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我知道了。”王文祥边说边点头,接着又追问,“你不会是刚回去,才看到她的吧?”
  对方急忙辩解:“不是,不是,我早就回去了,当时还锁着门,是我开的锁,她就是刚回来的。”
  王文祥不耐烦的说了声“好了”,挂断了手机。他靠在椅背上很久,然后轻轻吐出了几个字:“三十六计走为上。”
  中午稍微休息了一下,楚天齐就起床坐到了椅子上,想着一些事情。他一会“嘿嘿”直乐,一会又摇头叹息,不知犯了什么神经。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眼睛盯着屏幕,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咯噔咯噔”的皮鞋声响起。
  “你怎么又来了,上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楚天齐头也不抬,眉头微皱。

  一个怯怯的女声响起:“主任,是我,我是小任。”
  “小……任股长呀,快,快坐。”楚天齐猛的抬起头,热情的说,“怎么,没什么事吧?哎呀,你回来太好了,回来的正及时,要不我是两头受气,不,三头受气。”
  看到楚天齐这么热情,任芳芳有些受宠若惊:“主任,怎么了?说的那么可怜。”
  “哎,别提了,我这刚上班,就有人添乱……不过你回来就好了。”楚天齐讲到这里,恨恨的说,“什么也指不上,烂泥扶不上墙。”接着马上补充道,“任股长,我不是说你。”

  “笃笃”,敲门声又起,还没等楚天齐说话,一个人已经推门闯了进来,是郝玉芳。郝玉芳揉着眼睛哭诉道:“主任,你就得给我批。”说着,把一张纸扔到楚天齐面前桌子上。
  “你要干什么?又来了,上午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楚天齐沉声道。
  郝玉芳继续哭天抹泪:“凭什么呀,人家能休病假,我就不能?”
  “放肆,有没有纪律性,想休就休?反了天了。”楚天齐怒斥。
  屋门再次被推开,王文祥快步走了进来:“主任,别生气,别生气。”
  “别生……你怎么来了?”楚天齐反问。
  “主任,我在楼道里就听到你声音了,怕把你气着。”说着,王文祥把头转向任芳芳,“小任,好啦?你不是需要上**市复查吗?”
  “哦,对了。主任,我要休长假。”说着,任芳芳从包中拿出几张纸放到桌上,“这是我的请假报告,还有医院诊断证明。”

  楚天齐看都没看,往椅背上一靠,双手抱于胸前,冷声道:“怎么?你也是大病,也需要到大医院复查,也需要手术、化疗?”
  “我……主任,你怎么知道?”任芳芳说着,看了看王文祥。
  “我怎么知道?你们财务股都开始批发这东西了,我能不知道?说,你俩谁抄谁的。”说着,楚天齐一巴掌拍到了桌上,“轮到干活了,都推三阻四的,我就奇了怪了,要得病都得病,还都是大病,有那么巧吗?还是财务股有什么说法?”
  王文祥走到桌前,拿起任芳芳和郝玉芳的假条看了起来,看完后,说道:“小郝,干工作怎么能这样呢?即使工作有困难,也不能装病呀,这可不好。快回去吧,好好工作,不要使性子,怎么还到主任办公室闹腾了,太不像话了。”
  “王副主任,你偏心,凭什么就说我是装的,你怎么不说任股长呢?”郝玉芳又冲王文祥嚷了起来。

  “你……”王文祥气的真想给这个小老太太一巴掌,但还是忍气吞声的说,“小郝,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任芳芳也在旁边嚷了起来:“郝玉芳,你请你的假,牵扯我*干什么?”
  “我不管,领导就是偏心,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人。”郝玉芳又哭了起来。
  任芳芳竟然也见样学样,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要哭去别处哭去,就冲你们这个样,谁都别想请假。”楚天齐一瞪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呜呜呜……”

  “呜呜呜……”
  两个女人来了个“二重哭”。
  “主任,要不这样,我来做做他们的工作。”王文祥当起了老好人。
  “好啊,你行吗?”楚天齐一翻眼皮。
  “我试试,我试试。”说着,王文祥一手推着一个女人,走出了屋子。
  看到三人走了出去,楚天齐点着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王文祥带着任芳芳和郝玉芳又回来了。

  王文祥陪着笑脸,走上前来:“主任,说通了”
  楚天齐坐在椅子上,气鼓鼓的一言不发,就那样看着王文祥。
  “真说通了,小郝不再请假。”王文祥赶忙又说。
  “哦,不请假了?那是说没病了?”楚天齐语气满是讥诮。
  郝玉芳把脸扭到一边,不说话。
  “不是,不是,是小郝同意坚持工作,坚持。”王文祥忙做着说明。
  楚天齐叹了口气:“哎,不是我不让你们看病,如果真有病的话,我肯定不能阻拦,可你们这病也来的太巧了。”他的话里话外还是透着不相信。
  可能是因为楚天齐的话太伤人,郝玉芳拿起自己的请假条,头也不回的走了。
  楚天齐一下子脸色更加难看。
  “主任,您别生气,小孩子不懂事。”王文祥说着,把另一张假条推到楚天齐近前,“主任,给小任签了吧,让她早点去复查。”

  楚天齐看着王文祥:“王副主任,这一年也太长了吧,要不先请个二、三十天的?”
  “主任,一个月以上假期就需要到组织部备案,不如就按这个长的日期签了,也省得总去备案。我已经签字了,组织部备案的事我尽快去办。”王文祥满脸含笑,“如果小任没什么问题的话,她也可以提前归队嘛。”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拿过签字笔,在请假条上写了“同意”二字,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年月日。
  任芳芳拿过假条,看了看,立刻笑颜如花:“谢谢主任!”说完,踩着小皮鞋出去了,好像还故意扭动了几下腰肢。
  王文祥又上前一步:“主任,你看小郝马上就要主抓相当长时间财务工作,是不是可以让她暂代股长呀?”
  楚天齐眉头一皱:“王副主任,什么意思,这难道是你答应她的条件?你可是老同志,老党员了?应该知道什么事都得讲程序、讲规矩吧?乱弹琴。”说完,眼睛盯在电脑屏幕上。
  看到自己被晾在一边,王文祥尴尬的说了句“主任,我知道了。”走出了办公室。
  房门关上,办公室里一下子消停下来,楚天齐抬起头,靠在椅背上,伸了一个大懒腰。
  大部分单位都没有正式上班,不用出去办事,而且还拒绝了下属请客,楚天齐这几天倒是相对清静。他利用难得的清闲,仔细梳理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做了不少文案工作。
  要说这几天对他有些干扰的还真有一个人,就是庞大海。庞大海总以被“主任给了机会”为借口,找楚天齐套近乎,几乎每天都要来一回。有的时候是没话找话,向楚天齐炫耀自己母亲和徐敏霞的关系,有时是过来给楚天齐打扫卫生。这两天又变了花样,弄了一个《学习主任讲话精神心得》。
  日期:2016-11-2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