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本来是想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的,可是心念一转,干脆直接就叫父母定日子了。
  冉商商就笑了起来,扭头看向武青松:“你定个日子。”
  武青松没有定日子,而是问武玲:“你干爹怎么说?”
  武玲道:“干爹说国庆节好。”
  武青松点点头:“嗯,那就依他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武青松没再看张文定,显然对张文定还不是很待见,但却又在张文定没有开口相求的情况下,直接就准了他们的婚事,行事章法让人有点琢磨不透。
  张文定心里有个疑问,国庆节这日子有点特别,以武家的家世,在这个日子为女儿举行婚礼,合适么?不过,这个疑问只在心里,他是怎么着也不可能当着武老爷子的面问出来的。
  前往武玲住所的路上,张文定还有点恍惚,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简简单单见一个面,几句话的工夫,武家老爷子就把女儿给他了!这不是在做梦吧?
  预想中的种种困难没有出现,张文定禁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在老爷子面前表现得比较大胆,所以老爷子看自己比较顺眼才没为难自己。可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来转去,他又觉得可能性实在太小。
  武玲眼见张文定有点心神不宁,便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怎么了,发什么呆呀?”
  张文定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张张嘴,却又把想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只是对着她笑了笑,摇摇头,又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我太高兴了。老婆,你以后就是我真正的老婆了。”
  武玲哭笑不得道:“你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
  张文定道:“通常实话都是比较别扭的。”
  武玲笑了起来:“听你这个意思,以前说的那些好听的话都不是实话了?”
  张文定倒是没料到一句话就把自己给圈进去了,赶紧道:“别人说的好听的话不一定是实话,可我说的,肯定是实话。”
  武玲道:“哼,就你与众不同呀。”
  张文定道:“那当然,我如果不是与众不同,怎么能娶到你做老婆呢?”
  这一说,就把武玲给逗得咯咯直笑。
  二人没有在车里讨论结婚的事情,等到了武玲的住所,才详细地讨论。
  讨论的结果就是,国庆节的时候,在随江办酒,至于京城的喜宴嘛,在国庆节之前或者国庆节之后都行,二人要再回随江请示一下吴长顺——武老爷子说了,这个事情依武玲他干爹的。
  对于这些细节方面的事情,张文定实在没有办法操心太多,他感觉跟武家那些人都不怎么好打交道,只要武老爷子同意了他和武玲的婚事就行,至于婚礼的细节什么的,张家那边的,他还可以操一点点心,武家这边嘛,由着武玲和她家人商量着办吧,他到时候只要服从指挥就是了。
  一夜温存自是不必细说,第二天,张文定并未马上就回石盘,而是和武玲一起到外面会朋友,会的自然都是武玲的朋友。

  武玲对张文定真是相当体贴,她知道她的朋友都是些眼光很高的人,也明白许多人对她找张文定这么一个男朋友是很不爽的,所以,她也没有急着一下子就让给所有人都介绍,而是精挑细选了两个她认为比较靠谱的先认识一下,免得见面之后说些不中听的话,搞得大家都脸上不好看心里不舒服。
  甚至,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提前就约好了黄欣黛,多一个熟人,总能多些话题,也能够在关键时刻缓和一些尴尬。
  见面是在一个会所里,打网球、吃晚饭,气氛还算不错。
  张文定没有感觉到那两位在部委任职的副司长有什么特别的傲气,不过面对他这么一个小地方的副处级干部,那两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优越感,那也是比较明显的。
  总之,张文定没有觉得比和随江的市领导在一起更不自在,这就不错了。他可是听说过不少领导到京城跑项目的时候,那些部委里的司长处长们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了的,所以有心理准备。

  当然了,或许这也是他没有事情要求人家,所以人家没有摆多大的谱。
  毕竟,人不求人一般高嘛,再加上有武玲和黄欣黛在场,气氛总是不会出大问题的。而且,张文定知道,武玲这是希望他多结交一些人,将来肯定用得着,他倒也不会胡乱表现自己的个性。
  现在的张副市长,轻易不会展示个性的。
  这样的见面,时间不会很短,但也不可能特别长,晚上十点的时候就散了。
  不过,张文定和武玲倒是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和黄欣黛一起又换了个地方喝茶——黄欣黛说了个地方,武玲没有表示反对,张文定更不可能反对了。
  喝茶的时候,又认识了两个人了,其中一个对安青表示出了一定的兴趣,和张文定交谈了几句,露出想去安青搞点项目的意思。在得知张文定分管的是农林水之后,兴趣就少了一点,但还是显得比较热情。

  另一个就比较云淡风清了,对张文定的兴趣不大,却很想套武玲的近乎,看样子知道武玲的身份,貌似还想跟圣金鲲公司谈点什么合作。武玲看在黄欣黛的面子上没有当场拒绝,却也没答应,只说她现在都不管公司的事了。
  这一场下来,已经过了零点,张文定和武玲这才回了住所。
  在京城只呆了三天,张文定便回了石盘,也没在白漳多作停留,一下飞机就直接返回了随江,在随江向木槿花汇报了一下工作,又匆匆回了安青。
  刚到安青,便接到覃浩波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随江,看看严部长什么时候有空,大家一起坐一坐。
  张文定这才想起来,还要给覃浩波作个介绍的,不禁颇为无奈,只感慨自己现在工作还不是很多就这么容易忘事,等以后工作忙起来可怎么得了呀——私事不可能让通讯员当公事记下来,而他自己也不至于随身带个小本子记事,记手机里都嫌烦呢。
  不过,覃浩波的事儿,他还是比较上心。
  这种事情,打个电话是不行的,他必须得亲自把舅舅严红军请出来才行,想了想,他只能说周五晚上了。
  然而,很多时候,计划不如变化。
  张文定想着周五回随江去的,可周五下午刚一上班,郑举就脸色凝重地向他汇报道:“老板,附阳镇陈家坝村的水渠工程出现了安全事故,一个人可能已经当场死亡,十几个人受伤较重,附阳镇医院的急救车已经过去了,急救电话也打到了人民医院和二医院。”
  一听到这个消息,张文定心就是一抽,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郑举,问:“怎么可能?怎么回事?”

  附阳镇陈家坝村的水渠工程,是用来方便农田灌溉的水利工程。
  张文定还在水利局领导的陪同下,到那地方看过,然后才决定拨款子的。要说修水渠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个把人,这个意外的情况是有的,但怎么会死人,并且还有十几个人受伤较重?
  郑举还没来得及回答,姜慈的秘书黄木岗突然间过来了:“张市长,市长请你过去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