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上,张文定接了不少电话,有直接打给他比较私人的手机上的,也有打到他那个知道的人比较多但被郑举拿着的手机上的。
  在路上的时候,他对水渠事故又有了一些比较详细的了解。开车的人叫陈福生,就是陈家坝村的人,目前事故原因还是在调查之中,不过有人反映,陈福生昨天晚上喝酒打牌到半夜,今天中午又喝了酒。
  这真是一个让人郁闷的情况,不过不知真假。当然了,做过酒精测试之后,很快就能知道了。
  然而,还有一个情况更令人郁闷,陈福生没有驾驶证,而且车也是买的个旧车,旧到已经快到了报废的年限了。

  这样的旧车,他自然是不会买保险的,也是不会上牌的,更别提行驶证了——反正就在村里镇上给别人运一下砂石之类,不会进城,也没交警查车,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
  农村捞几个钱不容易,而且许多人都是熟人,建房子什么的,运砂石往往都是赊账,手上有五万块钱,房子怎么着也得按十万的标准建,能借的借、能赊的赊——建房子的时候要用沙子很少有人直接到河里沙场去买沙的,自然也很少有人直接找采石场的老板买石头的,都是直接找司机,一车沙多少钱,一车石头多少钱都是和司机结账的。
  这种情况下,除了那种性格特别谨慎的人,或者需要经常运货进城的车会上牌买保险之外,那些就在镇里各村接生意的,基本上都不会考虑上牌买保险这些事,甚至还有些开这种车的人连驾驶证都没有。
  张文定是草根出身的干部,虽说小时候家里并不算穷,可对于农村有些车无证行驶,有些人无证驾驶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他只是没想到,现在他已经当了副市长,就在他分管着的农村中,还有这样的事。
  他刚开始的反应是愤怒,愤怒过后,心情便极为沉重。
  农村的落后是有多方面因素的,可就算有再多的客观原因,他这个分管农村工作的副市长工作没有做好,这是肯定的。
  他不禁想起了在京城的时候和武老爷子的对话,一时满嘴苦涩。
  农村工作,真的任重道远啊!
  车到附阳镇之后,便直奔附阳医院而去。
  这时候伤势不算严重的都在附阳医院,伤势严重的经过了简单处理,已经转往市人民医院和二医院——这是张文定在路上的时候下达的明确指示。

  要不然,伤势严重的这时候肯定也还在附阳医院等着,等他这个市领导赶到之后慰问看望了一番,才会转往市里的医院。
  张文定虽然没有分管卫生局,可他也知道,下面那些家伙真的会这么干,所以才在车上专门下达那么个指示。在紫霞山的时候,他能够不顾个人安危下悬崖去救人,在这时候,他也不会为了个人面子,而置伤者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伤势严重的有四个,已经转往了市里医院,附阳医院这边还有八个伤者。
  其实这八个伤者也有人嚷嚷着要去市里的医院做检查做治疗,却被镇里的领导和村干部劝阻了——尼玛,都跑市里医院去了,张市长来了慰问谁呀!
  附阳镇丨党丨委书记孟冬寒、镇长黄中举带着一帮子人在附阳医院门口迎接张文定的到来。
  张文定下车之后,阴沉着脸,只是跟孟冬寒握了一下手,无视黄中举也想握手的举动,直接迈开了脚步,边走边问:“情况怎么样?工人的伤势都稳住了吗?”
  孟冬寒跟在张文定身边道:“按您的指示,伤势严重的都转到人民医院和二医院了,目前在附阳医院的,都伤势较轻,附阳医院组织了精干医护人员,正在治疗。”
  张文定看了一眼孟冬寒,没再问什么,继续往前走。
  孟冬寒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他和张文定是党校同学,可现在张文定是市委常委了,比以前刚当副县长的时候,可威严多了,他感到压力很大啊。
  黄中举几次都动了嘴唇,可就是没胆子直接插话。这不光是因为张文定的脸色很吓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孟冬寒这个丨党丨委书记都只回答了张文定一个问题之后就住嘴了,他这个镇长,总不能表现得压过了书记吧?

  张文定脸色阴沉,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骂人。
  附阳镇的丨党丨委书记和镇长都跑到医院来了,事故现场就不管了?那儿可是还有一个当场死亡了的人啊!
  这两个老狐狸,只知道讨好领导,就没一点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
  很快就到了病房,张文定原本阴沉着的脸也早已变成了布满担忧的凝重。他关切地询问着每一个伤者的伤情,一再叮嘱院长和医生,要好好治疗、认真治疗。
  虽然张文定不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可附阳镇医院的院长也是诚惶诚恐,一再表态,会用最全院最精干的医护力量,保证让农民兄弟早日康复,开开心心出院。

  至于医药费什么的,院长提都没提。
  反正人是镇政府送来的,到时候少不了还得和镇政府扯几回皮子,就算是镇政府不认账,也还有农村合作医疗,医院里亏不了多少,没必要因为这个事情得罪了张县长——哪个单位没点烂账?在领导面前,一定要把医德摆在第一位!
  看望伤者之后,张文定便又要赶去陈家坝村去现场看看。
  毕竟死了人,他到了附阳镇,如果不去看一看,不合适。
  去陈家坝村的时候,孟冬寒和黄中举都表示出要一起跟着去的意思,可张文定没让孟冬寒去。他是副市长,这个事情也是政务方面的,叫上镇长就行了。
  如果把党政两个负责人一起叫去,话传到市里就不好听了——你张文定当自己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长呢?
  他这个举动,也可以看作是对孟冬寒的一个保护。

  这个事情,责任由黄中举来担,你孟冬寒别背什么思想包袱。
  不过,张文定不仅仅只是叫黄中举一起去,还让黄中举上了他的车,也算是对孟冬寒表达了一点不爽的意思。当然了,他把黄中举叫上车,也是为了工作,在车上的时候,可以多了解一些情况嘛。
  反正领导做事,总是有无数理由的。
  黄中举今年三十二岁,这个年纪的镇长算是很年轻的,当然,没法跟张文定相比就是了。在安青市,黄中举也是属于很有发展潜力的干部,他不仅仅在安青市有后台,就算是在随江市,也是有靠山的。
  不过,在体制内能够混个一官半职的,又有几个没后台呢?
  黄中举不会傻到觉得自己有后台就能够挑战张文定了,所以,坐到张文定的身边,他也禁不住心里直打鼓——安青的官场上可是流传着不少张文定威猛的传说呀!
  郑举坐在副驾驶,黄中举就陪张文定坐在后排。刚一上车,黄中举就做起了检讨:“张市长,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给您添麻烦了。”
  我跟你很熟吗?张文定扫了黄中举一眼,打断他的话道:“谈谈你们的处理方案吧。开车。”
  日期:2016-11-2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