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对于王成水这么江湖气十足的话,已经丝毫不意外了,笑着道:“王书记请指示,能够办得到的,我一定办。”
  王成水说得客气,需要张文定帮忙,张文定更客气,直接就请领导指示了。
  可正是因为这个客气,就等于是在封王成水的口了——你不会真以为你是我的领导了吧?
  对张文定这个反应,王成水也不意外,他脸上的表情没变,只是把眉头稍稍皱了皱,显得有些心事的样子,道:“张县长你也知道,我刚到安青,对安青方方面面都不熟悉。”
  说到这儿,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公丨安丨局那边想搞个普法进村的活动,对加强农村治安环境、减少农村犯罪行为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希望我这儿跟检察院、法院和司法局协调一下,看从哪个镇开始。我对各乡镇的情况不熟悉,农村的情况就更不了解了,你是分管农村工作的,这个事情,你要帮我拿个主意呀。”
  张文定设想过许多可能,可怎么也想不到,王成水找他居然是为了这个事情。
  他心想,你是政法委书记,这种事情我怎么帮你拿主意?
  我是分管农村工作,可我不分管公丨安丨局也不分管司法局啊,你为这种事情找我,是想挖个坑给我跳么?

  好吧,农村的治安工作,也勉强可以算到农村工作里面,可那都是公丨安丨局管的,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还有,这种事情应该是由司法局来搞的吧,公丨安丨局捏着个治安的由头这么干,司法局那边会怎么想?
  这些问题在心里一闪而过,张文定就轻轻哦了一声,然后道:“哎呀,王书记,这个我恐怕是爱莫能助了,治安方面的情况,我也不熟悉呀。公丨安丨机关有这个想法,应该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的。”
  王成水就点点头,道:“嗯,公丨安丨机关的工作做得很翔实……不过,都是从公丨安丨工作本身出发,着眼点有一定的局限性。现在进城是一个潮流,农村的治安问题,不仅仅只是治安本身,还牵涉到方方面面的情况……我们不能为了治安问题而解决治安问题,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呀。只有把农村工作中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考虑进来,放眼全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治安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在这方面,我想来想去,还是要请张县长要帮我这个忙呀,尽量抽点时间出来,定个地方,我们一起到农村走一走。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这个话前面说得还是很有些高尚的,中间就把嘴脸露出来了,尤其那么一通套话之后,结尾来一句江湖气颇重的话,实在是相当另类。
  张文定这一下就对王成水有点刮目相看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老子都说了不掺合你这些狗屁事儿,可你怎么就跟块狗皮膏药似的粘住我了呢?
  我是分管农村工作的副市长,不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我和你这个政法委书记一起下乡搞普法进村活动,别说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会跟和我起冲突,就算是公检法司这四家,也不会拿正眼瞧我啊,你这是想让我到处结仇还外加出丑吗?

  不得不说,一个分管农村工作的副市长,和市委政法委书记一起下乡,为农村普法工作打头炮,这个事情确实是太有诱惑力了。
  只是,张文定对个诱惑实在是没有多少兴趣。
  他摆得正自己的位置,分得清什么诱惑是可口能吃的,什么诱惑是吃下去后会让人消化不良的。
  现在王成水抛出来的这个诱惑,看上去非常可口,可如果吃下去,不仅仅会让人消化不良,说不定还会拉肚子,甚至很有可能引起功能紊乱呢。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所以,他不可能同意跟王成水一起下乡,真要那样的话,他也就太没有政治智慧了。
  张文定听完王成水的话,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面露沉思之色,拿起筷子,举到空中,却又没有去夹菜,停顿了一秒钟的样子,又把筷子放下,然后看向王成水,缓缓道:“王书记,真是对不住呀,我最近恐怕没时间,有几个项目还要到省里跑一跑,你知道的,省里拨点钱下来,我们都要跑断腿啊。”
  这个拒绝的话,张文定说得不是很客气。
  其实张文定就算是要拒绝,也可以说得更委婉一些,比如他对政法工作不熟悉啊,比如说请王书记和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同志沟通一下更合适一些啊,然而他偏偏没有那么说,就这么硬邦邦地拒绝了。
  张文定被王成水说的一些话搞得心里不爽,自然也不会对王成水说什么好听的话了。
  王成水的情绪丝毫没有被张文定的话所影响,仿佛才想到这一层似的,点点头做恍然大悟状,道:“这个倒是我欠考虑了。早就听说张县长到省里要钱的功夫深,什么时候,也帮政法系统跑一跑呀。司法局的办公条件还是艰苦了点。”
  人至贱则无敌。
  张文定这时候对这句话是有了相当深刻的体会了,他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脸上肌肉的伸缩。他觉得自己在这儿不能再继续坐下去了,这个王成水,用不要脸这三个字都已经没法形容了,丫根本就没有脸!
  你个***好歹也是市委常委,这么没脸没皮地说话,要让别人知道,整个安青市的领导都没脸见人了。
  这顿酒喝得相当不舒服,张文定离开的时候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他实在是受不了王成水了,可王成水偏偏还自我感觉良好,后来居然还开始和他称兄道弟起来,他不走不行啊。
  王成水将张文定送到楼下,看着张文定的车子离开,他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今天和张文定这么说话,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张文定生气,但却又让张文定不能对他生气,所以他时不时挑逗张文定一下,却又还处处透出热情。
  张文定心里憋了气,不好对他发作,但却可能会转嫁到政法系统其他干部身上。
  政法系统中,跟外面打交道最多的,自然就是公丨安丨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张文定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和公丨安丨局又会闹点不愉快呢?
  那个时候,张文定自然就会回想起今天的事情,转而对公丨安丨局不爽。当然了,张文定如果和检察院、法院以及司法局闹出什么过节,对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也是有好处的。
  只要张文定对公丨安丨局不爽了,向东方就不会太好受,对他王成水往公丨安丨系统伸手就会有许多方便。
  就算是张文定没有和公丨安丨局发生什么矛盾,也没有跟另三家闹什么不愉快,他王成水也没有任何损失,而且通过今天这顿酒,将来就算有什么小摩擦,相信张文定也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一顿饭,加上一些张嘴就来的话,就搞定了一个潜在的不安分因素,值得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