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指着她手中的钱袋子,说你刚才不是说我若说了,这钱就归我么?

  我本以为对方会勃然大怒,准备揍我,没想到她居然将钱袋子扔到了我的脸上,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跟着蒺藜公主身边的两个小丫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也走了。
  我一个人在原地揉着脸,发了一会儿愣,这才俯身拾起钱袋。
  这钱不要白不要,我岂会意气用事?
  不过我到底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蒺藜公主明明很生气,但还是把钱给我了呢?
  搞不懂女人。

  有了蒺藜公主的指引,我很快就在商业街的一间售卖珠宝的店子里找到了正在大肆采购的众人,瞧见我找了过来,屈胖三很惊讶,说嗨哟,你丫不是挺能睡的么?拉都拉不起来,怎么自己个儿又跑出来了?
  我说你有拉过我么?
  屈胖三大义凛然地说道:“当然了。”
  我没有跟他辩驳,而是问陆左,说东西卖完了?
  陆左等人喜气洋洋的,点头说对,卖了。
  我说卖了多少?

  陆左附耳过来,在我耳边轻轻报了一个数,把我吓得一哆嗦。
  这时屈胖三发现了我手中的钱袋,问怎么回事,我如实相告,众人哈哈大笑,杂毛小道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陆左告诉我,说让我随便选些东西,公费报销,毕竟我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我听到,看着满柜台的珠宝首饰,心法怒放,准备给虫虫挑点儿东西,结果这个时候卫木匆匆赶了过来,对我们说道:“我母亲要见你们,现在。”
  我们来天山神池宫也有了几日,作为神池宫的主人,这位卫神姬宫主定然会通过各个渠道,知道我们来了。

  当然,这里面所说的“我们”,特指的是陆左和杂毛小道。
  至于我,尽管我在蒺藜公主面前有着足够的自尊,但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那些大人物的心中,真正能够入得法眼的,也就那两位。
  而尽管知晓我们的到来,但她却采取了一种无视的态度,既不召见,也不阻止我们继续在天山神池宫逗留。
  一直到了今天,她方才耐不住了性子来。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我搞不明白,但既然是卫木亲自过来邀请,想必不会出现那日的乌龙事件,所以众人都没有多作犹豫,准备跟着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又提出来,说他不想去。
  问为什么,他说他觉得去见领导,还不如在这贸易大会里厮混比较划算,手上有了点钱,那人就坐不住。
  上一次见面推脱,这一次又来,我们都明白了,这家伙估计以前跟神池宫的人有点儿疙瘩。
  要不然不会这样。

  陆左说好,你不去就不去,不过为了怕你乱花钱,我得让朵朵监督你。
  屈胖三喜不自胜,说那是最好不过了。
  我说要不然我也留下来,照看他们?
  屈胖三摆手,推了我一把,说不用,不用,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天仙一般的人物,常人几辈子都未必能够有这般的福分,你可别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我有些郁闷,说什么好机会啊,我又不知道该干嘛,还不如在这里陪着你们呢。
  屈胖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滚滚滚,人家好不容易有点儿二人世界,你能不能知趣一点儿?
  他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了,我也便不再坚持,跟着大部队离开。
  反正在这天山神池宫中,罕有冲突发生,安全不会有问题,而就算是有问题,在屈胖三这家伙面前也根本不算是一事儿。

  卫木带着我们往湖边走。
  湖畔这边,有一座长桥,一直通往湖心岛屿,那岛屿便是神池宫的内宫城,神池宫大家族的居住之所,不过神池宫宫主并没有在那里接待我们,而是在湖畔一处高塔之上。
  这高塔足有七层,在湖边属于最高的建筑,而它并非佛教产物,建筑风格反有几分道家的气息。
  我们拾阶而上,一直来到了顶楼处,在光洁的松木地板之上,房屋的正中间,放着一蒲团。
  有一白衣女子席地而坐,正在耐心等待着什么。
  她的身后,有两个明丽可人的少女,在旁边静立着。

  见到这女子的第一面,我下意识地以为又是一个骗局,因为这女子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人母亲的妇人,反而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
  这样的女子,在繁忙的都市之中,属于时光正好的黄金年纪,她们工作、恋爱、生活,享受着最美好的人生年华。
  我实在无法把面前的她,和想象中的中年妇人给联系到一起来。
  她感觉跟我们差不多的年纪啊,真的是卫木的母亲?
  真的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
  不可能吧?
  我一头雾水,而卫木却用小快步走到了白衣女子的跟前来,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母亲,人过来了。”
  虽然对于这位天山神池宫宫主的年纪有着几分难以置信,但陆左和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坦然,走上前来,正要行礼,却见那女子款款而起,朝着我们先微微一礼,然后说道:“久仰几位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陆左抱拳,杂毛小道单手作揖,说道:“客气,客气。”
  我在后面,也有样学样,滥竽充数。
  卫木在旁边介绍,说母亲,这位是陆左,这位是萧克明,那位是陆左的堂弟陆言。
  白衣女子伸手,指着面前的蒲团,说道:“请坐。”
  这儿正好有三个蒲团,不多不少。
  我看了前面两位一眼,却将他们很坦然地走上了前去,然后盘膝而坐,我也跟着坐在了旁边,至于卫木,他则小心翼翼地跪在了白衣女子侧右方的地板之上。

  这时旁边两名侍女端上了茶几来,然后给我们沏茶。
  这沏茶是有讲究的,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人耳目一新,而在侍女进行茶道的时候,众人都不言语,而是左右打量了一番。
  我跪坐在陆左的旁边,瞧见这高塔果然是这一带的制高点,从这儿往远处看,大好风景,尽收眼底。
  塔高,便有清风徐来,在身上徐徐吹拂,尽管外面天寒地冻,然而这神池宫内却是阳光明艳,让人着实生出几分慵懒的自在和惬意来。
  茶沏好,侍女抬手示意之后,白衣女子端起茶盏,开口说道:“请。”
  我们赶紧举杯饮茶。

  那茶是好茶,其实也就是那天蒺藜公主请我们喝的雪莲冰茶,这一次喝,比上次的惊艳感要稍微减轻了许多,所以我们都显得十分淡然。
  白衣女子饮过了茶,微微一笑,说我听阿木说,你们要见我。
  杂毛小道挺直了身子,然后说道:“正是。”
  日期:2016-06-27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