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4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走到了转角的楼梯口,然后身影消失在了尽头,这儿的气氛方才为之一松,卫木这个时候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然后说道:“你们能够说动我母亲,真的很厉害呢,要知道母亲一直对茅山宗挺有意见的,之前的时候脸色一直都不太好呢……”
  杂毛小道笑了,说看得出来,小毒物一说我不再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而且连茅山宗的人都不是,她一下子就舒展了眉头,我看这里面,很有问题呢。
  我忍不住插嘴,说难道是茅山宗的人,得罪了神池宫?
  陆左看了杂毛小道一眼,说估计是你大师兄。
  啊?
  杂毛小道先是一愣,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阿木,说对了,卫木,一直听说你的母亲、外婆,却没有听说过你的父亲,到底怎么回事?
  卫木的脸色有些黯淡,说我也不知道,小时候傻乎乎地问过这问题,结果母亲就黑着脸,说我父亲死了,后来我每次问起,都有见过她偷偷地哭鼻子,在角落里抹泪,然后就不敢再问了——事实上,我也不想知道,这个家伙要么就是短命死了,要么就是抛弃了我母亲和我,有什么可想的?

  呃……
  听到这话儿,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却没有再多说出来。
  与神池宫宫主见过了面,接下来就只有等待了,陆左与卫木告辞一声,然后下了塔,这回到了商业街这边来。
  与卫木分别了一会儿,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左终于开口说话了:“老萧啊,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你大师兄这种拔鸟无情的事儿,你以后可不要干啊,你看看,他种下的恶果,现如今可得我们来承受了——难怪人外婆一提起茅山宗就来气,自家女儿给你大师兄生了一儿子,结果他根本就不过来看一眼……”
  杂毛小道绷着脸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说若是真的如此,只怕卫木的外婆还是一麻烦呢,未必能够成行。

  陆左说看一下吧,实在不行,先礼后兵,咱就硬闯得了。
  杂毛小道说你咋一下子就变成激进派了呢?
  陆左耸肩,说要不然咋地,咱们现如今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可不能一直留在这里,陪一老太婆玩耍,你说是不?
  杂毛小道点头,说也是。
  我在旁边听着,瞧见陆左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也知道估计是大家的耐心也有点儿被消磨太多了。
  现如今我们的处境并不是很好,风雨飘摇,而我们如果再束手束脚,只怕到时候真的就给自己玩死了;就比如说上一次去东海蓬莱岛见虫虫,我们若是通过正经途径去,恐怕我这辈子都未必能够见得着虫虫。
  这事儿咱们挺熟的,反正有屈胖三这样的人才,不用白不用。
  打着这样的主意,我们都不再多想,然后谈及了早晨的贸易,我问了一下大概,知道我们费心费神弄出来的东西,喜欢的人挺多,尽管并没有拉出左道的名头来,但是能够参与此次贸易集会的,眼光高明的人无数,自然是饱受追捧。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们大赚了一笔,不但将卫木“借”给我们的材料费还清,而且还多出了许多的贝币,可以大肆采购。
  之前的时候,陆左他们采购了许多天山神池宫的特色丹药,又入手了好几样不错的法器。
  路上陆左扔了一块青铜环面、间有玉质的东西给我,告诉我这个叫做遁世环,对于藏匿身形,是绝佳的法器。
  这玩意他也是逛了许久,方才找到的。
  我受了下来,却将之前三叔给我的匿身符拿了出来,递给了杂毛小道。
  这是李道子的作品,当初我前往黄泉,用来收敛人气用的。
  杂毛小道不收,说这符箓经历了那么久的时间,早已没有灵气了,不过是一张纸符而已,我依旧坚持,说物归原主吧,这时陆左劝解,说你也说了,本来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又是你师叔祖的东西,你留着,当个念想吧。
  他这才收了起来。
  我们回到了商业街,与四处逛街的屈胖三和朵朵碰面,结果一问才知道交给他的贝币,基本上是花了一精光。
  不过他也不是乱买,这家伙的眼光刁钻得很,在集市上采买了无数不错的东西,光极品雷击木就有两根,用他的话说,以后再遇到难缠的对手,用这些玩意磨成粉,随随便便就能够引雷轰杀了去。
  他这一解释,本来有些着急上火的杂毛小道方才没有拉下脸来训他。

  除了这些,屈胖三还买了许多的材料,都是布阵或者制器的好东西,日后都是派得上用场的。
  好在陆左并没有傻到将全部的收益都交给他,所以目前我们手上还是有一笔钱的。
  陆左说采买的这些东西会统一分配,大家都有份,然后又拿出了一笔钱来,交给我,说每个人都有一部分零用钱,看到喜欢的,自己买。
  我拒绝了,举起手中还带着香味的钱袋,说我这里的够了。
  众人哈哈大笑,陆左也不再坚持。
  我逛了一天贸易市集,五花八门的东西看得眼花缭乱,特别是有一处地方,专门卖奇珍异兽,我甚至还瞧见了一头与小妖长得几乎一样的金刚鹦鹉,同样肥硕的体型让我差点儿以为是她本人呢。
  结果我上前去问,方才发现只是一个傻乎乎的鸟儿。
  最后,我花了八百贝币,在一珠宝店中买了一颗镶钻的戒指,这玩意之所以要这么贵,并不仅仅因为它上面的钻石克拉足够大,而且这玩意还有一个小小的法术。
  就是只要注入丝毫劲力,便能够投影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来。

  当我摸着这戒指,心中想着虫虫的模样时,便有一芭比娃娃比例的虫虫浮现在了戒面之上,让人爱不释手。
  于是我咬牙买了下来。
  一天疲惫,众人回到了客栈,我瞧见门口却是有一人在焦急等待。
  来人不是别个,却正是我白天在集市上碰见的朱炳文。
  我与他约好,说等闲暇时间,一起碰个面聊一聊,没想到他居然这般听话,早早地就脱下了面具,在这里等待了来。

  因为贸易大会的缘故,我们都戴了白色面具,这玩意需要等到房间里方才会取下来,所以朱炳文并不认得,只是用眼睛朝着我们的腰间瞄去。
  他在打量我们腰间的腰牌。
  我瞧见,对着身边人说道:“这是我一熟人,之前我被人种下聚血蛊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算是难兄难弟,没想到刚才在集市上碰到了,就邀请他过来,聊一聊近况。”
  陆左点头,说好,你去房间里聊,其他人去我房间分赃。
  分赃?

  呃,老大,你这话儿说得也太别致了吧,弄得我们跟土匪一样。
  我走上前,开口说道:“炳文,你在等我?”
  朱炳文盯着我的腰牌,一直等到我开口说话,方才确认,对我说道:“那些就是你的朋友?”
  我不远让陆左他们暴露,点了一下头,说对,我们进房间里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