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9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考虑到在单位的办公室里,要是闹出什么动静来,对自己的声誉有些影响,于是秦书凯笑眯眯的冲着袁浩成招呼说,这不是袁经理嘛,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赶紧的,请坐吧。

  袁浩成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才有多大点的心眼啊,他见秦书凯一见面对自己这么客气,心里却不以为是别的原因,认为秦书凯被自己收拾过一次,果然是怕了,否则的话,怎么见了自己竟然会这么客气呢。
  袁浩成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说话的语气便有些伟大不刁起来,他冲着秦书凯问道,怎么秦主任这里一点待客之道都没有吗?起码也该拿根烟出来招待一下客人吧?
  秦书凯早已看透了袁浩成那点小心眼,笑着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包烟,扔到袁浩成的手里说道,很是不好意思,我这个不抽烟,所以忘记了给人敬烟的习惯,这包烟你就拿着抽吧。
  袁浩成瞅了一眼手里的高档香烟,得意的笑了一下说,那就多谢秦主任了,到了这儿抽烟就是一包,以后要经常和秦主任加强联系,那么抽烟也就不用花钱了。
  袁浩成从一包烟里抽出一支来,自己帮自己点上,得意的表情吐出一个烟圈后,脸上带着笑说道,今天我亲自来找秦主任,相信秦主任心里一定明白,我到底为什么事情而来吧。
  秦书凯也笑笑说,我这个人不愿意多考虑,愿闻其详。
  袁浩成见秦书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了解的模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秦主任,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和你之间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的事情,那个冯雯雯是我的女人,还请秦主任尽量不要跟她有任何接触,只要秦主任能做到这一点,我袁浩成必定不会再跟秦主任有任何瓜葛。
  秦书凯见袁浩成一口气说出来找自己的目的,摇头道,年轻人,你的确够胆量,做事也果断,但是我这个人做事有自己的做人原则,我跟冯雯雯颇为投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只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啊,再说,你即使是冯雯雯的男朋友,也不能阻碍她正常的交往吧。
  袁浩成听秦书凯话里的意思是拒绝了自己的建议,立即伸手狠狠的把手里正在燃烧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有些不悦的口气说,秦主任,我劝你说话之前,一定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听说,前两天,秦主任不小心被人给撞到河里了,要是秦主任还是这么不识抬举的话,只怕下一次,说不定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秦书凯见袁浩成这话里,明显是主动承认了那件事就是他一手策划,一想到当晚掉进冰冷的水里时的那份痛楚,他心里不由恶边胆丛生,恨不得当场就把这混小子按倒收拾一番。
  尽管心里有些激愤,秦书凯还是保持着脸上的平静,不紧不慢的口气对袁浩成说,袁经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尤其是关于人的情感这一块,小冯是个不错的姑娘,她是我的朋友,我跟她交往也是两厢情愿的事情,说起来,你袁经理的条件也不错,怎么就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明明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情,袁经理难道一定要把这件事闹大吗?

  秦书凯的话里其实是给了袁浩成一丝机会的,只要袁浩成答应从此以后,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秦书凯自然也不愿意多事,只是瞧袁浩成的表情,秦书凯也知道,这愣头青必定不甘心就此罢休。
  果然,袁浩成听出秦书凯话里的意思是还要跟冯雯雯保持交往,他心想,这么说来,这位秦主任就是不给自己面子了,既然他不给自己面子,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倒是要看看,这世上是不是有不怕死的主。
  袁浩成一副威胁的口气对秦书凯说道,秦主任,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要是非要给我过不去,我也没什么好法子,送你一句话吧,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还是希望秦主任好自为之。
  秦书凯不甘示弱的回应说,袁经理,这也正是我想要跟你说的话,有道是,山外有山,我奉劝你一句,若是就此罢手,大家从此相安无事,如果袁经理非要挑事的话,我秦书凯倒也不是怕事的主。
  既然对手已经把话说到如此不客气的地步了,袁浩成当即从办公室的沙发上站起来,很是牛逼的口气说,秦主任,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想多说什么,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秦书凯做了一个不送的动作,袁浩成有些气势汹汹的自己开门出了秦书凯的办公室。
  袁浩成一离开,秦书凯立即打了个电话给林家安,嘱咐了一番后,这才放下电话,寒若冰霜的目光转向窗外,自己也算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些年了,像袁浩成这样的小混混竟然敢斗胆到自己的面前来挑衅,自己要是不给点颜色给着小子看看,只怕这小子真要把自己当成没用的怂包了。
  当晚,袁浩成像往常一样,在外跟一帮狐朋狗友喝酒寻乐过后,一个人开车回家,到了自家楼下车库的时候,刚弯下身子打开车库的门,暗中突然窜出来两个壮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用东西塞住了他的嘴巴,用上衣翻过来抱紧了他的脑袋,把人推攘进车库里。
  就这样,喝的半醉不醉的袁浩成,就在自己家的汽车库里,被两人用木棍之类的钝器,结结实实的毒打了一顿。
  等到袁浩成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里头的病床上,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两眼充满血丝的父母,一副急切的口气问道,怎么样?儿子?哪里疼吗?
  母亲更是急着喊医生说,医生,医生,快来啊,我儿子醒过来了。
  医生果然飞跑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袁浩成的眼神和精神状态,又问了袁浩成几个比较弱智的问题后,得出结论说,放心吧,好在小伙子身体素质比较好,再加上打人的人下手还算是有分寸,只是打了身体其他部位,造成一些硬伤和骨折,头部却没有动分毫,看样子,伤筋动骨是需要休息一段日子的,其他倒也没什么大碍。
  听了医生的诊断后,袁浩成的父母这才放下心来,母亲含泪坐在他的病床前问道,孩子啊,你这是在外头得罪了什么人物啊?竟然被人下了这样的狠手,你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让我跟你爸怎么办啊。
  母亲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母亲见袁浩成一副茫然的表情,赶紧解释说,袁浩成已经昏迷了二十四小时了,家人昨晚见他没回来,以为又是在外头跟朋友一道玩乐,倒也没放在心上,今天上午父亲袁道军下楼准备上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家的车库看起来似乎有些异常,袁浩成开的车子放在车库外头,车库的门却是虚掩着的。
  袁道军于是推门进去一看,却发现袁浩成早已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袁道军当时就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后,他赶紧先跑到儿子身边,伸手探了一下儿子的鼻息,还有喘息的迹象,于是赶紧拨打了120救护车,又拨打了110报警。
  日期:2016-11-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