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温书记!”楚天齐真诚的说着,伸出了右手。他一是感谢温斌这种积极的表态,二也是感谢对方没有在众人面前给自己难堪。
  温斌没有去响应对方这种表态,而是挥了挥手,淡淡的说:“工作就是工作。”说完,拿起一本资料看了起来。
  看得出对方不喜欢自己,楚天齐讪讪的收回右手,说了句“我走了”,出了副书记办公室。
  虽然温斌不待见自己,但他能说出“工作就是工作”这样的话,并且能向下属交待好好配合对帐,楚天齐已经很满足了。只是他心里多少还有些担心,不知道温斌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对帐工作是否能顺利进行。
  对于开发区整个精神面貌的喜人变化,可以说全开发区人都非常高兴,甚至非常兴奋,但有一个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个人就是庞大海。
  对于开发区这种变化,庞大海最清楚是什么原因。他知道完全是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人们都在争相表现,都想着在开发区升格之时,能从中获得利益,获得应有的职位和待遇。
  开始的时候,庞大海只是把自己这一重大发现,和一个好朋友分享了,这个好朋友也是在开发区上班的同事。他说完以后,就有些后悔了,千叮咛万嘱咐,要求对方守口如瓶,要求话不传六耳。对方也信誓旦旦做了保证。
  不曾想,第二天就有人向自己打听“股”变“局”的事。庞大海当然是矢口否认,而且马上去找那个好朋友质问,谁知对方却说的大言不惭:“我和你一样,也是昨天喝的太多,嘴没把门的了。”
  庞大海真想揍他两拳,但他知道也是与事无补,只能感叹:酒最误事、交友不慎。
  既然秘密已经成了公开秘密,庞大海决定利用一下自己是第一知情人的身份。于是当人们再问到他的时候,他隐晦的表示“是主任告诉我的”,果然人们开始吹捧他“与主任关系不一般”。

  可刚过了两天,庞大海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有人对他的说法表示怀疑,竟然说要向主任求证,这不是要暴露自己偷*窥的秘密吗?他只好表示“爱信不信”,并警告对方不要求证。对方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心虚,便以此为要挟,让他“孝敬”一盒香烟或是什么的。
  让庞大海更后悔的是,独享秘密成了共享,全开发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在争相表现,他这个先知的优势荡然无存。而且巨大危机出现了:似乎有人在盯着他这个位置。他肠子都悔青了,真正体会到了那两句话——“偷鸡不成蚀把米”、“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骚”。
  这可怎么办呢?庞大海哎声叹气之后,又开始想着对策。
  城关镇这次效率真高,仅仅三天时间,就把一些帐目和手续弄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该移交给开发区的手续也给了。

  看来温斌在这件事上没有做任何手脚,而是彻底配合了自己的工作。楚天齐觉得,自己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中多少有一丝愧疚。待办公室只剩自己的时候,他拨通了温斌的手机。
  响了好几声,手机接通了,里面传出温斌的声音:“你好,哪位?”
  不知对方是故意装像,还是真不认识自己了,但楚天齐没有计较这些,而是再次真诚的说道:“温书记,我是楚天齐,再次感谢你的大力支持!等有时间……”
  不容对方说完,温斌抢过了话头:“我说过‘工作就是工作’,跟其它的无关。另外,你不要理解错了,我是配合开发区、配合开发区主任工作,和个人没有一丁点关系。我还有事。”说到这里,温斌的声音戛然而止。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楚天齐摇摇头,收起了手机。
  并不是楚天齐想借此和温斌化解恩怨,而是对方的配合确实帮了自己的帮。现在离月底已经只剩两周,马上就到了向被征户支付首批补偿款的时间。而县里的要求是,必须要把以前的帐目弄清楚了,否则就不能拨款。
  虽然觉得领导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办事不讲究,但楚天齐也不能怨天尤人,只能极力按要求去做。现在和城关镇已经对清楚,郝玉芳顶多再用一天时间,所有征地补偿款的帐就都能出来,自己也就可以去找领导催款了。
  所以,这么短时间能够把帐弄清楚,就是给楚天齐帮了大忙。楚天齐向对方说声“谢谢”,也是人之常情。何况,两人以前还是老对头,对方能这么做,确实也值得称道。
  两年时间里,楚天齐又成熟了不少,对于以前的一些事情也看的淡了好多。而且温斌对自己远没有魏龙用的手段激烈,和魏龙都能化干戈为玉帛,和温斌又有什么必要继续对抗下去呢?另外,虽说温斌以前给自己使了好多绊子,但温斌被“发配”边疆,也似乎间接因自己而起,也算是化解了楚天齐对温斌的不满。
  正是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楚天齐才给温斌打去了电话。但对方的意思很明确,对自己没有好感,完全是出于工作才这么做的。楚天齐意识到,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有些事情只能顺其自然了。

  楚天齐正在想事情的时候,姚志成再次敲门进来了。
  姚志成来到桌前,把一张纸递给了楚天齐:“主任,这是省商务厅发的函,是关于开会、考察的事,我们是否回复?”
  看了看上面内容,楚天齐对着姚志成说:“让王副主任去吧。”说着,把函件递了回去。
  “主任,还是您在上面签批一下意见吧,要不我怕……”姚志成说话吞吞吐吐。
  “有那个必要吗?”楚天齐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在上面签了“请王副主任参加”几个字,又把函件递给了姚志成。
  姚志成把函件接在手上,转身走了出去。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郝玉芳来了,她一进来就皱着眉头,把手里几张报表递给楚天齐:“主任,全都弄出来了。”
  “郝副股长效率挺高嘛!”说着,楚天齐接过了报表,又开玩笑道,“不过,也不用给领导甩脸子吧!”
  郝玉芳忙说:“主任,我哪敢给你甩脸子?你好好看看吧。”她的眉头依然皱着。
  楚天齐低头看起了手中报表,看着看着,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狐疑的问道:“没弄错?”
  郝玉芳摇摇头,又点点头:“肯定不会有错,我核了两遍都是这样。还让会计核实了拿回的一些重要票据,他核下来也是这个数。”
  “是这样啊,那也太离谱了,怎么以前帐上没有体现呢?”楚天齐追问。

  郝玉芳鼻子“嗤”了一声:“你要不来开发区的话,恐怕到多会也没人盯这个事,永远帐上都体现不出来。”
  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指着报表说:“从报表上看,开发区的征地补偿款,总共已经下拨过一半还多,那就是说剩下的只有百分之四十多一点了?”
  郝玉芳点点头:“是。百分之五十多的下拨款,只支付了被征户百分之二十,其余百分之三十多都被花掉或挪做它用,被县……一些人挥霍了。”她说话至此,戛然而止。
  日期:2016-11-26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