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2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炎热的夏天阻挡不了人们喝酒的兴致,王成水一个人在包厢里等着张文定,别说带别的干部了,连秘书都没带——第一次私下里会面,如果带着别的人,不合适。
  张文定没想到王成水只一个人,他还以为这位王书记应该会叫上几个政法系统的干部,显示一下政法委书记对局面还是有掌握力度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释然了,相当理解王成水为什么没有叫上别的人。毕竟他们二人还没什么交情,若真以为那一通电话就真的把对方当成豪爽的人了,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极度不负责了。
  王成水见到张文定进门,便站起了身,然后不紧不慢地拉开椅子,再走出来,当先伸出了手,看上去似乎是很热情地迎接着张文定,实际上却是在拖延时间,在等着张文定主动走到桌子边,以示他在市委常委中毕竟还是排在张文定前面的。
  对于王成水的矜持,张文定也没在意,毕竟人家先来这儿等着他了呢,算是给足他面子了。他见多了别的市领导到外面吃饭的时候前呼后拥的搞法,王成水能够一个人坐在这儿等他,还是比较对他的胃口的。
  其实好多时候,张文定到外面吃饭,也是前呼后拥好多人。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那样,但人在官场,难免身不由己。
  当领导的,如果总是单独行动,身边没几个人支持,那人家还以为你行情不行了呢。再说了,下面的人想巴结领导,如果领导总是不给机会,那以后就没人巴结你了,你也就指使不动别人了。
  不过,今天他不清楚王成水有什么事情,自然不方便叫上分管行局的负责人一起,甚至连秘书都没带,就一个人,倒是不会显得单调,反而露出一种潇洒的感觉。
  “王书记,劳您久等。”张文定当先叫了一声,然后右手和王成水的右手握在一起,左手将酒放到了桌子上,目光在酒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看着王成水。
  “哈哈,我也是刚刚到,张县长请坐。”王成水嘴里说着请坐,可手却没忙着松开,而是扭头看向了桌子上的酒,眉开眼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呀,你搞得这么客气。”
  张文定才不相信他没有准备酒,更不相信他这个话有多真诚,只是有点不适应他还不肯松手,却又不好用力抽回,心里暗自腹诽面前这位王书记是不是喜欢男人,表面上只能笑道:“都是缘分呀,要不是王书记提起,我都没想到还有瓶这个酒,找了好久才找到。”

  他没有说这瓶酒是什么来路,但这个话,也算是略略有点卖弄的嫌疑了——怎么说也是个县领导,这么着重说一瓶酒,那也太把这瓶酒当一回事了。
  其实张文定这么说,并不是为了卖弄,而是为了后面打埋伏。
  王成水不是说要喝好酒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这酒确实是好酒,不一般的好酒。等一下,喝酒的时候,如果王成水提出什么比较不好答应的要求,他就可以不答应了——我就是给你送好酒来的,可没准备和你谈事情。
  如果王成水硬是要谈事情,他也可以把话题往酒上面去扯,毕竟这酒可是武玲从她爹那儿弄来的。

  王成水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那眉开眼笑的模样仿佛在脸上定格了似的,松开张文定的手道:“那我今天有口福了。坐,请坐。”
  “王书记请。”张文定自然也是要客气一句的。
  坐下后,菜很快便上来了,想来王成水早就吩咐好了的。
  二人毕竟是第一次单独见面,刚开始的时候,自然还是不会一下子就开门见山。别看王成水打电话约张文定的时候很豪爽,可这面对面了,那说话就要多些讲究了。
  前面十几分钟,说的都是些没营养的话,王成水对张文定带来的酒那叫一个赞不绝口,看样子倒是真的对这酒有些认识。
  直到这瓶酒喝去了三分之二的时候,王成水开始说正事了:“张县长呀,来安青之前,我就听不少人说起过你。对你的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呀。”
  张文定道:“王书记你这么说我真是愧不敢当。王书记以前也做过招商工作?”
  市委常委们都有一个工作简历,张文定不可能记住每一个人的简历,但王成水打电话约了他,他想要再了解一下王成水的简历,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从王成水的简历看,这位除了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做的农业工作,之后一直都是干的政法工作,自然不是做招商的。可是,张文定偏偏还问出了这么一句,等着王成水的反应。

  王成水看了张文定一眼,似笑非笑道:“张县长在政法系统中,知名度很高呀。”
  这个话,指的自然就是安青的前政法委书记左正被张文定这么一个副县长给搞得灰头土脸的事情了。
  张文定就奇怪了,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王成水是想找他帮什么忙,毕竟王成水是初来安青,有什么事情找一找别人,也很正常。至于为什么不找别人而找他,想必王成水自有理由。
  现在王成水这个话一说出来,张文定就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不太准确。
  左正被搞得在安青呆不下去这件事情,许多人认为是张文定的得意之举,可安青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都明白,这个事情其实也曾让张文定比较被动,所以大家也很少在他面前直接提到这个事情。
  这种顾忌,王成水不可能不懂。可他偏偏说出来了,这就太让人寻味了。
  深深地看了王成水一眼,张文定嘴角扯起个若有若无的笑意,从嘴巴里发出了点不轻不重的声音:“呵呵……”
  他知道王成水这么说,后面肯定还有话,但他懒得接王成水这个话,因为他心里不怎么痛快。

  王成水感觉出了张文定情绪中的细微变化,知道张文定不怎么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可他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似的,吃了口菜,继续道:“其实政法系统中,许多同志对张县长还是很敬佩的……”
  王成水洋洋洒洒说了一通,似乎对张文定很是推崇。
  这个话听着是赞许,可里面透出的意思,就很怪异了。这话里一个“其实”,一个“还是”,听着虽然不是很刺耳,但那感觉总让人觉得有点不好受。
  这家伙约老子出来不是专门为了说这些怪话的吧?
  张文定心里有点不喜,脸上却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王成水,不接话。他是真被这个王成水给弄糊涂了,甚至都有点怀疑王成水是不是不太会说话。
  不过,再不会说话,也是市委政法委书记,该有的技巧总会有的,要不然说不定这时候还在乡镇里混呢。

  张文定自认在安青的政法系统中,知名度确实还是有一些的,但政法系统中的同志们对他很敬佩,那就太假了。
  以前被左正打压着的同志们对他可能心怀着一丝丝感激,可那一丝丝感激也不可能转化为敬佩。更何况,王成水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可不是说安青的政法系统,而是说整个随江的政法系统。
  张文定自问,在整个随江的政法系统中,他的知名度并不高,单论公丨安丨系统中,可能还有些知名度。只是,不论知名度高不高,王成水的话,都不应该那么说啊。
  王成水这么说,其实还是为了让张文定接话,可张文定偏偏不接话,他就郁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