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问这个话的目的,倒不是想知道他舅舅严红军工作上会有什么调整,也不是真的关心市委秘书长杨宇的工作有没有什么调动。而是想知道,木槿花会不会在随江市委换届之前,由省委直接任命为随江市委书记。

  现在木槿花是主持市委全面工作的副书记,按说以这个身份当选随江市委书记的话,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这样子的话,总会影响到木槿花的工作,对将要召开的随江市党代会也会有一定的影响——谁知道某些同志是不是认为省委对木槿花其实并不满意,从而搞些小动作呢?
  出于这种考虑,想必省委应该会在随江市的党代会召开之前,正式任命一个市委书记,如果市长高洪的工作要调整的话,那现在也可以调整了。
  这时候,从外面调个人过来代理市长,熟悉一下环境,对政府工作、对之后的市人代会上的选举和任命,也是相当有利的。
  如果白珊珊能够透露出一点市委秘书长可能会动一动的消息,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省委应该不久就会任命木槿花为随江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虽然是市长常委,可这个位置,省委基本上都是依着市委书记的意见的。
  如果木槿花当了市委书记,极有可能会换个新的市委秘书长。如果是别的人当市委书记,那么对市委秘书长的调整,白珊珊现在肯定是听不到风声的。
  所以,他这个问题问的是杨宇,实际上,关心的却是木槿花。
  白珊珊笑着道:“领导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江东路上新开了个茶楼,搞得不错,很安静。赶紧打电话吧。”
  说完,她站起了身。
  张文定也不再多问,接通电话,也不问严红军这时候休息了没有,直接就约他到江东路上新开的茶楼见面。
  他扭头问白珊珊茶楼名字的时候,严红军却说他知道——江东路上就一家茶楼,那茶楼前几天才开业,严红军跟老板还认识。
  挂断电话的时候,刚刚走下楼,张文定很奇怪白珊珊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该不会也认识老板吧?她白科长要喝茶,哪个酒店会所喝不得,偏偏要跑到一个新开的茶楼里去?
  想了想,他还是没问她,呆会儿到了地方,看她会不会把茶楼老板叫出来吧。
  严红军和张文定之间倒是不需要那么多讲究,不存在什么摆架子不摆架子的搞法,见面的时候哪个先到哪个后到都无所谓。
  不过,今天张文定打电话的语气跟平时有些不同,严红军心中就有数了。

  今天晚上见面,肯定不止张文定一个人,他跟张文定说了和茶楼的老板认识,可张文定却没有接话,他就知道了,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先不要和茶楼老板联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严红军现在的行情是不怎么样,但当年也是能够当上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人物,眼力和心机都是相当出色的。
  张文定虽然没有透露什么,可他还是相当谨慎,不管张文定是不是陪着领导在一起,他都希望能够抢在张文定之前去茶楼——如果张文定真跟领导在一起,那他先去等着就显得态度很端正,如果张文定只是跟一般的干部一起,也显得他这个组织部副部长兼老干局局长很平易近人、不摆架子。
  张文定和白珊珊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了严红军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茶楼,并报上了包厢号。张文定没有用司机,而是在紫霞会所开了台车出来,车上就他和白珊珊两个人,挂断电话后,准备对白珊珊说一声的时候,但白珊珊正在接电话,等白珊珊这个电话接完,他又不想说了。
  电话接完,白珊珊就是一声长叹。

  “你现在日子好过,叹什么气啊。”张文定笑着道。
  白珊珊苦笑了一声,摇摇头,翻看着手机道:“该叹气的时候就叹呗。昨天听到个段子,我讲给你听啊。”
  张文定在酒桌上听过不少女同志讲段子,有时候显得很粗俗,有时候却又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貌似没听白珊珊讲过,更别说现在不是在酒桌上而是在车上了。
  他知道,白珊珊不是那种喜欢讲段子的人,更别提现在当了领导秘书,更应该明白谨言慎行的道理,可她现在面对他的时候,说话像是没一点顾忌似的。
  他在心里暗叹,这次恐怕她不仅仅只是表达一下暧昧,甚至有可能说个段子来调戏他。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好说他不想听。

  白珊珊只是告诉张文定她想干什么,而并不是在征求张文定的意见,所以他也不需要张文定同意或者反对,可还没等她开口,手机又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她妈打来的电话,不接不行。
  “妈。”接通电话,白珊珊颇有些头痛地叫了一声,然后嗯嗯啊啊了几句之后,猛地提高了声音,“不行,我没时间,就这样,我在陪领导。”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两眼望着前面望了几秒钟,然后才对张文定道:“有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自从我到市委之后,我妈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唉,局长,教教我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才好?”
  白珊珊现在是木槿花的秘书,她父亲在外地做工程,那别人找她的关系不好找,自然就要从她母亲身上下工夫了。
  这一点,张文定不用想都明白。
  有些人白珊珊可以不见,或者说见了也可以不多理会,但她母亲是做生意的,本来结识的人就多,现在母凭女贵,别说不可能会得罪那些去讨好她的人,说不定还想借此机会多做几笔生意呢。
  张文定接触过白珊珊的母亲冰沧水,知道那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也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人。
  如果白珊珊仅仅只是普通公务员,或者一个实权不重的科级干部,那也没什么,可白珊珊现在是市委副书记的秘书,级别不高,但代表着木书记的脸面。那冷沧水如果一时头脑发热,极有可能就会给白珊珊惹下什么祸事。
  这个事情要认真对待呀。
  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张文定也听说过有些官员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时候,自己没有收礼受贿,可因为家人突然间被人奉承得有些飘飘然,再加上有点贪财而断了前程的事情。这种情况,他感觉自己还是要给白珊珊提个醒,免得她一时不察,悔恨终生。
  不过,这个问题,张文定不好明着指教白珊珊怎么做,可他也不希望白珊珊的母亲因为一时糊涂,而害了白珊珊的前途。

  稍稍想了想,他就说:“有些人情往来,是避免不了的。以前我舅舅还在市委办公室的时候,我爸妈那儿就有人去,后来,找我爸妈的人就更多了。他们反正就一条,平常的礼物就收下,贵重礼品和红包一律不收,也不答应别人什么事。能不得罪人,尽量不得罪,如果硬是要得罪人,那也只能得罪了。很多人找他们,他们都没跟我说,其实我知道,他们得罪了不少人……珊珊啊,你还是深有潜力可挖的,老板很信任你,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呀。”

  日期:2016-11-2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