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肆无忌惮。
  大聚餐,最后的一餐。
  大头旅长从长长的饭堂的这头一直走到那头,一直敬酒。他高举酒杯,冲大头兵们喊道:“弟兄们!感谢你们两年以来为第三旅流下的血和汗!祝弟兄们前程似锦!干!!!”
  “干!”
  “干!!”
  “干!!!”
  震天的吼声,要把饭堂顶盖给掀掉。
  “使劲儿整!酒不够去搬!我给后勤部长下了死命令,今晚酒水务必管够!”大头旅长哈哈大笑着说。

  “哈哈哈哈!”大头兵们哈哈大笑起来。
  穿着没有任何标示的冬常服的老兵们,并不像褪毛的鸡那样难看,他们依然是那么的霸气十足。他们大多把袖子撸起来,一手是香烟另一手是五百多毫升的那种啤酒,碰见个相熟的就上去要干。
  饭堂一团乱一团糟,一年也就这么一回。
  大头旅长挨个连队地敬酒,前脚赶出去,政委来了,一样的带着一票分管部门的领导。
  林雨跑进来,四处寻找,看见了李牧。
  “班代,一班长找你。”林雨说。
  李牧正准备等政委过来敬酒,便问,“说什么事了吗?”
  “叫你上去一块儿唱歌,呵呵。”林雨笑道。
  边上的赵一云说,“走吧走吧,一会儿政委过来怕一时半会走不了。”
  李牧一想也是,政委要是开始讲话,一二三点下去,没半个小时也要十好几分钟。抬眼的时候,忽然看见政治部主任,后面还有冯玉叶。李牧当即就做下了决定,说,“走走走,到俱乐部唱歌去。”
  石磊拽了赵一云一把,说,“云云啊,怎么样啊,还行吧?”

  “我会不行?”赵一云的脸特别的红,他喝酒就全在脸上了,“再来两箱吧磊磊,我妥妥弄死你!”
  “你这样的我能弄死俩,你装什么逼。”石磊不服地说。
  两人就勾肩搭背的跟在李牧身后走,来来去去就是我弄死你我弄死你这样的话,由此可见,就算没全醉也有八成了。
  一进饭堂冯玉叶的目光就在找李牧,只是饭堂乱糟糟的,当她看到李牧的时候,李牧正在和班里的几个弟兄走出了饭堂。

  “主任,我看到他了,刚刚出了饭堂。”冯玉叶走近两步,附耳对政治部主任说。
  政治部主任点头,“再找时间吧,放心吧,我肯定会和他谈一谈。”
  “谢谢主任。”冯玉叶道谢。
  却说李牧这边几个人走下了饭堂和营房之间的阶梯之后,抬眼看见金焕明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张纸,应该是有什么通知要去通知连长指导员。
  “嗨嗨,金文书。”石磊来劲了,推开赵一云,几步走过去,挡住了金焕明。
  金焕明站住脚步,冷眼看着石磊,低声说了一句:“走开。”

  “嗯?你说啥?再给我讲一遍。”石磊侧着耳朵,用夸张的语气说道。
  金焕明看向李牧,李牧笑着抽烟,没有阻止石磊的意思。林雨和赵一云也抱着胳膊站在边上看戏。
  “滚开。”金焕明控制着怒火,对石磊吐出两个字。
  “操!”
  石磊压根儿就没半秒钟的怀疑,他拉开拳头就上去了,一拳就砸在了金焕明的脸上,整个人扑了过去,一屁股给金焕明给坐到了路边的草坪上,抡起拳头就干了起来!
  金焕明没想到石磊说动手就动手,一下子给打蒙了。

  李牧这会儿说话了,“还看啊,快拉开。”
  赵一云和林雨赶紧的上去把石磊拉起来,劝道,“别打了,一堆领导在饭堂那边呢!”
  石磊呸了一口,说,“再跟老子拽吧拽吧的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金焕明只感觉到自己那可怜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了,一脚又一脚的给践踏了,他愤怒地挣扎起身,猛地抓住石磊的衣领,抬起脚就要踹过去。
  这会儿石磊左右胳膊是被赵一云和林雨拉住的,石磊恐怕是很难反应过来。
  “操!”
  谁知,赵一云和林雨一把推开石磊,两个人同时朝金焕明压了过去,再次摁在草坪上就是一顿胖揍!

  石磊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差不多得了,停手吧。”李牧不得不出言相劝,不然他怕喝了酒的两人把金焕明这弱不禁风的货色给打死掉。
  赵一云和林雨站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整理着衣领,赵一云扫了眼完全懵了的金焕明说,“以后啊,你就老实点,也许能少吃点苦头。”
  “金焕明,别整天拿指导员来压我们,我们不怕。”林雨说。
  金焕明愤恨地看着五班的这几个人,恨不得把他们都吃了,但是他不得正视这么一个事实——他一个也打不过,更别说除了一个耿帅其他人都在!
  五班这几个都是要留转士官的!
  金焕明忽然有种后悔的冲动,后悔申请了留转士官,自己应该退伍回家远离这帮野蛮人的。
  捡起掉落在草地上的那张A4纸,李牧看了一眼,是司令部值班室下达的今晚的岗哨全部由干部骨干担任的命令。
  递给金焕明,李牧说,“起来吧,人来人往的,给看了去影响可不好。”
  金焕明站起来,劈手夺过去,狠狠地瞪了李牧一眼,转身走了。
  赵一云看着金焕明的背影,对李牧说,“老李,你之前是因为什么揍他来着?”

  “第一次是因为欺负林雨,第二次欺负我。”李牧说。
  林雨点头,说,“新兵下半年,我报了名参加营部学习班的,他没给我报上去,说我不可能考得上,浪费时间精力。”
  “然后那天晚上我就和班代到连部找他,也没废话,直接就开干了。后来指导员过来,嗯,班代当着指导员的面又揍了他一顿。”林雨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当时指导员还是老指导员吧。”石磊说。
  “对啊,老指导员人比较好。”林雨说。
  李牧笑了笑,说,“第二次是我请假外出的事情,指导员批了,我去取士兵证,那货故意拖我时间。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大家纷纷点头,就是那一次,李牧几乎要把金焕明打死掉,也就是那一次,李牧失足一脚踢在了保密柜上——因为士兵证在里面。只不过当时李牧并没有意识到,破坏保密柜的性质有多么的严重。
  “走吧班代,咱们排里的老兵都在上面等着呢,一班长跟他们玩着呢!”
  一首《老班长》结束,大家给演唱这首歌的老兵报以热烈的掌声,欢呼声吼叫声此起彼伏。
  石磊跳起来一拳头过去,重重地砸在那名老兵的胸口上,说,“可以啊你小子!歌喉不错!”
  兵们要么直接坐在桌子上,要么吊儿郎当站在那里,都是光秃秃的冬常服多,石磊他们的迷彩服反而显得扎眼。

  “我提议,五班长给咱们唱一首,同志们说好不好啊!”那名老兵喊起来。
  “好!五班长来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