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2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志国,你开车过来的?”孟爽也听母亲常梦琴提过陈志国想追自己,这时候看到他出现,心中无比厌烦,但是今天又是爷爷的七十大寿,她这个做孙女的不得不保持应有的礼貌。于是她就亲密地挽着包飞扬的胳膊,见陈志国还无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离开,只有没话找话说。
  “是的,前几天为了业务方便,我自己买了一辆桑塔纳,也不算贵吧,也就是我一年的工资。现在生活条件提高了,代步工具已经不算什么奢侈品,对部队?”陈志国话里透着炫耀,有意让包飞扬吃惊。心说你一个环保厅的工作人员,一个月顶天了也就三四百块,也配跟我争风吃醋?老子一年的薪水能买一辆车,在时下已经算得上大款阶层,那是你一个小公务员能比的了的?RS
  那边孟项伟已经被孟跃进与常梦琴以及孟爽的几个姑姑叔叔们簇拥着来到大厅最顶端的铺着红地毯的t型台上。大家都站定之后,酒店服务员当即送来一只麦克风。
  孟跃进从服务员手里接了过来了麦克风,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今天是家父孟项伟七十岁寿诞,首先我代表全家向前来为家父祝寿的亲朋好友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下面的亲朋好友立刻应景似的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父亲或者母亲七十大寿上由长子简要回顾父亲或者母亲的人生经历,也是南山市的规矩之一。孟项伟自然也不例外。等众人的掌声平息之后,他就又拿着话筒继续说道:“家父于1923年农历十月廿六生于原黄河乡孟庄村孟氐家族,两姐一弟,姐弟四人。事世沧桑,家父自幼父母双亡,姐弟四人各自纷飞。家父孤身于其舅父家长大成人,后工作于南山文化局。几十年来,父亲为人堂堂正正,刚直不阿;辛苦劳作,勤俭持家;效先人之风范,生儿育女,教道有方;与家母一道,先后抚育我兄妹四人成家立业。

  七十载风雨沧桑,历尽艰难困苦。
  七十载悠悠人生,遍尝酸甜苦辣。
  做为父辈,他老人家无怨无悔;做为儿女,我们无以为报,恨岁月无情不能为父再添黑发,行此庆典,微表孝心。
  谢谢您,亲爱的父亲。谢谢您养育了我们,做为儿女,我们永远爱您,愿您春秋不老  。寿比南山!”
  作为南山市豫剧团的副团长,孟项伟还是有点讲话水平的,他慷慨激昂地讲述了一番之后,这才率领自己这些弟弟妹妹弟媳妹夫一起向孟项伟鞠躬致敬,拜谢父亲孟项伟的养育之恩。

  然后一位穿着一身唐装的鹤发童颜的老者就走了上去,包飞扬在下面看这个老者的打扮样子应该是专门请过来司仪。果然,老者上台接过麦克,低声问了一句,见孟项伟点点头,便开始讲话。
  也别看这位老司仪一大把年纪。可还是声如洪钟。中气之深厚。甚至不次于豫剧团团长高益民。
  “各位亲朋好友: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共庆孟老先生七十寿辰。受其长子委托。我有幸做为此盛典的主持人,首先让我与大家一起共祝孟老先生:福同海阔,寿与天齐!”
  “祝孟老福同海阔,寿与天齐!”在高益民的带领下,众人齐声喊道。
  老司仪又说道:“下面庆典开始,有请孟老先生入座寿堂。”
  在长子孟跃进的引领下,孟项伟走到那把蒙着红布的椅子边,缓缓落座。
  然后司仪又开始第二道程序:有请长孙女孟爽小姐向老寿星献花。
  只见孟爽手捧着鲜花出现在众人面前,她先用目光往人群中一扫,寻找到包飞扬的面孔。冲着包飞扬甜甜的一笑,这才步履轻快地来到孟项伟身前,把手中的一大束鲜花献给孟项伟,嘴里说道:“爷爷,孙女孟爽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健康,长命百岁!”
  “好好好!”孟项伟手里接过孟爽递过来的鲜花,笑得合不拢嘴,“爷爷也祝你事业有成,永远快乐!”
  包飞扬在台下看着孟爽活泼开爱的模样,也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
  孟爽献过鲜花之后就退了下去,司仪就又喊道:“下面请老寿星晚辈亲属上前拜寿。”

  按照道理,这个时候包飞扬第一个上去给孟项伟拜寿,因为孟爽是长孙女,他是孟爽的男朋友,自然应该排在第一个。可是呢,却还有一点,那就常梦琴前面一直反对孟爽和他交往,并没有认可包飞扬这个准女婿身份。包飞扬还真的拿不准自己应该不应该第一个站出来。
  就在包飞扬稍微一犹豫的功夫,一个人已经捧着礼物上了台,在众人一阵惊讶之声当中,包飞扬这才看清楚这个人原来就是陈志国。包飞扬眼睛不由得眯缝了起来,这个陈志国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脸的大小,竟然敢腆着脸第一个上前给孟项伟拜寿。
  看到陈志国站了出来,大厅里众人也是一阵唏嘘,又很多摸不清头脑的孟家亲戚,已经在打听这个第一个上去给孟项伟献寿礼的年轻人是谁。
  “晚辈陈志国前来给孟爷爷拜寿,祝孟爷爷长命百岁、笑口常开。”陈志国早已经把自己存放在礼品寄存处的寿礼拿了过来,为了更好的展现他这个寿礼的与众不同之处,陈志国还特意去掉了包装精美的礼盒,直接捧着里面那尊金光灿灿的佛像来到台上。
  那位老司仪就站在孟项伟的旁边,看到陈志国手里的金佛,也不禁往前挪了一步,两眼放光地盯着那尊金灿灿的寿礼。他在南山市是出了名的寿宴司仪,每年都要主持近百场寿宴,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在寿宴上送这么贵重的寿礼  。如果他这双老眼没有看错的话,这尊佛像应该通体都是用真金打造的,是货真价实的一尊金佛!
  台下的人也纷纷发出感叹声,为这个青年的出手阔绰而惊叹。
  “这是尊金佛呀!!!乖乖地,这金佛少说也得值个万把块吧?”包飞扬的身边,就有一个中年妇女啧啧感叹,羡慕得不得了。好像要把眼珠子扣下来鉴别一下真佛的真假。
  “切!万把块?你不知道现在市场上的金价就是每克七十多了,看那尊金佛有二十多公分高,少说也得有一千克,你自己算算多少钱。别说又经过高手打造的手工费用。”一边一个四十多岁男人不屑地说。
  “你说要七万多块钱?娘哩,这年轻人家里别是印钱的吧,送个寿礼都花了七万多?”听到男人抢白自己,这个中年妇女不但没有生气,还在继续为陈志国的出手阔绰而感叹。

  包飞扬却知道,这尊金佛应该不是实心的,只是一尊空心佛像,远远达不到一千克的重量,因此说值七八万元,还是夸张了。不过呢,价值一两万,还总是有的。看来这个陈志国还真的是下了血本来追孟爽啊!可惜的是,孟爽爱的人是自己,别说陈志国弄了一个二十公分的金佛,就是到泰国金佛寺把世界最大的金佛弄过来,孟爽也不会动心的。
  “这位是?”孟项伟见到第一个上台的竟然是一位面生年轻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跟爽丫头一起到家里来的包飞扬,而且这个面生的年轻人还不顾礼数地端着一尊金佛,不由得心中一愣,就扭头就问站在身边的众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