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0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算了,我看这位老板也是真心爱这块御用澄泥砚,我今天也是第一笔生意开开张,和两位结一个善缘吧。”店主连忙拉着包飞扬,问道:“这位老板,你身上带了多少现金?”
  “只有不到六百。”包飞扬拿出钱包翻了一下说道。他其实还带了两万的现金放自己身上的挎包里,钱包这五百多只是零用钱。
  店主把包飞扬的钱包里的钱看得清清楚楚,确实只有五百多。也罢!五百多就五百多了,也是自己当初买进这块砚台的十多倍。总比自己让包飞扬出去银行取钱一去不复返的结果要好的多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太贪心最后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于是店主一要牙一跺脚,做出一副卖了这块砚台立刻就会到店后面的横梁上上吊的表情对包飞扬说道:“不到六百就不到六百吧  !谁让咱俩投缘呢!老板,你把钱包里的钱都给我,这快西周皇帝御用澄泥砚就是你的了!”

  “哎呀,你这么急干嘛?一块破砚台,开头两万元,最后五百多都愿意卖,你诚心要做冤大头不是?”孟爽被包飞扬拽着走,还没看清那块砚台的样子,以为是包飞扬心血来潮,有点埋怨地嘟囔着。她是理科生出身,没有文科生那么多历史知识,所以并不知道西周没有皇帝没有砚台,没有听出包飞扬说的那番话的破绽,否则的话,说不定当场就会翻脸,连五百多元也不会让包飞扬拿出来的。
  “孟爽,咱们今天可是捡着大便宜了,我刚才那番话完全是忽悠里面的老板的,你知道不,这块澄泥砚,应该是宋代的珍品。”包飞扬拉着满腹牢骚的孟爽,知道她不清楚着澄泥砚的价格,就趴在她耳边小声说:“这块砚最低要值三十万,”
  “什么?一块破砚就值三十万?真的假的啊?”孟爽心里一惊,怪不得包飞扬这么猴急,但她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眼光你还信不过?”包飞扬嘿嘿一笑,拍拍挎包里包装的严严实实的澄泥砚,“我刚才故意胡说八道,就是为了让老板不起疑心,否则我真的那么痛快地要拿出两万元去买这块澄泥砚,老板说不定又会不愿意卖往上再涨价了呢!”
  “原来如此啊!”孟爽风情万种地白了包飞扬一眼,笑着说道:“你这块臭木头,真是鬼心眼多,阴是人不偿命啊!不知道那个店主知道他五百多卖走了一块价值三十万元的澄泥砚,会不会气得跳楼呢!”

  “他的店在一楼,所以不会跳楼的!”包飞扬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但是上吊却有可能。所以孟爽,为了店主宝贵的生命,以后你即使再来这家店,也不许向店主显摆咱们伍佰元买走三十万的澄泥砚的辉煌战果哦!”
  给孟项伟老爷子买好了一份重量级的寿礼,包飞扬算了结一份心思,和孟爽回到了住处。只是包飞扬此时的心情却没有见丝毫轻松。
  孟爽的爷爷要过七十大寿。这对于尚未与老人们见过面的包飞扬来说,是一个借机觐见的机会。
  但是,准女婿要见丈母娘,这事儿却让包飞扬忐忑不安起来。
  孟爽的妈妈常梦琴是一个老迷信,一直对两个人的关系持反对意见。她说是包飞扬属牛,孟爽属猪,从卦象上讲,属于猪牛不同栏的相克姻缘,即便是结婚后,生活也不会幸福。说这番话的时候,常梦琴还煞有其事地告诉孟爽,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是这两种属相结婚,后来连生两个孩子都半路夭折,女方再生第三个孩子时,也因大出血死去。
  这让孟爽郁闷,包飞扬也很纠结。也正是因为如此,包飞扬才一直拖延着没有去拜见孟爽的家人。春节的时候所谓的给涂小明做治疗的理由,未尝不是包飞扬的一个借口。他如果想去孟爽家的话,完全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或者乘坐飞机,或者让涂小明陪着到中江去,都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嘛!
  “飞扬,你打算怎么办?我这心里可是没谱。”孟爽坐在沙发上,玩弄着手里的茶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呗。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妈就是再顽固,我也要用我的真情融化了她。”包飞扬说话信心十足,心里却是莫名的恐惧。常梦琴到底是什么心事,他一点都不知道。万一这个女人铁了心要拆散他们,包飞扬也不能保证让孟爽和她断绝母女关系,毕竟孟爽是一个孝顺的女孩,父母之命对于她来说还是不可违背的。RS
  可能是那个女孩在这些人进来的时候也被惊醒,听到这两个男人的话,顿时脸色大变,颤声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平哥,请你们离开,我要休息了。”
  “嘿嘿,张小姐,平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我们不把你请回去,他会很生气的。”那个留着小平头的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包飞扬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也不知道他们和这个女孩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不好冒然出头,也就装着睡着了,静观其变。

  “他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再说一遍,我要休息了。”上铺的女孩有点愤怒。
  “张小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平哥就在不远的房间里等你,你还是快点下来吧,不然,我只有强行请你过去了。”那个小平头的好像没有什么耐心,语气越来越不温柔。
  “我说了不去,就是死也不会去的,你让他死心吧,我是死也不会答应跟着他的。”上铺悉悉索索的声音传过来,紧接着就是女孩咬紧牙关说话声,可能是这个男人的无理纠缠让她恼火,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张小姐,你这是何苦啊,我们平哥对你一往情深,要知道,凭平哥在西京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如意?平哥可是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动心,你看,平哥知道你上了这趟车,就把一切都放下,急冲冲地追了上来。不说你跑到中江去,只要是平哥看上的女人,就是跑到天涯海角,还不得乖乖地被抓回来。”这时,站在一边的一个女人插话劝道。
  敢情是遇到一个逼婚的,包飞扬想想还觉得好笑,这个姓张的女孩虽然十分漂亮,但用得着这个叫平哥的费这样大的心思,来逼人家就范吗?况且,看这个女孩的口气,她不是一般地讨厌这些人口中的那个平哥。
  现在的人呐,怎么还有这样不要脸的?一个大男人,竟然跑到火车上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用强,还用这种手段,真不知道这个平哥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不过,听刚才的小平头说,他们的平哥在西京也算得上一号人物  。这事还真的巧了,自己是西京的公务员,孟爽却是中江山南的。眼前的这个女孩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山南市的,但那位平哥却也是西京人。难道说是机缘巧合,老天要给自己一种暗示,要自己对常梦琴也用点手段?
  “你是乖乖的下来,跟我们走,还是我们帮你走?”另一个女人恶狠狠地说道。
  那个姓张的女孩,突然大声说道:“你们不要再逼我,再逼我我要喊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