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个话,白珊珊心中一凛。
  最近她确实有些飘飘然了,不过她还是很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虽然给木书记当了秘书,但还不能掉以轻心,必须要比以前更加谨慎小心。
  好在她以前也是常跟别人打交道的,知道什么能收什么不能收,可她也只管好了自己,对于母亲那边,她说过几次,但没取到什么效果,她也就没放在心上了。现在听到张文定这么郑重其事的话,她才明白自己还是错了,母亲那边,一定得好好做一做工作了,不能任由着她的性子来。
  别人对她的奉承,都是因为她是领导的秘书,如果领导不信任她了,那她什么都不是。
  她还有大好的前程啊!
  老干局是个修心养性的好单位,严红军在老干局这么长时间,工夫茶泡得更好,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都颇有点茶道的感觉了。
  在看到和张文定一起来的人是白珊珊之后,严红军心里是有点激动的。
  他虽然投向了木槿花,可木槿花让他在市委组织部挂个副部长的职务,那都是看他外甥的面子的,之后他也找过几次机会想向木槿花汇报一下工作的,可木槿花却只接见过他两次,态度还不冷不热的,令他相当无奈。
  木槿花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但还兼着组织部长的时候,严红军就在想着等木槿花不再兼任组织部长,而只任专职副书记了之后,他在组织部应该怎么办?
  讨好新部长,未必可行,谁叫他手上没什么实权呢,新部长有的是人去讨好,轮不到他呀;紧跟木槿花自然不错,可木槿花对他却又不是很看重。
  这个情况使他最近一直在苦恼,正寻思着再等等,等到市委换届之后,如果木书记还是没有重用自己的意思,那就只能再次找一下张文定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张文定居然主动找他来了,还跟木书记的秘书一起。

  他不得不考虑,这个,是不是木书记想通过白科长的眼睛,观察一下他的另一面呢?
  白珊珊轻轻沾了一口茶,面带微笑道:“今天沾了张县长的光,居然喝到严部长亲自泡的茶了,我还是有口福呀。”
  茶楼里是有专门的茶艺师的,严红军却没叫茶艺师,而是亲自泡茶,这其中固然有清净保密的意思,但也未免就没有一点讨好白珊珊的意思——哪怕先前他只猜到张文定可能不是一个人,但并不知道跟张文定一起的是白珊珊。
  “我也是工作之余空闲时间多点,没事就喜欢泡泡茶,不像白科长工作那么忙。”严部长的话说得比较淡然,可还是透出了点对权力的渴望,希望能够像白科长那么忙。
  张文定知道,舅舅怎么说也是个正处级领导,而且以前还干过市委办主任,而白珊珊现在却是市委办的人,说起来也在现任的市委办主任的领导之下,这种情况,舅舅肯定是有点拉不下面子的。
  知道了舅舅的心态,张文定赶紧接话道:“哈哈,舅舅,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是白科长觉得你工作太闲了,跟领导说一声,到时候给你多派些工作,忙得你没时间泡茶,你可别后悔呀。”
  有张文定在场,严红军又确实希望跟白珊珊多亲近一些,以便于今后能够有人在领导边上帮他说说话,最起码让他多一点向领导当面汇报的机会。
  所以,他除了在开始的时候保持一些矜持之外,其实还是很健谈的——干过市委办主任的人,该嘴紧的时候嘴肯定很紧,该说话的时候也绝对可以做到滔滔不绝。
  所以,这三个人的交谈,也还是进行得相当愉快的。
  不多时,话题就从无聊的地方转到正事上来了。
  严红军说:“老干部们虽然退下去了,但对随江的感情还是相当深厚的,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发挥些余热的,很多老干部希望能够向市委主要领导汇报一些情况,为随江的建设献计献策。”
  白珊珊闻弦知意,点点头道:“这个情况我会跟领导汇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干部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有他们的经验为随江的发展护航,这是随江的福气……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严部长能够系统的跟领导说一说,我毕竟对这方面不太了解。”
  有了这么一个承诺,又有张文定在一旁支持,严红军就彻底放下了矜持,在张文定的配合下,直接就问起了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自己应该多注意一些什么?
  这方面的问题,其实张文定也很想知道。

  别看他在木槿花面前表现得还不错,可他自己明白,他对木槿花的喜好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所以他帮舅舅谋到了一个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之后,就再也帮不上什么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让舅舅怎么去讨木书记的欢心啊。
  白珊珊没有马上说木槿花的喜好是什么,却透出一个很动人心魄的消息:“最近的工作真是千头万绪,领导这两天还在为国土局操心,希望国土局的工作,能够尽快回到轨道上。”
  这个话里透出的味道,就值得让人去琢磨了。
  随江市国土局局长这个位置,那真的是个肥缺。
  若是还在市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严红军自然不会稀罕国土局局长这个职务。以前的市委办主任,放出去之后有当县长区长的,也有当县委书记区委书记的,混得好运气也好的还能够出任市委秘书长,成为市委名符其实的大管家。

  今时不同往日,要说严红军没有到下面区县当个一把手的想法,那是骗人的,可他也知道,以他目前的情况,那个想法无异于白日做梦。
  不要说现在区县党政一把手都是省管干部,就说市里面,也没哪个领导会力挺他出任哪个区县的党政一把手的。
  如果能够从老干局局长变成国土局局长,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意外之喜了。
  当然了,如果什么时候人品爆发,能够有幸到市政府捞个副职干一干,或者混到市委常委的行列,自然是更值得欢喜的。

  只是就目前的形式来看,这个目标明显太遥不可及了点。
  “国土局……”严红军沉吟了一下,道,“白科长给个明示,领导对国土局的工作,都有些什么具体要求?”
  严红军提到木槿花的时候,并没有称木书记,而是直接称之为领导。
  刚开始的时候,白珊珊心里还是挺有些不自在的,她和张文定称木槿花为领导,那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往往都是直接说的老板,领导这个词都很少用。可严红军又不能算是木槿花的人,也一口一个领导地称呼着,不太合适。
  但是呢,由于有张文定在场,又由于严红军和张文定的关系,并且,严红军也是很善于调节气氛的人,所以慢慢地,白珊珊也不在意了。
  他喜欢称呼老板为领导,那就由着他称呼吧,反正从工作上来讲,老板本来就是市领导嘛。
  “这我就不清楚了,只是觉得,国土局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是个事。国土局的工作开展得怎么样,关系到全市方方面面的建设,总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吧。”白珊珊这个回答显得相当够意思,却又没有说任何不该说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