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成水跑到安青来当这个政法委书记,最大的心病,就是逼得安青前任政法委书记左正远走高飞了的张文定。如果张文定知道王成水心里在想些什么,恐怕也只能哭笑不得了。
  张文定并没有去省里,他哪有那么多项目可跑?他也没有多少钱去省里要,财政厅他已经要过了,别的相关厅局,该去的地方也去了,总要把手上的事情做完,看看有什么机会,再上去跑一跑。
  能从上面要到钱是能力,可他毕竟是副市长,把手上分管的工作干出成绩,才是正理。

  等到政府换届之后,他的分管工作肯定会有一些调整,趁着这段时间,他要好好干工作,尽量少留些遗憾。
  安青市委开了几次常委会了,可一直都没有研究人事问题。
  大家都不知道姚雷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书记不想讨论人事问题,组织部长也不可能会把这个事情拿到常委会上说,一众常委们心里还是颇为着急的——谁都想提拔几个自己人啊。
  张文定谈不上着急,可也有点希望能够在政府换届前先讨论一部分人事问题。最近有不少干部往他那儿跑,他也挺看好几个人的。

  他只是个副市长,没办法帮人家谋正职,可搞两三个位置不算很差的副职,想来还是难度不大的。虽然人事问题是丨党丨委的事情,可他也是市委常委嘛,在常委会上也是能够投票的。
  不过,现在乡镇政府都还没换届,随江市委换届也还在准备,各市县区的政府换届还有段时间等。
  这段时间,大家又可以多收些礼了,虽然张文定对那些礼没有兴趣,钱他不收,但一些物质性的东西,还是可随手赏给身边人,也是不错的。
  现在他当选了安青市委常委,不仅仅安青有人巴结他,就连随江市里一些处级干部,也常常给他打电话,要请他吃饭。
  他知道,那些人不是想巴结他,而是想通过他巴结主持随江市委全面工作的副书记木槿花。
  甚至还有人仅仅只是想通过张文定穿针引线,认识一下木槿花的秘书白珊珊。

  这让张文定感慨不已,他这一路走来,只是在舅舅坐冷板凳之后遇到徐莹之前的那一段日子比较郁闷,之后可以说是急速地往上蹿,基本上都是领导主动照顾他,他倒没有体会过别的干部想向领导汇报工作却连领导面都见不着的无奈。
  不过,总算是在体制内混的,他也明白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大有人在。
  以前木槿花刚刚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想走他的路子,那时候他是能推就推。现在也一样,能够推的,他都尽量推了,可是有些关系,真的推不掉,那也就只能答应一起吃个饭了。
  比如说,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覃浩波打电话要请张文定吃饭,张文定就不好推,不止不好推,还很热情地说:“好久没跟老领导一起喝酒了,哪儿能要你请我呀。这样,明天我回随江,紫霞会所,我请老领导。”
  “哎呀,文定你不要搞得这么客气,我是有事求你帮忙,你请我,这算怎么回事?”覃浩波这个话说得相当坦荡,毕竟是老领导,毕竟当初对张文定还是颇多照顾的,这种时候,用这样的语调说话,更显得当初感情深厚呀。
  不得不说,覃浩波确实是个人物,在开发区管委会算是三朝元老了,服侍过三位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屁股还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没有提上去,但也没有被调开,着实是个奇迹。

  张文定心里明白,覃浩波要他帮的是什么忙。
  上次覃浩波就跟他提起过,甚至还请动了徐莹,希望能够接任开发区纪工委书记的职务,但是呢,他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木槿花说,而且那是市纪委的事情,木槿花当时的身份,不适合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事情就搁置了。
  没想到,现在覃浩波又来求了,不过这一次,恐怕目光不再局限于开发区了吧?
  “老领导,你要再说一个求字,我可就没脸见你了。你的情况,我跟领导汇报过,要等时机。”张文定说着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道:“其实这种事情,我在领导面前说话没什么效果,你是开发区的元老了,开发区出来的干部,你哪个不知根知底呀。”
  这个话,就是要覃浩波去找白珊珊,那才是正途。毕竟,白珊珊现在可是木槿花的身边人呢。
  覃浩波道:“熟悉是熟悉,可我也就在你面前才好说话啊。要不这样,借你的金面,帮我约一下白科长?”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那就有点一事劳烦二主的意思了,给人的感觉,仿佛是觉得张文定办不成事,而白珊珊的分量更重一些。
  但覃浩波这么说,张文定却还生出了几分不好意思的感觉了,老领导这是为他考虑啊,不想麻烦他,只要他帮个忙,把白珊珊请出来就行了。

  张文定不知道覃浩波是没把握能够把白珊珊约出来呢,还是约过白珊珊了但白珊珊找借口推辞了。
  当初在开发区的时候,白珊珊和覃浩波之间还真没什么交情,大家只是认识,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现在白珊珊靠上了木槿花,不知道多少人捧着她呢,她凭什么帮覃浩波呀?
  迟疑了一下,张文定还是答应了:“行,我打个电话,看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白珊珊现在是不是整个随江最忙的人,这个还不能下定论。不过,很明显的一点是,白珊珊比起主持随江市委全面工作的副书记木槿花,肯定是要忙那么一点点的。
  她的时间不归她自己,不过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她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晚上见一面吧,但时间就说不准了,老板什么时候忙完,我什么时候才走得开。”
  张文定对白珊珊的反应,还是很开心的,白珊珊现在的位置变了,也有人说白珊珊整个人都变了。不过,张文定觉得,白珊珊对他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随江紫霞会所这边,武云已经彻底放手。她现在在人在南鹏,在圣金鲲公司总部熟悉各方面的业务,青鸾庄还是留着,供张文定专用。
  张文定宴请覃浩波,就在青鸾庄。
  在紫霞会所请客吃饭,张文定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带什么女同志,当然,白珊珊是个例外。
  覃浩波不知道他这个规矩,可他干了那么多年的办公室主任,迎来送往的工作最需要的就是察颜观色和细致入微的本事,他知道紫霞会所是谁的产业,当然也不会带着什么美女了。

  再说了,今天晚上他不仅仅要见张文定,还要见白珊珊,不适合带着女同志活跃气氛。
  事关前途,覃浩波今天是早早地就来了,尽管张文定告诉他可能会到得比较晚,他还是一下班就直奔紫霞会所了。
  一到紫霞会所,他就给张文定打了电话,原本他要请客的,可张文定要他先去青鸾庄,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没坚持着说硬要请张文定。他不知道张文定要他去青鸾庄,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讲究。反正先听张文定的,到时候自己再找个机会结账就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