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4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进灰溜溜的走了,跟班们急忙跟着过去了那边桌。
  我们这桌人,不停的骂他。
  而那班导,坐在另外一桌,和学生们有说有笑的,看来,那班导才真正的懂得做人的道理啊,她是肯定听到了这边出现的什么情况,但是她不过来,她懒得理,因为她过来主持公道,势必会得罪人。
  钱进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挑衅着吧。
  这样的眼神我见过太多了。
  就冲着这眼神,我就知道,他对我来说,真的不能算一个对手了。
  我抽着烟,看着他,他喝着水,恶狠狠的把杯子砸在酒桌上。
  我不屑地笑笑。

  谢丹阳让她同学扶着去了洗手间,她去吐了,连喝下去,她反胃的去吐了。
  吐了回来后,看起来她倒是精神了很多。
  喝酒也就这样,喝下去了,难受,把喝下去的都吐出来,自然是舒服了。
  我抽着烟,看着他们。
  开始好好聊天,然后大家相互喝酒,然后热烈的进行友谊沟通。
  不过有几对男女,那眼神,那情况,看起来不对劲了。
  真是同学会同学,有的真是在搞破鞋了。
  谢丹阳对我说道:“你吃饱了吗。”
  我刚才一直在吃着,这会儿,吃饱了,静下来了,说:“饱了。”
  谢丹阳说道:“我们走吧。”
  我问道:“你跟同学们聊完了。”
  谢丹阳点了点头。
  我说道:“看你那几个同学还对你依依不舍呢。”
  谢丹阳说道:“回去吧。”

  她推着我,站起来。
  感觉她是因为想要逃避钱进,不想惹来麻烦,而先偷偷要溜走的。
  我说道:“急什么呢。”
  谢丹阳说:“走了,我喝了酒,觉得头晕晕的。”
  我看着她,她原本白皙的脸上,脖子上,看起来有些晕红,我把手放在她的脖子上,热。
  真是有些喝多了。

  吐虽然吐出来了,可是吸收了的酒精,是吐不出来的,所以,她真的晕了。
  我点了点头,说:“那走吧。”
  她也没去和她们班导打招呼,我扶着她下了楼,走出了外面。
  到了门外,看着外面停着的车子,我说道:“别开车了吧,我们打车回去。”

  谢丹阳说:“好。”
  我两走出去。
  身后有人跟着,我们刚才离座的时候,我用余光就看到钱进和他跟班几个站了起来,跟了下来。
  当我扶着谢丹阳往外走的时候,后面传来了钱进那讨厌的声音:“哟,就走了啊。”
  我和谢丹阳回头。
  我说道:“对,走了关你什么事吗。”
  钱进说道:“别人都还没走,酒还没喝够,就走了啊。”
  谢丹阳说道:“钱进,你又想干嘛。”
  钱进说道:“那么怕我啊!我没想干嘛。”
  我说道:“好狗别挡道。”
  我看着钱进,他和几个跟班拦住了我们。
  钱进说道:“你骂我是狗?你行。我今天不让你挂点彩回去,我不叫钱进。”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你想让我怎么挂彩呢。”

  钱进说道:“谁懂,可能你突然走着走着被人打一顿吧。”
  我问:“然后丨警丨察查你,你可以矢口否认不是你坐的,对吧。”
  钱进说道:“我本来就没做。”
  他对后面的跟班示意了一下。
  我说道:“就你们几个,想打我?”
  几个跟班的,马上打了电话。

  然后,有七八个躲在旁边车子上的人,下车,马上过来,围住了我。
  钱进冷笑两声,然后对着这些人说道:“你们谁啊?你们想干嘛啊。”
  他故意装不认识。
  我说道:“钱进,不要这样子。”
  钱进说道:“我上次的仇还没报。”
  谢丹阳说道:“钱进,你要不要这么无耻!”
  钱进说道:“我哪里无耻了,告诉我?”

  谢丹阳说道:“你放了他!你敢打他!”
  钱进说道:“打了又怎样。”
  谢丹阳拿出了手机,说:“我报警。”
  我抓住了谢丹阳的手机,说道:“不用报警。”
  谢丹阳问:“他们要打你呢,为什么不报警。”

  这时候,好多人从附近的停车场走过来了,围住了钱进等人,足足四五十人。
  我早就发信息让强子叫人来的。
  这西城,本来就是他们罩着的,就在这附近,不说多大麻烦,这本来就是西城的地盘。
  我扶着谢丹阳走出去。
  钱进看了一眼不对劲,赶紧想离开,但是,那帮人拦着了钱进,说道:“喂,小子,你打我们的老大的事,今晚该了结了!”
  钱进说道:“你们老大,谁是你们老大!”
  说着,钱进看着我。
  我扶着谢丹阳离开。
  钱进在后面喊道:“谢丹阳,让你男朋友过来!”
  我站着,问钱进:“过来干嘛。”
  钱进说道:“有话好好说,好吧。”
  谢丹阳问:“你是他们老大?”
  我说:“不是啊,我不认识他们。”
  我对钱进说道:“聊什么。”
  钱进说道:“放了我,不然的话。”

  我马上转身,钱进急忙说道:“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对不起,我给你道歉。”
  这公子哥,怎么都文浩一个德性,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我笑笑,然后说道:“怎么好好说呢。”
  钱进说道:“让他们放了我,可以吗。”
  我说道:“我不认识他们。”
  然后,我对带队的人使一个眼色,带队的,直接说道:“今天我们只打钱进一个,不相关的人,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拳脚没眼睛。”
  那钱进的跟班和七八个人,一下子钻出了人群。
  然后,一群人一拥而上,暴打钱进。
  谢丹阳问我道:“是你叫来的是吧。”

  我说道:“大概是吧。”
  谢丹阳说:“你做人家老大了。”
  我说:“别瞎说,只是道上有朋友了而已。”
  谢丹阳说道:“行了,再打下去他就死了。”
  我咳嗽了一声。
  然后众人住手了。
  领队的对着钱进说道:“钱进公司在这边,有几个店吧,如果你想玩,随时奉陪。怕你玩不起。走。”
  算是警告了。
  四五十人一下子散完了,路过的人,都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见一群人围着,然后中间发生什么事,他们路过的人都不知道,然后就见一个人倒在地上了。
  钱进挣扎着爬起来,满脸的伤。

  我说道:“钱总,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得罪了那些人啊。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
  他掏出手机,打着电话,然后急忙走向自己车子。
  我扶着谢丹阳去打车了走人。
  谢丹阳上车后,靠在我肩膀上,她有些晕乎乎,一直说着头晕,然后说道:“以前刚认识你,走去哪儿都见你被打。现在你都打别人了。”
  我说道:“出来混是这样的,混不起来,只能天天挨打,混起来了,就能天天打人,这很正常。”

  谢丹阳打了我一下:“坏死了,你要把他打死了我们就麻烦了。”
  我说:“没事,谁说是我们叫人来打他的。再说了,他那人,不就是自找的吗。凭着自己家人有几个钱,横行霸道,为非作歹,活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