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是没有参加过实战的那还好,一些特殊部队,比如说疆区和藏区那边的部队,包括武警,长期和分裂恐怖势力作斗争,那实战是没少打的,那些兵若是就那么放回地方,恐怕会是个很大的隐患。
  “是。”李牧心不甘情不愿地答道。
  方鹤城本来想呵斥他几句的,但是想到他这时脑袋瓜子肯定乱得很,也就作罢了,挥了挥手,说,“回去吧。”
  “指导员再见。”李牧起身离开。
  从一楼走到二楼,一直到回到排房,李牧一直在想,怎么今年事情这么多呢,演习才打完碰上逃犯跑进来,弄完了回到营区,还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得,边上的重刑监狱跑了几个重刑犯,这又上去干了。

  兵们渴望实战,包括李牧,但是从其他角度来看,李牧是不希望有这些事情发生的,安安稳稳地走过最后这一个月的军旅生涯,岂不是挺好的吗?
  李牧的脑袋乱了,把问题都归结于近期发生的事情上面,如果没有那些事,就不会有出风头这些,就不会被注意到。
  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路,往上追溯,可以追到二十年前,新军事变革定调开始逐步铺开的那一年,然后是他入伍的那一天。
  他注定要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并且为此奋斗,也许会是终身。
  下午三点整,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从指挥组那边沿着主干道开了过来,沿途的连队连值员都赶紧的军姿站得笔挺笔挺的,那是政治部主任的座车,全旅唯一一辆非迷彩涂装的领导座车。
  桑塔纳在五连门口停下,五连的连值急忙飞奔到三楼的俱乐部向正在给兵们上教育课的方鹤城汇报。
  方鹤城让连队值班员组织一下大家学习,急急忙忙的下楼。
  桑塔纳上面下来一名女上尉,身材高挑,一身春秋常服宽松度恰到好处,脚下瞪着女式军官皮鞋。她戴着无框眼镜,面容姣好,长头发扎成马尾巴。
  “冯干事。”方鹤城急走两步过去,敬礼握手。
  冯玉叶是政治部的干事,她的职位很特殊,心理辅导室,整个办公室就她一个人,她也是除了旅首长以及各部门领导之外,唯一一个一个人独处一间办公室的军官。

  她的名气之所以大,还在于她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女。站在方鹤城面前,她居然不显得比身高一米七六的方鹤城要矮多少。
  如果有旅花,她是当之无愧的。
  “指导员你好。”冯玉叶笑着和方鹤城握手。
  方鹤城连忙请冯玉叶,“这边请,冯干事,是先休息呢还是马上开始?”
  “不用休息,又不是长途跋涉而来。”冯玉叶笑道,牙齿特别的整齐特别的白,“指导员,恐怕得借你的房间用一用。”
  方鹤城指着自己大开其门的房间,说,“已经准备好了,基层的条件就这样,能用的地方不多。”
  “指导员,我也在基层待过。”冯玉叶说。

  “忘了冯干事在通讯员任过指导员。”方鹤城拍了拍脑袋,呵呵笑道。
  连值不知道什么时候跑炊事班去了,这会儿端着一个果盘飞奔而来,送进了指导员的房间,那里面显然被认真的打扫整理过,就是给冯玉叶充当临时辅导室来准备的。
  “冯干事,辅导完了估计也该吃晚饭了,我已经让炊事班准备了,晚上就在我们连队吃饭。”方鹤城说道。
  “指导员你安排吧,我也挺长时间没吃过连队的伙食了。”冯玉叶看见连值跑过来要替她拿包,她笑着摆了摆手说了声谢谢,搞得人家小伙子脸都红了。

  在部队里见着个雌的比见猪上树还难,而在所有五连,哦不,应该是整个二营,哦不,肯定还包括前面的一营,所有的官兵的印象中,上一次冯干事跟着一群首长从主干道的那一头走到这一头,经过了一营二营所有连队的门口,那摇曳的马尾巴和那高挑的身姿以及那每一下都敲在兵们心头上的女式军官皮鞋,都深深地刻在了大头兵们的脑海里。
  那还是去年的事情了。
  冯玉叶进了房间,往椅子上一坐,就从公文包里把相关资料取出了出来放在桌面上,开始准备。
  方鹤城问答:“冯干事,这就开始?”
  “嗯,可以开始了,我看看。”冯干事拿出一份资料来,说,“李牧,他第一个吧。”
  “呵呵,好的。”方鹤城笑着点头。
  “指导员你忙你的吧,让连值来当这个传令兵。”冯玉叶笑道。
  “行,有什么需求你尽管说。”方鹤城说道。
  冯玉叶笑着送走方鹤城,便返身继续准备起来。
  连值跟着指导员上楼,把李牧喊了下来。连值和李牧一起下楼,连值低声说,“那个冯干事来了,五班长,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特高挑特漂亮的女干事。新兵的时候给咱们做过心理测试的。”

  “记得,咱们旅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就她一个,她不来谁来。”李牧不以为奇地说道。
  说着就到了一楼,李牧走过去,指导员房间的门开着,李牧站在门口,打了一声报告:“报告!”
  “请进。”冯玉叶抬起头,目光落在李牧脸上。
  李牧走进去。
  冯玉叶说,“把门关上。”
  李牧嘴角抽了抽,转身把门关上。

  “坐。”冯玉叶下巴点了点面前的那把椅子。
  李牧坐下,坐姿标准得不行不行的,两手放两膝,双目平视前方,表情肃穆,目光越过冯玉叶落在她身后的墙壁上。
  “李牧同志,鉴于你刚刚参加了实战行动,并且在任务过程中存在着击毙目标的行为,按照相关规定,你需要接受为期一周的心理辅导,由政治部心理辅导室辅导员冯玉叶上尉实施,也就是我。”
  冯玉叶把目光从资料里抬起来看着李牧。
  李牧目光下移,落在冯玉叶大腿上的资料上,那应该是自己的个人档案,唔,应该是心理辅导室里面的档案,不是人事档案。
  “明白。”李牧吐出两个字,神情没有变化,一成不变。
  “那咱们开始吧。”冯玉叶说道,“你还记得整个行动过程吗,从接受任务出动到撤回营区。”
  李牧说:“记得。”
  一周前的时候难不成会忘了,恐怕再过无数个周也不会忘记。
  “请你从头到尾把整个过程讲述一下,具体的讲,主要谈一谈你当时的想法,比如接到任务的时候的心理活动,害怕,期待,还是别的什么,诸如此类。”冯玉叶说。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电台播音员。不同的是,电台播音员没几个长得好看的,她长得很好看。
  李牧嘴角微微抽了抽,说,“冯干事,您这是心理辅导还是行动审查?”
  “你什么意思?”冯玉叶摘下眼镜,漂亮的眼睛一瞪,“别摆着你那张臭脸,德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