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1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挂上电话,把那包茶叶收了,把两包钱放在了办公桌上,过来对张广明说:“这是一个教训,记住,以后不管是你收礼,还是你送礼,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否则,我一定会亲自把你送到纪检委去,你要相信我的话,我很少骗人。”
  张广明连连的点头,华子建的做法让他第一次在官场感到了一种从未经历过的震惊,这个人虽然让自己损失了十万元,但这是值得的,自己值得接受这样的教训,这个人正是自己在宦海中多年渴望出现的领导。
  华子建又很随意的坐了下来,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他变得亲切,变得和蔼了,和张广明谈到了很多工作问题,张广明也从惊魂未定中慢慢的恢复过来。
  临走的时候,张广明提议晚上请华子建一起坐坐,华子建也没有拒绝,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最后拍着张广明的肩头说:“你是我认识的很少见的有能力的干部,我希望你洁身自好,能和我并肩战斗,我们无力改变世界,但我们应该让世界变得更为美好。”
  张广明很感动,他什么都没有,只是紧紧的握着华子建的手,眼中充满了对华子建的尊重和敬仰,这已经完全的超出了一个县委书记对一个副市长应有的崇敬。
  纪检委的同志过来了,他们清点了这笔钱,也给华子建开出了一张收据,那个前来收钱的科长开玩笑说:“华市长,你这事迹我看应该让宣传部门宣传一下,提倡大家都能这样做。”
  华子建很认真的对他说:“如果这件事情让外人知道了,那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华子建也是开玩笑,不过华子建的玩笑却让这个科长感到一种压力,他看着华子建的眼睛,猜不透华子建那微笑背后的想法,华子建在几件事情之后,特别是力分冀良青和庄峰的缠斗,已经无疑的在新屏市成了一个让人畏惧的领导了。
  在办公室全部都安静下来之后,华子建又思考起来,有时候华子建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劳苦的命,自己的大脑根本控制不住,每一刻都会自动的思考问题,他真怕有一天脑袋会不会因为每天的思考最后疲劳过度,脑力磨损。
  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虽然上学的时候老师经常讲什么脑子越用越灵的话,但华子建每次想到脑袋的问题,就想到三国时候的曹操,他就是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人,最后怎么样?脑袋经常疼了吧?

  不过就算脑袋疼,华子建还是要想问题,他想到了张广明今天的表现,他自己觉得今天做的有点严厉了,太不给张广明一点面子了,可是华子建又想,自己必须给张广明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牢牢的记住今天的事情,这对他以后还是很重要的,自己真不希望有一天张广明也成为这个高危行业中陨落的一颗星星。
  他应该很有前途的,只要他把握住自己,能和外部的这个大环境抗争,他就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华子建由张广明想到了王稼祥,其实自己第一次见到王稼祥,那个时候他还是很叼的,根本就是一个老油条,一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少爷模样。
  但后来自己不断的给他施加影响,他变得越来越稳重,越来越成熟了。

  而武队长也是一样的,那就是一个介于正邪之间的混混,过去敲诈勒索估计没有少干,但现在也在转变,所以这个人啊,交什么样的朋友很重要,有人说内应决定外应,当然,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理论,都是那些胡子很长的人说的,应该是真的。
  可是既然辩证唯物哲学中也提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那么内因决定外因就未必很正确了,因为没有绝对的事情啊。
  华子建自己的理解是,外因的作用也很强大,这就是孟母三迁的道理,所以自己就要成为大家的一个榜样,用自己这个外因,去感染,去带动身边的人。
  华子建想到了武队长,当然的就又想到了让他头疼的小芬的事情,一下子,华子建突然就把刚才没有连接上来的那几个问题全部连在了一起。。。。。。
  对的,刚才武队长说到了他的专业,说到了他要是去刑侦队也能破大案的问题,当时自己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现在想想原来如此,为什么过完节庄峰就低声下气的找自己帮忙,要把陈双龙调到刑警队去?陈双龙是庄峰的嫡系,这谁都知道,他那么迫切,那么冒险的找自己,为什么?
  如果再把这件事情和小芬的失踪联系一下,是不是说陈双龙的到位,能更好的帮助庄峰处理很多棘手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或许就是小芬。

  还有,当时在大宇矿上,黄县长出事,这个陈双龙应该也在矿山,最后的黄县长畏罪自杀也是陈双龙给出了鉴定,这其间会不会也有联系呢?
  华子建就慢慢的清晰起来,一条线也把很多事情串联了起来,华子建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假如真的自己和武队长判断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刑警队就绝不能掉以轻心了。”
  华子建一下就谢天谢地了,好好,武队长没有冒然的找到刑警队去要检查小芬帐号的手续,要是那样做了,恐怕事情会更复杂。
  但华子建还是希望能查一查小芬的银行账户,如果这段时间小芬卡上的钱没有动,这对自己和武队长的推断就是一种理论依据。

  同样的,这个钱要是动了,那就查查谁动的,如果是小芬自己取的,她在什么地方取,这都是可以找到蜘丝马迹,但怎么才能去银行隐秘的查询呢?
  华子建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只是这样的变化很奇怪的,忽上忽下,一会得意,一会忧愁。。。。。。华子建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柯小紫帮忙。
  不过一想到柯小紫这疯丫头,华子建又会头皮发麻的,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孩,总是让华子建敬畏和胆寒,她的不拘小节,她的死打烂缠,想到这,华子建就头大。
  但头大就头大吧?华子建也豁出去了,他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柯小紫同志,忙吗?”
  那头就有短暂的一阵沉默,之后传来了柯小紫那让华子建一直害怕的声音:“你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华子建有点晕了,说:“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你看不出来我的电话?”
  华子建真有点醋意了,这女孩怎么都是这样啊,现在找到了男朋友,一脚就把自己踢的远远的了,当初她对自己那样痴情,现在怎么就成了陌路人了,唉,算了,这样重大的问题还是不要找她办理了,现在的柯小紫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柯小紫了。
  男人啊,男人的醋意一般不露,有人说女人的吃醋心太强,比男人重多了。这句话从表明上看好像挺对的,在我们工作中,学习中,生活中这样的事好像挺多的,但我认为,这句话不对,而且是相当的不对,男人不是没有没有吃醋心,而是吃醋了别人看不出来。男人都不敢把自己的吃醋心表达出来,吃醋是男人的耻辱这种心理也就深深的扎在男人的心里,因为如果这些事发生在男人身上,我们是不是会对他说:真没有骨气,真没意思,不像个男子汉。就这些事还放在心上,应该大度一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