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1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次能够进市委常委,都已经很开心了,对常务副市长那个位子,没有奢望。
  虽说木槿花对他很照顾,可他在分管农林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辉煌成绩,一下子从排名靠后的副市长蹿到市政府二把手的位置上,难以服众啊。
  电话响了起来,张文定接起,对方自报家门道:“张县长吗?我王成水。”
  “王书记你好。”张文定很奇怪,王成水怎么突然给他打电话了。

  王成水是安青市新任的政法委书记,以前根本就没在随江任过职,对安青市的人来说,是个很陌生的人,张文定以前没有跟他打过交道,更是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人。所以,对于王成水突然来电话,张文定是相当意外。
  “张县长你好。”王成水也笑着这么说了一声,然后稍作停顿,继续道,“晚上有时间吗?”
  这是要跟我见面啊!张文定就更意外了,这个王成水也太不见外了吧?
  我和你又没有交情,你就算是想跟我谈事情,也不能这么直通通的约吧?不过,王成水这么直接,张文定就算是摸不准他的意图,也不好说没时间了。

  想不通王成水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张文定就稍稍顿了顿,然后才笑着道:“王书记有什么指示?”
  安青市委常委的排名中,王成水在张文定前面。
  王成水第一次给张文定打电话能够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张文定自然也不好拿架子,一句玩笑话,更容易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安青市委常委的排名跟别的区县有一点点区别,除了正副书记之外,其余的人排名基本上是按资历,但并不完全是按资历。
  譬如说市委书记排第一、市长排第二、市委专职副书记排第三、纪委书记排第四,这个是安青县自从县委副书记的数量减下来、副书记专职化之后,一直沿用的老传统,基本上是稳定的、轻易不会有变化的,而从第五位开始,一般来说就都是按资历排名的了。
  当然了,高配县委常委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排最后是肯定的,县委办主任和县人民武装部部长也基本上就在倒数第二和第三互动着,别的县委常委嘛,论资排位了。
  王成水是从外面调到安青来的,张文定是安青现有领导中进常委的,按说张文定排在王成水之前是很合理的,不过王成水年纪比张文定大,上副处的时间也比张文定长,所以王成水排在张文定之前,也是顺理成章。

  其实,安青现在的市委常委中,除了排在前面四位和后面两位的,中间那些人,排名前后并没多大的实际意义,反正大家谁也不会觉得比别人高一些,谁也不会自认比别人低一点。
  大家都是市委常委嘛,都没有实力独自立一个山头形成一个派系,也都不是最让人无视的垫底的角色。
  正因为这么个情况,张文定才觉得王成水这个电话打得莫名其妙,所以他稍稍露出点热情,却又很有分寸地表示出了距离感——咱俩不熟,有什么事你先在电话里说吧,我有没有时间,不用向你汇报吧?
  王成水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意思,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不在指示二字上纠缠什么,只是笑着道:“听说张县长那儿有好酒,这个月工资还没发,我想省几个酒钱。”
  这个话江湖气十足,张文定听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差点就以为这是不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假冒王成水逗他玩呢。
  不过,张文定知道,正跟他通电话的人确确实实就是王成水,没人假冒。
  他嘴角扯了扯,看来安青市这个市委政法委书记还很特别啊,不知道是走的谁的路子过来的。妈的,连工资啊、省酒钱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一点也没有政法委书记的样子啊!

  张文定心里那个怪异就别提了,嘴上笑着道:“王书记,还是你厉害呀,我就剩一瓶了……下个月工资记得给我啊。”
  热情的话谁不会说啊,张文定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而且那话说出来,江湖气虽然不重,可不管听在谁耳里,那都显得他和王成水的关系特别好,跟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似的。
  这个电话挂断之后,张文定也不急着看文件,而是又想了想王成水到底是搞什么名堂。
  安青的前政法委书记左正已经调走了,在安青县正式更名安青市之前调走的。
  左正自从和张文定发生了冲突,然后被免了公丨安丨局长的职位之后,虽然还是安青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可在安青呆着简直就是个笑话,一直都在忙着去别处,最终在安青县更名安青市之前调离了,总算保留了一点点面子。
  有这么一个因素在里面,王成水这个现任的政法委书记还主动约他吃饭,而且两个以前没有任何交情的人,第一通电话就虚伪到相见恨晚的地步了,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安青市委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其实市委书记姚雷是非常希望就在安青扶一个人上来的,而随江市委却没由着他;在随江市里,市委政法委书记左wen革也不希望这一块肥肉落到别人嘴里去,可左正是他的人,却是被逼走的,所以他在争这块肥肉的时候,底气不足,没争到。
  张文定知道,王成水肯定不是左wen革的人,如果是左wen革的人,绝对不会主动约他吃饭还用那样的话气说话的——不管随江市委换届之后左wen革还是不是政法委书记,只要是他左书记的人,怎么可能在张文定面前干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儿呢?
  不过,张文定也知道,王成水不是木槿花的人。
  他不可能去问木槿花,在安青市里,有多少人和他是跟的同一个老板,白珊珊倒是给他透了些话。
  但是,白珊珊身为木槿花的秘书,不可能对下面县市区的每一个丨党丨委常委的底细都熟悉,只是在偶尔话说到顺口的时候,顺便提一下,都不可能专门讨论这个事情的。

  因为张文定在安青,所以白珊珊特别留意了一下安青的班子,但也只是和张文定说了说安青市委书记姚雷、市长姜慈以及新任的专职副书记许亚琴这三个人。
  对姚雷,张文定了解得不多;对姜慈,张文定是有比较直观的了解的,毕竟大家一起共事嘛;对于这次新任的专职副书记许亚琴,张文定是一点都不了解。
  这次县市区丨党丨委按届,安青的班子动得比较大。从外面调进来的有两个,一个是专职副书记,一个是政法委书记,不仅仅张文定对这两位陌生,许多人对这两位,同样陌生。
  想了足足十多分钟,张文定也想不出来王成水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二人的工作,貌似没有什么交叉的地方。
  他拿起电话,又放下来了,为了这么个事情,不适合找白珊珊去打听王成水的来历底细,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等到晚上吃饭喝酒的时候,姓王的迟早会摆出真实目的。
  吃晚饭的地方是王成水订的,张文定如约而至,手里提着一瓶酒,不是武云从她爹那儿拿的,而是武玲从她爹那儿拿的。
  你王成水不是说要喝我的好酒吗?那我就给你喝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