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止一个人跟他说起过张文定最不守规矩,动不动就翻脸的货,甚至连老领导都指点过他,到安青之后,除了要跟安青市委主要领导搞好关系之外,还有一个张文定要值得注意,如果能够从张文定那儿得到一点助力,或者是找到个突破口,对于他在政法系统中尽快建立威信,那是很有帮助的。就算不能从张文定那儿得到助力,也不能让张文定从中搞破坏,毕竟左正就是和张文定发生了一点点不愉快的事情,然后就免了公丨安丨局长的职务,乃至于连个光杆政法委书记也当不下去了。

  要知道,左正上面可是有着随江市委政法委书记左wen革撑腰的啊。
  王成水这个人,做官还是有一套的,能力也是有的,同时,他还比较相信命运风水一类的东西。
  他觉得,左正被逼得在安青呆不下去,跟左正的能力关系不大,而是左正的运气不行,因为左正遇上了张文定!
  张文定是什么人?还在开发区搞招商工作的时候,就干翻了一个正处,搞走了一个副厅,最重要的是,那个副厅可是随江的市委组织部长啊。

  这种煞星似的人物,杀气太重,左正跟他斗上了,没受牢狱之灾那都是菩萨保佑!
  王成水是从外面到安青来的,暂时还没决定到底是投向姚雷的怀抱,还是加入姜慈的阵营,身为一个单枪匹马的政法委书记,如果一来就向哪一方投诚,肯定不会受到特别的重视。
  他需要尽快在安青的政法系统中树立威信,工作上打开了局面,那个时候,无论是姚雷还是姜慈,在招纳他的时候,他的份量跟现在那就大不一样了。
  以前的安青,左正在政法系统中可以说是一言九鼎一手遮天的,向东方当时是公丨安丨局政委,可在公丨安丨局里被左正压得死死的,直到后来当了局长之后,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在公丨安丨局里树立起当初左正那样的权威。
  毕竟,向东方没有兼着政法委书记。

  不过,向东方虽然不是政法委书记,可毕竟是多年的老公丨安丨,又在县局政委的位置上呆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当了局长,不说把公丨安丨局整得铁板一块,可也没什么人敢跟他阳奉阴违了。
  其实向东方还是很希望向左正那样也当上政法委书记的,现在却从外面来了一个,他多少还是有些抵触情绪的。
  在这种情况下,王成水想要尽快在政法系统中树立威信,难度可想而知。
  他在政法系统中干了多年,自然明白政法委本来就是为了协调公检法司这四家而存在的,只是个协调机构,不比纪检委实权在握。若不是政法委书记是市委常委,可能那四家鸟都不会鸟他。
  政法委书记的权威要建立起来,公丨安丨局是最重要的一块,公丨安丨这一块拿下了,另三家就会容易许多。
  当然了,检察院和法院虽然不如公丨安丨局那么难啃,可就算政法委书记的权威建立起来了,这两家也不会像公丨安丨局那么听话就是了。
  至于司法局嘛,县级市的司法局,有注意的必要么?
  想在公丨安丨局打开局面,难度很大,可是难度再大,王成水也必须要打开这个局面,要不然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以后就成了摆设了。
  他打的算盘是,如果能够挑起张文定和公丨安丨局的一些矛盾,那自然是上上之选,如果挑不起来,那他也希望和张文定先接触一下,以后他开展工作的时候,如果不小心和张文定起了什么摩擦,到时候也好解决一些。
  他太相信命运了,非常不希望自己也像左正一样运气差,和张文定这个煞星对上。
  所以,他今天主动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说话的时候还满嘴的江湖气。因为他觉得,像张文定那样的人,年轻而且冲动,说话的时候带点江湖气,应该会比较对胃口的。
  后来张文定果然提着一瓶酒一个人赴约了,这让王成水感觉自己的判断相当正确。可是,随后的交谈中,他才明白,这个张文定,年轻归年轻,可却跟那些官场老油子一样滑溜,场面工夫相当有手段。
  见张文定不接话,王成水心里是比较恼火的,怎么说我也比你大了十来岁,这么说你的好话,你就这么个态度?
  不过,张文定越是这种透出淡淡傲气的态度,王成水还越不想和他把关系搞僵,免得成为第二个左正——血淋淋的教训仿佛就在昨日,由不得他不重视。
  当然了,如果张文定真要和他过不去,他该斗争还是得斗争,只是能避免尽量避免而已。

  所以,王成水见张文定不接话,也只能继续说下去:“今天公丨安丨局东方同志还跟我讲,张县长非常善于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给了公丨安丨机关许多启发。”
  **!张文定差点就要拍桌子了,这个向东方想干什么?
  这个念头一起,他又转念去想,这个话会不会是王成水捏造的?
  向东方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跟政法委书记说起这个话呢?
  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怀疑,这种事情,王成水应该不会说假话,最多只是把向东方的话经过一些艺术处理,让人听了可以理解成几种意思。
  张文定和向东方没什么交情,从某些方面来讲,向东方还应该感谢张文定。
  如果没有张文定和左正之间的冲突,向东方想要在安青公丨安丨局当局长,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可是,向东方跟张文定没什么交情,他只会感谢提他当局长的人,不可能会感谢张文定,甚至有可能还会对张文定有些敌意——这么一个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现在是副市长了了,就是个毛头小子,居然让安青公丨安丨局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能没敌意吗?
  官场中的恩怨,很多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可这种不讲道理,却是官场中最正常的道理。

  先前王成水说政法系统中许多同志对张文定很敬佩的时候,张文定心里不舒服,也正是因为这个——他觉得王书记有点说反话的嫌疑。
  张文定淡淡地笑着道:“呵呵,东方同志是老公丨安丨了,处理各种复杂情况很有经验,很得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我都是赶鸭子上架……”
  张文定这个话倒还真是实话,几次突发事件,都跟他的工作没关系,他都是莫名其妙被扯进去了的。不过,他现在这么跟王成水说,谈不上给向东方上眼药,可也会让王成水心里不痛快。
  王成水被他这个话一顶,却没有一点不满,反倒觉得事有可为。
  这个张文定,毕竟还是年轻啊,受不得一点激,自己刚才只是略略刺激他一下,他就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反击过来了。看来,自己说不定真的可以利用他一下了。

  一念及此,王成水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张县长,其实今天呢,除了跟你讨好酒喝,有个事情,还需要你帮个忙。”
  日期:2016-11-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