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4 21:22:00
  ———————更新线———————
  “木朗……”简兰芬道:“好名字,自然是要姓陈,陈木朗才好听。”
  老二道:“你不是最恨姓陈的人吗?”
  我瞥了老二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这些话,简兰芬笑了笑,道:“那是气话,哪能当真?我师兄是当家的,生下的孩子自然要随他的姓。”
  陈根楼十分感动,又看着我,道:“少族长,我妻子已经自废道行,以后就算作恶,也有心无力,现如今,您应该能放了我们吧?”
  我道:“我记得你这两个女徒弟上山来的时候,抱着两个婴儿来的,要给人送回去。”
  陈根楼道:“这是自然。”
  苗珍道:“其实偷孩子的时候,我们留的都有字条,上面写着是送子娘娘显灵,这孩子是送子娘娘送到人间的,要先借走一两天,算是还愿。”
  我道:“留下字条勉强算是跟人说过了,但是有些不信的,仍然要心焦。”
  苗珍道:“一般都信了的,因为我们抱走孩子的时候,会留下一个小人偶,只有娘娘殿里才有的人偶。他们既然来求过子,拴过娃娃,肯定都是知道的。”
  我道:“你们抱走孩子,孩子也不哭闹吗?没有受过惊吓吗?”
  卢巧笑道:“我们这些学傀儡戏的,有的是哄小孩子的把戏,那是决计不会叫他们哭的。”
  日期:2016-11-24 21:26:00
  那“龙女”说道:“师父就特会哄小孩子。”
  老二道:“这话说的,难道你不是小孩子?”
  “我当然不是了。”那“龙女”指着“善财童子”道:“他才是小孩子,天天流鼻涕,还尿床,脏死了。”
  “善财童子”大怒,道:“大人也会流鼻涕,大人有时候也尿床!你才是小孩子!你还没有我长得高!”
  “好了,好了。”陈根楼道:“你们俩都长大了,都不是小孩子了,乖啊,不要吵架,等会儿下了山给你们买糖吃。”
  两个娃娃都心满意足了。
  我忍俊不禁,对陈根楼和简兰芬说道:“你们就回去吧,以后好好过日子,就算是有什么争端,也千万不要闹得太厉害了。”
  两人齐声道:“绝不会了。”
  我又对陈根楼说道:“你一昧纵容妻子,其实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将来生了儿子,如果也是一昧纵容,将来便可能是个祸害。”
  陈根楼道:“多谢少族长提醒,我记得了。”
  我问简兰芬道:“你走了以后,这娘娘殿,谁来打理?”

  简兰芬看着王麒和卢巧,道:“王麒、卢巧,你们两人先留下来,照看娘娘殿,以后寻得到能接替你们的庙祝时,你们再走也不迟。”
  王麒和卢巧都点头应允:“是!”
  日期:2016-11-24 21:28:00
  简兰芬又道:“现在天已经亮了,昨天晚上你们抱回来的那两个婴儿,等到今天天黑,你们关了殿门,就立即送回去。”
  “知道!”王麒和卢巧又应允了。
  陈根楼朝我拱拱手,道:“少族长,那咱们就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我道:“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他们夫妻二人,一人抱起了“善财童子”,一人抱起了“龙女”,后面跟着金科、刘双、高全、苗珍四人,缓缓下山而去。

  老二看着他们的背影,道:“哥,你说那两个娃娃,不会也是他们偷抱回来的吧?”
  “不是。”王麒道:“那是师父收留的两个孤儿。”
  我道:“陈根楼应该做不出偷孩子的事情来。”
  “对了。”卢巧忽然问道:“陈少族长还要进殿上香吗?”
  本来和老二来这里是要上香拴娃娃的,但是无意中却遇见了陈根楼、简兰芬这一对夫妻之间的事情,又知道了那只能让男人来求子的规矩其实就是简兰芬弄出来的,再想到简兰芬曾经在这里求过子,后来儿子却又夭折了,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当,便迟疑了起来。

  日期:2016-11-24 21:29:00
  “你们说实话啊。”老二问道:“这里求的到底灵不灵?”
  王麒和卢巧对视一眼,王麒笑道:“按说天底下,求神问卜灵验的,麻衣陈家认作玄门第二,绝不会有哪家哪派哪人敢称第一。小可倒是一直奇怪,怎么连武极圣人这等人物,也来求神请愿了?”
  我道:“我爹常说,敬天信命莫求神,我也是这样以为的,可是我和我妻子结婚将近三年,也没有生育,我娘是急了,要我们兄弟俩来拴娃娃了。”
  “原来是这样。”王麒道:“那少族长其实是知道的,求神不如求己。更何况生儿育女这种事,本就该亲力亲为嘛,哪有让神灵代劳的?”

  我听得不禁一怔。
  卢巧也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求了愿总该来还愿吧。可是你求的是子,神灵想让你还什么,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
  老二道:“不就是捐一些香火钱?”

  卢巧道:“香火钱是庙祝管的,有的庙祝心诚,拿了香客的钱,除了自己的吃穿用度,剩下的,会用来修葺庙宇,整善神尊,有的庙祝心不诚,拿了香客的钱,置些产业,吃的油光满面,膏满肠肥。”
  老二道:“那你们这里的香火钱都干什么用了?”
  日期:2016-11-24 21:32:00
  卢巧道:“我师娘纵然胆大妄为,还是不敢乱用的,你们看这娘娘殿的规模,就知道花销该有多少了。”
  老二道:“算了,算了。你们俩这话说的我也不想拴娃娃了,万一生了孩子,我也忘了还愿,落个报应那还得了?又或者,我生了孩子,来还愿,上了香火钱,娘娘又不喜欢钱,再给我儿女弄个伤痛灾病啥的,那也不得了。再说了,我也没病,我媳妇儿也没病,我们年轻着呢,都能生养,这来求了娘娘,回去生了,到底是我们两口子的功劳,还是娘娘的功德?这闹不清楚,也是不得了。”
  王麒笑道:“听你的话就知道你是个能算细账的明白人。”
  老二道:“过小日子的,大账不会算,细账得弄明白啊。哥,你还拴娃娃不?”

  我道:“本来就不想拴。”
  老二道:“那下山吧,在撂儿洼吃点东西,睡一觉,回家去。”
  我“嗯”了一声,矯hong王麒和卢巧拱拱手,道:“那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了。”
  王麒和卢巧执手相送,我和老二到了山下撂儿洼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我们两个先回到旅店洗漱了一番,出来吃了些早点,老二喊累,说要回去补觉,我们便又折回旅馆去睡了个回笼觉。
  睡过困顿劲儿以后,我的觉便轻了,朦胧中,忽然觉得哪里有些古怪,猛地睁开眼,起身一看,窗口处早有一团影子闪过,我跳到窗前往外瞥去,见有一团毛茸茸的大尾巴畜生快速隐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