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2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孟项伟就可以断定,陈志国今天拿过来的这尊释迦牟尼佛塑像,虽说是纯金制作不假,但看起纹饰就知道是民间广为流传的。且这释迦牟尼为善相,年代也并非明代珍品,应该是清晚期或者民国时期。不过,这件藏品虽然说不是真正的明代产品,但是按当下市场价,也应该值个三到五万之间,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制造金佛本身的黄金价值。
  “志国呀,谢谢你的贺礼,跃进,将这尊金佛包好。”孟项伟弄明白了这尊金佛的价值,心中就有了主意。眼下如果硬要把陈志国的礼物退回去,日后恐怕要对儿媳常梦琴在电力局的工作造成影响  。可是既然孙女孟爽看不上陈志国这小子,自己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收下他这尊金佛,毕竟价值也在三五万,能够在南山市换一套位置稍微偏僻一点的住房了。
  “呵呵,志国,你这次来给我拜寿,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说着孟项伟从衣兜里掏出一串檀香木佛珠,“一串檀香木佛珠是西蕃的朋友送给我的,在大昭寺请活佛开过光的,你拿去戴吧。”
  这串佛珠是用印度檀香木制成,又经过大昭寺活佛开光,价值至少在五万元以上。孟项伟笃信道教,拿着这串佛珠也没有太大用处,今天送给陈志国,其实也就是一个等价交换的意思。日后让人说起,也不能说他孟项伟贪图陈志国的什么小便宜,他回赠给陈志国的东西还要超过陈志国送礼物的价格呢!
  陈志国却没有能领会到孟项伟更深一层的意思,他看到孟项伟不仅收下了自己的礼物,而且还回赠了自己一串佛珠,还以为孟项伟对他非常满意呢!
  他从台上下来之后,得意洋洋地来到包飞扬身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包飞扬,孟爷爷今天过寿,你作为孟爽的大学同学,大老远从西京市赶回来,不知道带来什么贵重的礼品,也拿出来让大家长长眼啊!”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周围的人听到。
  周围的人正惊叹陈志国的出手阔绰,这时候听到他对包飞扬所说的话,目光顿时都被吸引了过来:怎么?那个坐在角落面目清秀的男青年竟然是孟爽的大学同学?他能够被邀请过来参加孟爽爷爷孟项伟的七十大寿,想来和孟爽的关系也绝对不一般。这一点上,从陈志国对那个男青年说话的语气上就可以推断出。陈志国先前第一个上去给孟项伟老爷子献寿礼,这时候又针对孟爽这个大学男同学发难,看来陈志国摆明了是要追孟爽这个丫头啊!只是不知道这个从西京赶过来的孟爽的大学男同学究竟能够拿出什么礼物来。不过想来这个男同学准备的礼物再好,也比不过陈志国献的这尊金佛,孟项伟老爷子看过金佛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回赠的檀香木佛珠来判断,那尊金佛价值应该不会太低呢!

  包飞扬的出现,对一门心事要追孟爽的陈志国无疑是一个打击,本想借着寿宴的机会来炫富,把包飞扬这个穷小子比下去。可没有想到孟爽却对他那么冷漠,为了给包飞扬难堪,他等拜寿一开始就抢先拿出他精心为孟项伟准备的佛向众人炫耀,想杀杀包飞扬的锐气。换取孟爽家人包括孟爽在内的欢心,也让包飞扬当众出丑难以下台。现在他炫耀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该让包飞扬出出仇了!

  “陈志国,要你管什么闲事?我男朋友送给我爷爷什么贺礼,关你什么事情?”孟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她伸手亲密地挽着包飞扬的胳膊,一脸厌恶地望着陈志国。开始孟爽还碍于老同学的面子,不想对陈志国太生硬。却不想这个陈志国不知进退,甚至是得寸进尺,竟然腆着脸第一个上去给爷爷孟项伟祝寿!凭什么啊他这是?如果不是说今天是爷爷七十大寿的大喜日子,孟爽肯定会当场上去把陈志国轰下台。这时候看着陈志国又来挑衅包飞扬,孟爽再也忍不住了,冷声斥责陈志国。

  “老同学,我知道他是你男友,我这也不是关心你吗,想知道你身边都是什么样子的人,难道这样关心你也有错吗?”陈志国见孟爽生气,却丝毫不觉得难堪,反而得意之色洋溢。好像今天他才是这里的主角,他也应该关心一下孟项伟的贺礼一样。
  “陈总,其实我也没有带什么礼物,只不过是一只就砚台而已!”包飞扬淡淡一笑,站起身来,不慌不忙地拿出了自己的礼物。
  既然你陈志国挨过抽之后还不知道羞耻,那老子再抽你一次又如何?RS
  “旧砚台?”陈志国听了之后不由得哑然失笑。.敢情包飞扬这小子还真狡猾呢,肯定是听孟爽说了孟项伟原来担任文化局副局长,喜欢舞笔弄墨,所以淘巴一只旧砚台过来向讨孟项伟的欢心呢!这种投资不高效益巨大的算盘果然是打得十分精明啊!
  不过呢,包飞扬的这个小算盘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自己前面已经抢先一步拿出了自己精心从洛滨市古玩市场淘过来的明代金佛,有自己寿礼的珠玉在前,包飞扬现在拿出旧砚台作为祝寿贺礼的举动不过是东施效颦,最后必定是要丢人现眼,贻笑大方了!
  包飞扬自然懒得理会陈志国在那里瞎琢磨什么  。他双手捧着那个装着澄泥砚的其貌不扬的木头盒子,步履沉稳地走到孟项伟的桌前,微笑着说道:“爷爷,孙辈飞扬知道您老喜欢文房四宝,就特意为您寻找来一块砚台,祝您老人家老人家生活之树常青,生命之水长流,寿诞快乐,春辉永绽!”
  包飞扬边说边打开盒子,有了刚才陈志国所献的金佛在先,在场的每个人也都想看看这个从西京过来的孟爽的男朋友,带来的礼物究竟是什么贵重之物。大家把眼神聚过去,看到包飞扬的礼品盒子里面摆放着一只黄色砚台,颜色黄了吧唧的,其貌不扬,而且一看就是一只曾经被人用过的旧砚台。
  “嗨,本以为这小伙子说自己带了一只旧砚台是自谦,还真没想到,盒子里真的是装了一只破砚台,看来这一比,这个叫包飞扬的小伙子要丢大人了。”
  “是啊,通常的砚台都是黑色的,这小伙子却拿了一支黄色的,不会是泥巴做的吧。”
  “这是从什么旮旯里翻出的‘宝贝’,还真好意思当礼物送过来。这小伙子也真够脸皮厚的,今天是孟老爷子七十岁大寿,竟然拿着一只破砚台来,也不嫌寒碜人啊……”
  包飞扬的礼品一亮相,大厅里的近百名宾客当即大失所望,一时间大厅里不由得议论纷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