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赶紧从妞妞手中抢过话筒,叫了一声“俊琦”。
  妞妞气鼓鼓的说了声“大舅耍赖”,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话筒里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天齐,给大叔、大娘拜年,给你们全家拜年。”
  “也给你们全家拜年,祝身体健康,合家欢乐。”说完,楚天齐问道,“你在哪呢?”

  “嗯……不告诉你,反正不在家里。”宁俊琦的声音很俏皮,“干什么呢?”
  楚天齐回答:“我们正吃饭。”
  “哦,那你们吃吧,记得把我的祝福带给大叔、大娘,带给全家。”宁俊琦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来,“我想你。”
  楚天齐脸一下子红了,支吾着:“我也是。”
  “咯咯……不说了。”宁俊琦笑过后,挂了电话。
  把话筒放到话机上,楚天齐回到了自己座位上:“爸、妈,俊琦给咱们全家拜年呢。”
  “真是好孩子。”尤春梅欣喜的说道。

  “嗯,不错。”楚玉良也点了点头。
  妞妞却忽然插了话:“大舅,老实交待,你说的‘我也是’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舅妈说‘我爱你’了,要不就是说‘我想你’,对不对?”
  楚天齐脸又一红:“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嘿嘿,别以为我不懂,我都看出来了,电视上不就是那么演的吗?有的还‘啵’一下,亲嘴呢。”妞妞摇头晃脑的说。
  妞妞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只有楚玉良还一脸严肃,但从眼角更细密的皱纹可以看出来,他也是在尽量绷着笑,以维护自己做为长辈的威严。

  宁俊琦电话来的很是时候,一下子勾起了大家的话题,现在气氛又热烈起来。最起码妞妞是高兴多了,第三杯酒也是由妞妞提的。
  尤春梅慈爱的看着楚天齐,说道:“宁姑娘真是个好孩子,长的好看不说,还懂事。每回来呀都要拿好多东西,还要帮着我*干活。你看看,今儿喝的酒,还有你们抽的烟,都是她大前天送来的,还有柜上那些盒盒,全是好吃的,好喝的……”尤春梅一说起来未来的“儿媳妇”,就收不住了。
  听母亲说的告一段落,楚礼娟也说道:“天齐,你也该考虑你们的婚事了,不能老这么拖着。”
  楚天齐没有像往常那样避开话题,而是顺着说:“等有时间的,我也听听她的态度。”
  楚礼娟接着说:“人要是成了家,也就有个归宿了。家是……”
  楚礼瑞抢白道:“哪得看是什么人,要是家里出个‘二流子’男人,还不如没有呢。”说话的时候,他还瞪了刘栓柱一眼。当他目光落到大哥脸上时,又“嘿嘿”一笑,“哥,我可不是说你,别介意啊!”
  “我知道。”楚天齐回了一句。
  因为有了喜庆的话题,气氛一直很融洽,好像刚才小小的不愉快没有发生似的。
  七点多的时候,晚饭结束。刘栓柱抢着和媳妇去洗碗盘了,其他人坐到炕上聊天,等着春节晚会开始。
  楚礼瑞看看大家,又看了妞妞一眼,声音很低的说:“爸,我记得你说过,‘要是那个二流子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他,给你姐出气’。怎么今年又当起老好人了?”

  楚礼瑞的话,把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了楚玉良身上。
  楚玉良长嘘了一口气:“以前看你姐带着妞妞,孤儿寡母的,我恨不得好好揍那小子一顿。可是那次受伤,九死一生,让我想通了好多事情。我们为什么恨他,还不是想让你姐有个依靠,让你姐享福吗?那小子今天一进屋,你姐眼神就没离开过他身上,说明她见了那小子高兴,也觉得幸福。那我为什么还要教训他呢?两口子过的好不好,主要是当事人自己的感受。”
  听完楚玉良的一席话,人们一时无语了。妞妞更是眼中涌上了泪花。
  晚上,楚礼娟一家三口早早去了西屋。
  楚天齐和弟弟、父母看完春节晚会后,出去响了一会儿炮,就都在东屋睡下了。
  大年初一,楚天齐和弟弟还是按惯例,去给村里长辈敬酒。可能是人们认为楚天齐的官大了,都以“注意身体为由”,让楚天齐少喝。可越是这样,为了表示诚意,反而楚天齐喝的酒更多。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互相请客,几乎每天都是喝的晕晕乎乎的。

  今年春节无疑是近几年中最喜庆的,父亲楚玉良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如初,楚天齐当了双料主任,楚礼瑞的果园也有了利润。尤其好几年不回家的“野鬼”刘栓柱,今年也回了家,楚礼娟一家得以团圆。看到姐姐脸上难掩的幸福,楚天齐也替姐姐高兴。
  舒心的日子往往过的更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正月初六,明天就该上班了。
  姐姐一家在初四那天就回自己家去了。
  弟弟今天说是有急事,也出了门。楚天齐看的出,八成弟弟是去找那个临县的女技术员了。
  晚饭是在柳大年家吃的,吃完回来后,和父母闲聊了一会儿,楚天齐就和父亲去西屋睡觉了。
  平时话不太多的父亲,这些天能说了好多。不知是心情大好,还是想说的太多,总是在躺下以后,还要说上好些话,叮嘱一些事情。今天也不例外,爷俩一躺下,刚关掉电灯,父亲就开始嘱咐起来。
  楚玉良告诫儿子,要听党的话,多为人民做好事,做有益于党和国家的事。千万不能贪赃枉法,就是连单位的一点小便宜也不能占,还引用“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告诫儿子要防微杜渐。
  这几天,这类话父亲说过好多,只不过平时说的比较含蓄。今天只剩爷俩了,楚玉良说的更直接,楚天齐答复的也很很肯定,爷俩又进行了一期系统的“反贪腐”交流。
  时间已经不早,但父亲谈兴很浓,而楚天齐却有些迷糊了。这几日每天两顿大酒,整天都是晕晕乎乎的,楚天齐严重缺觉。今晚是喝的最少的一次,当然不是柳大年要照顾楚主任,而是柳大年也是天天喝酒,战斗力也大大减弱了。

  忽然,父亲的声音传来:“天齐,那条长命锁怎么不见了?是丢了,还是谁拿去了?”
  楚天齐此时正迷迷糊糊,听到父亲的问话,才答道:“没丢,在办公室柜子里,没拿回来。”
  “哦,那就好。千万别丢了,实在不行就戴在身上。”楚玉良叮嘱着。
  “哦,戴上?哪有这么大人还戴个长命锁的?”楚天齐不解。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没丢就好。”楚玉良说完,把头扭过去,不再说话了。
  虽然父亲说是“随便说说”,楚天齐却强烈预感到,恐怕不是“随便”那么简单。

  早上,早早起床,吃过一点热的旧饭菜,在父母殷殷叮嘱下,楚天齐踏上了开往县城的班车。刚刚过完春节,车上的人不多,但十里八村的,大家基本都认识,见面也都会说上一句“过年好”什么的。有的人不知道楚天齐新职务,所以人们打招呼时,也是“楚乡长”、“楚科长”、“楚主任”什么称呼都有。
  两个多小时后,到了县城车站,楚天齐直接打车到了开发区。他发现,开发区上班人不多,但也就睁一眼闭一眼,装作没看见,进了自己办公室。
  日期:2016-11-2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