知道了,你放心睡吧。”那新兵答应着。
  李牧终于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他没有意识到,他的思绪没有醉,在慢慢的脱离了控制,回到了两年前的此时此刻,往日的一幕幕涌啊涌啊,全部都涌了出来,是在做梦还是已经经历过的,却是有些分不清楚了。
  胖胖的洪部长,铁哥们张海,还有永远忘不掉的吴军排长,他们是另一个长镜头里的主要人物,如果自己的人生是由若干个长镜头组成的话……
  两年前。
  夜里九点,制糖厂西南一角职工宿舍楼,从窗户的窟窿灌进来的北风冷得李牧汗毛竖起。他咒骂着突然来袭的冷空气,不情不愿地离开暖暖的被窝,找了一本杂志挡住了窟窿。
  返身正要躺到床上去,书桌上的诺基亚砖块冷不丁地叫唤起来。他使劲地搓了搓手,拿过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是李牧吗?”一个洪亮的中年男音。
  李牧皱眉,“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县机关武装部洪部长啊,是这么个事情,你呢准备一下,明天参加驻港部队体检。明天早上五点半在县武装部大门口集合。记下了吗?”
  “洪部长你好。”李牧来不及思考,下意识问道:“去哪里体检?”
  “海军医院,别迟到,就这样吧。”
  “哦,谢谢您。”
  挂了电话,李牧没了睡意,也感觉不到寒冷了。
  驻港部队体检?
  啥玩意?

  初检复检,再加上前几天市征兵领导小组下来抽检,被县里当成“样品”拉去抽了第三回血,这都参加了三回体检了,还要体检?
  日期:2016-02-05 0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