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衣女子说为何见我?
  杂毛小道抬头,十分坦诚地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此次过来,是为了与我师父陶晋鸿对话,只可惜那一次之后,他就潜行于地下,不再露面,我听说神池宫有特殊手段联络天山山神,便找了过来,提出这不情之请。”
  白衣女子说既然是不情之请,又何必开口?
  杂毛小道说道:“我之所以跟宫主您提出来,是因为此事对于你我两家,都是双赢之事……”
  白衣女子盯着杂毛小道,然后缓声说道:“箫掌教你可能不知道,被你恩师斩杀了去的那原天山山神,可是我神池宫的先辈祖宗,就这一点而言,陶真人与我神池宫,实有大仇。”
  杂毛小道寸步不让,开口说道:“不过宫主你可别忘了,原来的天山山神,被黑暗狂潮给侵袭,早生邪念,若不是我师父及时阻止,只怕这世间,都给它毁了去。”
  白衣女子淡然说道:“这都是一家之言,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清楚。”

  这话儿说出来,简直就是有一些死鸭子嘴硬了。
  这时陆左开口了。
  他比杂毛小道要更加平和一些,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笑容。
  他开口便说道:“这里纠正一下宫主的一个错误——老萧现如今可不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了,事实上他这位置,大半年前就给人撸了下来,而后来又因为内务,跟茅山宗的人吵翻了。现如今的他,只是一个江湖散人而已。”
  啊?
  神池宫独局西北天山,又是世外桃源,故而对外界的信息并不是很了解,听到陆左的话语,白衣女子果然变得精神了一点儿。
  她坐直了身子,开口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地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老萧这人嫉恶如仇,想着与其跟一帮营营碌碌的家伙待在一块儿,还不然舍身离开。”
  好!
  白衣女子如此端庄贤淑的性子,却给陆左说得热血沸腾,忍不住击节称叹了起来。
  不过激动过后,她又回复了羞敛,微微一笑道:“见笑了,刚才一时之间有些忍不住……”
  陆左微笑,说何必见外?

  白衣女子说既然已经自革门墙之外,不再是茅山弟子,为何还要见陶晋鸿呢?
  陆左脸色稍微变得严肃起来,开口说道:“宫主可知,当初在天山之战中差一点儿就灭了众人的小佛爷,其实并未死去?”
  啊?
  听到陆左突然抛出来的大丨炸丨弹,白衣女子突然就有一些变了脸色,她看了一眼阿木,然后说道:“怎么可能,当初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并且连神魂都被吸走了去么,你可别危言耸听啊……”
  陆左一本正经地说道:“天山贸易大会,可能会带了不少的消息前来神池宫,想必宫主也知道,现如今的我,正在外面被通缉。”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继而愤然说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便是当初神池宫不想露面的原因。”
  陆左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当初我和老萧两人挑头起来,与邪灵教决死一战,然而那一战之后,我修为大损,随后种种算计接踵而来,先是我被人陷害,满天下的通缉,随后老萧的掌教真人之位也给人撬了下来,您觉得这里面,难道就只是巧合,会没有猫腻么?”
  白衣女子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
  陆左说我们两个,不过是树大招风而已,那些人必有后手,而整个江湖也必将涂炭生灵,至于天山神池宫,在失去了天山山神庇护之后,难道能够独善其身?

  白衣女子眯眼,说你的意思,是陶真人有办法?
  陆左没有多说,只是含糊地说道:“此事无绝对,我只是想告诉宫主你,现如今我们所做的事情,与那一天我们所做的事一般,都是在救这个世界。”
  白衣女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相比与白衣女子直接对话的陆左和杂毛小道,我属于在旁边打酱油的角色,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感受得更加清楚。
  我以前一直觉得我这个堂哥他只是在修行之上比较有天赋,而且个人比较幸运,方才能够走到的今天。
  然而跟他的时间越久,越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这种魅力并不是外表上面的吸引,而是一种内在的欣赏,是性格、是坦诚、是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
  他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能力,让人选择信任他,也愿意听从他的领导和安排。
  他总是会在最需要他的时候站出来。
  而他针对这神池宫宫主,并没有像屈胖三那样子去满口谎言的忽悠,而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实实在在的东西说话。

  小佛爷到底存不存在,是否还活着,这件事情陆左和杂毛小道曾经讨论过好几次,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家伙应该还活着,尽管并不知道他是以什么状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但是我们却能够感受到他无所不在的影响力。
  至于暗流涌动的江湖,也是一直都有的,要不然我们不可能遭受到这样的针对。
  那么为什么陆左和杂毛小道会陆续受到这样的迫害呢?
  树大招风。

  在天山一役的末日战役中,是这两位力挽狂澜,方才让这个世界能够顺利的延续下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并不代表没有人知道。
  恰恰许多看明白这世间的大人物,基本上都明白这一点,也知晓倘若是想要搞事情,这两人说不定是最大的障碍。
  这种人,必须提前铲除了去。
  名声所累。

  作为天山神池宫的宫主,那一场战役就在身边,卫神姬怎么能够不知道呢?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对陆左提出来的事情感同身受。
  这个江湖倘若又要遭到浩劫,生灵涂炭,那么天山神池宫真的能够置身事外么?
  绝对不可能。

  从今日贸易大会济济一堂的无数商家来看,就知道在某一个层面中,天山神池宫其实与这世间,是割舍不开来的,而如果这个时候她选择了为难两位为了世间和平而奔波的人,那么说不定哪一天,灾难就会降临到天山神池宫身上来。
  到了那个时候,谁还愿意帮助神池宫呢?
  这世间,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左道这般急公好义,能够面对着邪恶勇敢地站出来,但是不妨碍他们保持着对这种人的尊敬。
  即便是坏人,也希望这个世界上好人更多一些。
  一样的道理。
  沉默了许久,这位白衣胜雪的神池宫宫主终于开了口:“这件事情,我需要跟阿木的外婆商量一下。”
  仿佛觉得这句承诺的份量并不是很重,她又接了一句,说你们放心,我尽可能说服她。
  陆左身子前倾,认真地说道:“谢谢,谢谢你。”
  神池宫宫主说跟你们比起来,我能做的实在太少,该感谢的,其实应该是我——我还有事,先走了,阿木,你陪一下他们。
  她说罢,便站了起来,然后在两位侍女的簇拥下离开。
  她显然是要将此事去告知自己的母亲。
  也就是前一任的神池宫宫主。
  日期:2016-06-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