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格子欣喜的过去了。
  我过去跟守着音乐室的女狱警和女囚聊了起来,原来,她们都是a监区的人,虽然她们不说,但我也知道,能来这里守门做闲事的,肯定是用钱走通了关系的,肯定康雪收了她们钱,把女囚送来这里,做了这幸福的工作,不需要劳动改造,天天轻松愉快的过一天,还有分加,多舒服。

  我心想,如果能弄到几个名额,让我把一些女囚也送来这边就好了,例如莫婉芯啊什么的。
  正聊着,钢琴弹奏了起来。
  对,的确是格子丨弹丨奏着。
  她弹奏着,自己唱着,没想到她真的会弹钢琴,而且看来挺不错。
  她轻声低唱:倾听,爱丽丝的旋律
  若别离,撕毁我写的信
  当序曲,落幕后拆穿的回忆
  抚慰你,心灵悠扬的协奏曲
  在莱茵河畔,贝多芬的悲伤在徜徉
  诙谐夜晚,遗留在波恩城的泪光

  维也纳推开窗,风景却如此委婉
  黑白琴键上,谱写华丽的乐章
  在破旧琴房,弹唱出贝多芬的悲伤
  诙谐街上,探望绚烂**的橱窗
  小木船被遗忘,剩下黯淡的月光
  无力哀叹,谁的情绪彷徨,结局被凌乱。
  她唱歌的声音,很有特色,而旋律,如此的伤感,唯美。
  听了让我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妈的我是带她来治疗心病的,不是让她来加重抑郁的。

  格子一遍哭一遍弹奏。
  唱完了这首歌,她已泪流成河。
  然后,趴在钢琴上,放声大哭起来。
  靠。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她身旁。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没事吧。”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非常的有节奏感,放声大哭。
  终于,在哭了五分钟后这样子,她坐直了,我拿了一张纸巾给她,她擦着眼泪,双眼通红,梨花带雨:“谢谢。”
  她擦着泪水。

  我说道:“我是带你来,想让你通过音乐,变得心情愉快,可你这样子,不是治疗的目的。要不你弹唱一些轻松些的音乐。”
  她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好很多了。”
  她说道:“这首歌,是我孤儿院的朋友教我的,好怀念那时候。”
  我说:“嗯,是吧。”
  她说道:“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吗。”
  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虽然很好听,但是很伤人。”
  她说:“贝多芬的悲伤。”
  我说:“的确,挺悲伤的。”

  她说:“我以前学过钢琴,我最佩服的,就是贝多芬。”
  看来,我打开了她的心扉,这对于她的治疗来说,是个好事。
  我说道:“嗯,这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男人。”
  她说道:“贝多芬以不屈不挠的毅力,和社会的不平等斗争了一生。自小受到酗酒的父亲的虐待,长大后,母亲过世,家庭的重担落在贝多芬的身上。对于中年时期出现的耳疾,生活拮据以及终身未婚,他都是逆来顺受,只是用音乐的语言表达出内心的感受。是个十分顽强的人。”
  我说:“对,你应该学习他,不能轻易对生活说不行,不能崩溃。”
  她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走吧。”
  我问:“不唱了吗。”
  她说:“不了。”
  回去了监区里,坐在操场上,两人聊着天。

  我建议她每天都出来跑步运动,因为本身运动就是能够预防许多疾病,当一个人情绪低落,悲观绝望,通过运动,能够加强新陈代谢,疏通负能量心理情绪,产生积极的心理感受,提高愉快情绪。
  她说道:“那我跑。”
  说着,她站了起来,跑步。
  看起来,她跑步什么的,都很健康,姿势优美。
  等她绕着操场跑了三圈后,气喘吁吁的回来坐下,我说道:“挺不错,跑了三圈。”
  她说:“我以前在学校,跑步得过第一名,我能跑赢很多男生。”
  我说道:“很厉害啊。”
  她笑笑。
  我说道:“你每天都坚持来吧。”

  她看着我,对我笑着,有些甜,然后她突然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对她微微笑。
  她说:“谢谢。”
  她站了起来,然后离开。
  当我让狱警送格子回去,狱警回来后,对我说道:“指导员,就是一个抑郁症,干嘛那么麻烦啊。”
  我说道:“她的抑郁症,已经威胁到了她生命的安全,而自杀,就是抑郁症最严重的后果,对于重度抑郁症的人来说,死亡是解脱,是幸福,抑郁症已经严重损害了她的大脑神经,无时无刻不折磨她,只能用极端的方式来摆脱。没办法,为了治她,只能这样。”
  狱警说道:“搞不懂活着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

  我说道:“她算活得好吗,一个无期徒刑的女犯,产生悲观抑郁,轻生的心理,她活的不好了。”
  狱警说道:“她有钱。她在监狱里过的挺好的。”
  我说道:“和我说说她,她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啊,那么严重。抢劫杀人,有没有那么夸张。”
  狱警说道:“是劫持人质,最后杀人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说道:“劫持了人,然后要钱吗?然后杀人,为什么呢。”
  狱警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有人问过她,她不说。她是这监区里,最漂亮的女囚。有钱。她每天的生活过得挺不错的。”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挺好的。她为什么那么有钱呢。”
  狱警说道:“我都不知道了。”
  对于格子,我的确是有些好奇,觉得她那么貌美,还挺神秘的,而且,她到底怎么回事,抢劫杀人?
  她看起来,能是抢劫杀人的人吗。
  上次问她,她没说,她当然不会说,她心里不舒服,自然不会说。
  这样的问题,对每个女囚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等着谢丹阳。
  不多时,谢丹阳来了,我从柱子后面,笑嘻嘻的过去,走到她车旁。
  谢丹阳看到我后,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说不去吗,去干嘛你!”
  我说道:“你不是说给钱我吗,我看在钱的份上去的。”
  谢丹阳说:“没钱,你去不去随便你。”
  我说:“那好吧,那我不去了啊。”
  她用力掐着我的手臂:“你敢!你敢不去!给我上车。”
  我上了她的车。
  车子行驶出去了,和谢丹阳又斗嘴了一会,我让她开车到我住的地方,然后我先拿了手机,然后再跟她去参加破同学会。
  去谢丹阳同学会的路上,我问道:“你什么同学会啊,怎么经常开同学会,我都很少去的。”
  谢丹阳说道:“我们班导生日,同学们说给她庆祝,她已经退休了,是个不错的好人。”
  我说道:“哦,知道了。”
  到了那边。
  在西城的一家大饭店。
  西城这边,是大学城的所在地,这片区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大学,还有什么职校职院的数不胜数。
  我们所在的饭店,就是所在大学城的中心。

  谢丹阳的老师虽然退休了,但是人还是在学校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