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3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开始觉得不妥,后来一想,反正都要结婚了,干脆就直接叫爸算了,老爷子一生戎马,自己提前叫他爸,说不定还能够对了他的脾气讨他一个欢心呢。毕竟,老爷子从来就没反对过他和武玲交往嘛,想来也是对他比较满意的。
  想是那么想,可真的面见了武家老爷子武青松和武家主母冉商商之后,张文定那声爸、妈叫出口,可是经过了很强烈的思想斗争了的。
  武青松和冉商商虽然已经知道了女儿将要结婚的消息,可也没想到张文定居然会胆大到在这时候就直接开口叫爸妈的程度。
  二人都是微微一愣,然后武青松才把张文定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之后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坐吧。”
  冉商商则笑着道:“文定来了,快坐。”
  张文定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微微欠身道:“谢谢爸、谢谢妈。”

  谢过之后,他才坐下,坐姿非常端正,双手扶膝、腰直肩平,跟向领导作检讨差不多。
  武青松又看了张文定一眼,不急不缓地问:“进县委班子了?”
  张文定知道,在老爷子的眼里,别说县委班子,就是随江市委班子也上不了台面,他能够问自己这一句,那真是自己莫大的荣幸了,武家自己的那些小字辈,恐怕老爷子都没这么问过吧。
  心里想着这些,张文定嘴上却没迟疑,马上答道:“是的,爸。”
  他其实还想多说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却又觉得不好多说,打定主意问什么答什么,绝不多话,更别提会去纠正安青现在不是县委而是市委这种问题了,免得哪一句说得不好,影响了自己抱得美人归的计划,那就郁闷了。
  然而,张文定不想谈工作,武青松却专门问起了他的工作:“进了县委班子,有什么工作思路?”
  这个话,张文定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工作思路这个问题吧,说得也太广泛了,如果是面对别的人,张文定也大可以随便说一通官话套话,可是面对着武青松,说些套话就有点不合适了。
  武玲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文定,她也没想到老爷子会突然间问起这个话。
  在她的印象中,老爷子有时候也会关心一下他几个哥哥的工作,但基本上也都是他们几个男人谈,不会让家里的女人参加。至于她那些侄子们,老爷子是很少关心的。
  怎么现在对张文定的工作,居然关心起来了呢?
  她明白,老爷子这个话,绝对不是随口一问那么简单。所以,她有点担心张文定的回答,会不会令老爷子不满意。
  不仅仅武玲在盯着张文定看,武青松和冉商商也在盯着张文定看。
  这给了张文定很大的压力。
  他感觉到心跳都加快了不少,脑子里飞速的思考着,他知道自己可以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来考虑措辞、组织语言,但绝对不能超过五秒钟,最好在三秒之内就要回答出来。
  短短时间之内,又是在这种压力强大的气氛之下,张文定一个时候自然是想不出什么特别好的答案来,只能硬着头皮道:“目前的工作思路,还是踏踏实实做事,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他没有说团结同志齐心合力之类的话。他现在这么说,就是表态说他是个坚持原则的人,也是个想干事的人。
  不过,光这么几句,不仅仅有点少,而且也有点套话的嫌疑,所以,他稍稍一顿,又继续道:“我目前负责的是农林水方面的工作,跟农民打交道比较多,农民的生活不容易啊。”
  武青松目中精光一闪,道:“不容易?”
  听到武青松这么问,张文定心里暗暗叹息,像武老爷子这些人,对基层的了解,基本上都是通过下面一层层传递上来的。而下面那些人,哪个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高手?
  从各个村到乡镇,从乡镇到县里,再到市里省里,然后再到京城,这一级一级的数据汇报上来,再困难的农民,日子也会过得很幸福的。
  贫富差距和城乡差距的拉大,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张文定心里有些话,却不适合跟武老爷子说,他只是点了点头,道:“现在的惠农政策很多,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确实让农民受益了。但是,农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差,文化教育方面比较落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都跟城市存在比较大的差距”

  说到这儿,他又顿了顿,然后来了句狠的:“农村的发展、农民的生活,有些方面还有待进一步的提高!”
  武玲在心里为张文定捏了一把汗,暗暗责怪张文定怎么在这时候犯了牛脾气呢?
  这些不好听的话,这些问题和矛盾,你在老爷子面前说什么呀?而且,现在社会的发展这么快,农村就算比不上城市,但也不至于差得太离谱吧?你小子怎么就……
  张文定也知道,自己是体制内的人,并且还是县级市的市领导,说这个话不合适,有点出格,甚至可以说是叛经离道。讲得通俗一点,他刚才的话,那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如果这个话由一个体制外的人来说,大家都能够理解,可是从体制内的人嘴里说出来嘛,一不小心就会被对手拿来做文章了。
  好在这是在家里,就这么几个人,倒是不用担心这个了。
  张文定担心的是,自己说的东西,会不会惹得老爷子生气,不过他觉得,好的方面自然有别人跟老爷子说,自己难得这么个机会,还是说一点老爷子平时听不到的话吧。
  武青松脸上神色有了点细微的变化,但还是看不出喜怒。他没有细问农村具体有哪些方面和城市差距较大,也没问差距大到什么程度,只是两眼盯着张文定,看样子没有说话的意思。
  张文定只觉得一股威压凭空而生, 无形无质,却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他明白这是武青松长久身居高位所养成的一种气势,不说话也可以震慑他人。这种气势,就是官威。
  安青的一个小干部向他张文定汇报工作,他坐在那儿也有一点官威的,他面对随江市领导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到那种官威。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不自在过,面前这位老人不仅仅官威浩荡,更是武玲的父亲,他只能硬生生地承受着。

  武玲一见情形不对,只能开口从中缓和气氛了,她笑着对武青松道:“爸,干爹说过段时间他会来京城。”
  武玲话一落音,武青松原本盯着张文定的目光就移开了,张文定只觉得浑身一松,那种强大的压迫感顿时消失了。
  武青松看向武玲问:“哦,他什么时候来?”
  “我结婚的时候。”武玲直接就把话题点了出来,她怕这时候张文定说话又会惹得老爷子不高兴,所以看了张文定一眼,直接就说了,“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今年是不是把婚结了?爸、妈,你们看什么日子好?”
  日期:2016-11-26 0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