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1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生七十古来稀,对于华夏的老人来说,七十大寿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日子,对于孟跃进和常梦琴来说,这也是他们两口子的一件大事,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特意把在粤海工作的孟爽叫回来参加爷爷的七十大寿。

  为准备这个寿宴,孟跃进和承蒙去已经在一个多月钱就开始张罗了,不但通知了所有的亲戚,爷爷还把以前的一些故交和同事也请了过来。孟爽借着这个机会让包飞扬过来,就是想挑明两人的关系,让亲朋好友们也知道,自己已经名花有主,可是,常梦琴的做派真让他们两个大失所望。所以孟爽也决定给母亲常梦琴不通人情的做法予以强硬的回击,把包飞扬带到爷爷孟项伟的寿宴上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RS

  有句俗话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对于孟项伟的子女来说,他这七十年风分风雨雨家寒心茹苦地将几个儿女扶养成人,应该是相当的辛苦。特别是孟爽的父亲孟跃进,初中毕业就进了市豫剧团,熬到现在,才混上个正科级的南山豫剧团副团长,也是十分不容易。但是,亲戚朋友们也都知道,老实巴交的孟跃进要不是有个做文化局副局长的父亲,今天的孟跃进能混个台柱就不错了,那还有机会坐到正科级南山豫剧团副团长位置?

  正是因为父亲孟项伟的呵护,孟跃进对老爹更是尊重,孟项伟只是提一下想过寿的愿望子,孟跃进和常梦琴就开始操持了起来,两个人一再商量说,务必做到要让老人满意,没有一点的遗憾。
  孟项伟今年七十大寿,按照南山市的习俗,这种七十大寿也叫整寿,在整寿上的整寿礼有寿幛、寿衣、寿人、寿桃等,讲究的人还会增加寿戏和寿好等传俗。
  孟项伟这样重要的整寿前来祝寿的人肯定不少,虽然孟跃进作为长子,要挑头操办,但是他下面的几位弟弟妹妹的意见也非常重要,大家聚拢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又征求过了父亲孟项伟的意见,最后决定把寿宴放在酒店里面,不然孟项伟他们兄弟姊妹几个人,谁家里面也没有那么大的庭院举办寿宴,安排下这么多亲朋好友。
  不过把寿宴放在酒店势必和南山市传统的一些习俗有些冲突,好在孟项伟老人比较开明,对这些并不计较。
  一大早,孟跃进就来到酒店进行布置,孟项伟也算是南山比较有名气的一个人物,他过寿还会有不少退休干部前来祝贺,规格档次上都不能低  。提前过来盯着点儿,也免得让人挑出毛病,落个不懂规矩的话柄。
  而在孟爽家,包飞扬还坐在客房沙发上沉思。他本以为以自己两世为人的经验,肯定能用真诚感动常梦琴,让她网开一面,同意自己和孟爽在一起,却没有想到,常梦琴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不理他这一套。虽然说他在火车上碰到张晓云出了个主意,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可是这个常梦琴却根本不打算让他出现在孟项伟的寿宴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这个提前安排的暗招岂不是也落了空?虽然说孟爽已经决定,不管常梦琴怎么想,都要强行带着他去参加孟项伟的寿宴。可是万一常梦琴恼羞成怒,在孟项伟七十寿宴的重要场合闹将起来,最后挨板子的,不还是他包飞扬吗?别人一定会说他这个人不懂事,竟然破坏了女朋友爷爷七十寿宴,根本不会去想这件事情其实是常梦琴挑起来,

  这可该怎么办?自己究竟要不要去参加这个寿宴呢?
  说起来孟家也挺好玩,孟爽的父亲孟跃进性格过于老实,简直就是个老蔫儿,丝毫没有一丝存在感,即使他对于自己和孟爽的关系比较认可,但是如果常梦琴强烈反对,孟跃进是绝对不敢站出来反驳的。孟爽的爷爷孟项伟倒是是家里的权威人物,不管是孟跃进还是孟爽,都对他十分尊敬,他的意见举足轻重,即使是常梦琴那么彪悍的性格,也不敢在老爷子孟跃进面前多说什么。看来自己当务之急还是要争取到孟项伟的支持,包飞扬也相信,就凭自己在西京古玩街淘到的这份独特的贺礼,一定能够让孟项伟老爷子满意。

  至于说常梦琴这个老迷信老顽固,包飞扬基本上不抱任何信心了,一个属相不合的理由竟然成了她最有力的把柄,唯一一点希望就是希望张晓云所说的那个大仙儿能够糊弄住常梦琴,不然常梦琴这一关怕是难以攻克了……
  一阵敲门声想起,包飞扬这才冲沉思中惊醒。
  刚一打开门包飞扬就被吓了一跳,门口正有个人想要砸门,若不是他紧急退后了一步,眼前的人手又停在了那里,恐怕那个拳头就砸了他的脑袋上。
  “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包飞扬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孟爽,孟爽今天打扮的非常漂亮,可是脸上越是阴云密布,这个表情让孟爽身上的淑女气质荡然无存。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出来跟我去酒店,坐在房里瞎想什么?”孟爽一反常态,言语中带着怒气。
  “昨天你妈不是说过,不允许我参加老爷子的寿宴?如果我真的去了,万一她闹起来,该怎么办?毕竟今天是你爷爷的七十大寿,一辈子就过一次啊!”包飞扬弄清孟爽发怒的根源,心里事又好气又好笑。常梦琴明确表示,不能让他出现在孟项伟的寿宴上。而现在眼前的孟爽,又因为他没早点过去而生气。到底让自己怎么办?

  “我妈不让你参加你就不参加呀?”孟爽瞪了包飞扬一眼,说道:“放心,我自己的妈妈自己还能不了解?她即使是再生气,也不敢在爷爷的寿宴上闹起来的。最多是寿宴结束后找我算账而已!”
  “唉,我还是有点担心啊!”包飞扬摇了摇头,看见孟爽又要生气,连忙说道:“好好好,我去,我跟着你一起去还不行吗?”
  “换好衣服,快点跟我走。”孟爽也真是气急了,上来就把包飞扬身上的睡衣扒了下来,吓得包飞扬连忙讨饶,说自己不用伺候。
  孟爽见包飞扬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包飞扬见装,也提醒孟爽今天没有化妆  。于是,两个人各自尽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准备去了。
  孟项伟举行寿宴的地方在南山最好的黄鹤大酒店,整个二楼都被孟项伟的子女包了下来,以孟项伟副厅级退休干部的身份来说,今天还有不少市里的领导会亲自来祝贺,这也是市领导关心退休老干部的一种表现。
  作为孙女这种直系家属,孟爽必须早点到酒店去做准备,所以才会那么急着找到包飞扬,至于包飞扬为什么这么早也跟过去,两人都给忽略掉了。
  黄鹤楼大酒店,身穿黑色小马甲的服务生们,手举托盘,上面放着红酒穿梭在这些身穿西装礼服的宾客之间。
  孟爽今天换了一身米色雪纺长裙,柔顺的头发挽在脑后,脚趿着坡跟鞋,看上去显得有些俏皮可爱。而包飞扬今天在这样郑重的场合,也穿上了那身咖啡色西服,内衬蓝色衬衣,敞开着衣领,襟前配带着深蓝色领带。英俊的五官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了他的完美的轮廓。
  下车时,孟爽修长而又雪白的手很自然的轻挽着包飞扬的长臂。
  一个优雅如同莲花般的男子,一个美艳如妖精般的女人,同时出现在黄鹤楼大酒店门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