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狱警脸红了。
  派去守门的女狱警,一般都是新来不久的。
  我说道:“记住了,以后你们搞卫生也好,别人搞卫生也好,都要好好搞,知道吗。”
  这时候,瓦莱刚好下了楼,走过来,看到我在这边,她有点吃惊,然后慢慢走过来,问道:“指导员,发生什么事了。”
  我说道:“我从操场过来,内急,来这边上了个卫生间,可是呢,卫生间味道那么重,那卫生都怎么搞的。”
  瓦莱说道:“原来是这样。”
  瓦莱对那守门的女狱警说道:“以后你和做卫生的姐妹说一说。”

  女狱警点头。
  我说道:“下次再让我发现,我让你去弄干净!”
  女狱警被我说的都快哭了。
  瓦莱劝了我几句,让我算了,我这才走了。
  这叫战术。
  否则的话,守门的女狱警如果跟瓦莱说起我也来过,那瓦莱肯定有所怀疑。
  在监狱里,睡了个沉沉的觉,梦见了好多东西,但基本都是在校园的时光居多。

  甚至梦起来,有些无法自拔。
  解读我自己的心理,应该就是,我所遭遇的境遇,所遭遇到的很多的恶人,都不像学校的人那样思想单纯,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折手段,所以我很怀念和憧憬在学校时的美好快乐单纯的时光,只是,再也回不去了,每每我想到这点,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
  我憧憬爱情,恋爱,幸福,但是我却害怕我成家了,照顾孩子,就这么到老的过着身不由己的日子。
  觉得太可怕。
  也许我本身就是个没责任心的家伙吧。

  听着监狱里的铃声,和音乐醒来。
  然后洗漱,去食堂吃早饭,去上班。
  在办公室里,我想到了昨天瓦莱进我办公室的场景。
  竟然已经偷偷在我办公室装了摄像头,也不知道装了多久了,也不知道拍到了我怎么样的场景,也不知道她知道了我一些什么事。
  我点了一支烟,假装到后面窗口看风景抽烟,然后低头看看摄像头,那针孔摄像机,在这盆假花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而它的角度,正是对准了我的办公桌的位置,我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我想,都能拍的清清楚楚,录音得清清楚楚了。
  但在我这个角度,它是视线盲区,拍不到我看着。
  我想了想,是不是该假装不小心碰到这盆花,然后让它碎了,然后我扔掉这个。
  不过这样也太明显了。

  或者,我不小心碰到,调转了摄像头位置和角度。
  不过也不行,因为还是会录音录到,我看着这针孔摄像机,我对针孔摄像机并不陌生,我自己都安装了过好多次,了解的类型和品种也挺多,这针孔摄像机,看起来就很贵,很先进。
  我抽着烟,想着,到底该如何,才能把这针孔摄像机给弄掉。
  想了想,我觉得,没必要把这摄像机给弄掉啊,我留着,我完全可以施行反间计啊,就是利用这针孔摄像机,给瓦莱,丁佩,韦娜,传递错误的消息,混淆她们的视听和判断,从而寻找出击破她们的战机。
  不过,还真是凶险啊,如果没发现这针孔摄像机,恐怕我在这里,迟早有一天被她们利用针孔摄像机拍到的镜头,利用我的破绽来对付我,那我就完蛋了。
  还好发现了这针孔摄像机。
  我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感觉浑身不舒服,感觉身后有着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不,不是一双眼睛,而是很多双眼睛盯着我,看着我,好多人看着我。
  不知道摄像头的那一边,是不是韦娜,丁佩,等等若干人,围着屏幕前。
  反正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全身不舒服。
  我又点了一支烟,拿着一本小说看起来。
  桌上的电话响了,我接了。
  如果装了摄像头,而我不知道的话,那,我和谁谁聊天联系的内容,岂不是让敌人们都知道了啊。
  电话打来的,是谢丹阳,她还说了一句,猜猜我是谁。
  我说:“猜个鬼,什么事,说。”
  谢丹阳说道:“张指导员,我有事找你。”

  我说道:“什么事,说。”
  谢丹阳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嘛。”
  我说道:“吃饭?吃个屁饭啊。”
  谢丹阳说道:“不行,必须要吃。”

  我说道:“唉,真的是不想吃了,看到你家人,你父母,我都倒胃口。”
  谢丹阳说:“那我见你每次都是吃很多,津津有味的。”
  我说:“那我觉得浪费嘛。点了那么多,你们都是皱着眉头,你被爸爸妈妈骂,你爸爸妈妈忙着骂你,唉声叹气,我就帮你们一起吃了。”
  谢丹阳说:“这次不是和我家人吃饭。”
  我问:“和谁吃?和徐男吗。”
  谢丹阳说:“同学聚会。”
  我说道:“话说,你们同学聚会,怎么老是同学聚会呢。”
  谢丹阳说道:“我怎么知道呢。”
  我说:“那聚会就聚会吧,你去了就行了,拉着我去干嘛。”
  谢丹阳说道:“那他们都有对象了,我都没有。他们笑话我。”
  我说道:“笑话就笑话,死不得你的。”
  谢丹阳说道:“不行。”
  我说道:“你随便找个男的去帮着你糊弄过关就行了嘛。非要找我干嘛呢。”
  谢丹阳说道:“我以前带的就是你,现在也必须带你。”
  我说道:“唉,真的不想去了,我好累啊。”
  谢丹阳说道:“你累什么累啊你,你搞什么累啊。你天天乱搞女人。”
  我说道:“你别胡扯你!”
  谢丹阳说:“你为什么会从c监区到了d监区,为什么,什么事情引起的?”
  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
  谢丹阳说道:“你要陪我去。”
  我说道:“你随便找个男人不行吗。”
  谢丹阳说:“不行。”
  我说道:“姐姐你放了我吧。”
  我说:“钱我不要。”
  谢丹阳说道:“那我自己去!自己去行了吧!”
  她在撒娇之后,说给我钱,给我钱我说不要,她有些生气了。

  我不出声。
  谢丹阳说道:“我自己去了,让钱进灌醉,灌醉我了,欺负我,你满意了!”
  我一想,对哦,之前那个钱进,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钱,自己开个公司,把保时捷还是法拉利钥匙敲在桌上,特别的牛的样子,后来为了抢谢丹阳这个班花,钱进甚至找了黑衣帮的人来搞我,劫持我,弄我。
  一想到这个,我就来气,想当时,在我没实力没势力的时候,这家伙欺负我,好啊,为了这家伙,我倒要去看看,现在他能如何牛。
  有钱了不起是吧。
  我去会会他。
  我正想答应谢丹阳,她已经挂了电话。
  靠,那么认真啊,看来真的是生气了。
  我先不管她。
  继续看书。
  一会儿后,办公室的门被敲了,我说请进。
  进来的,还是瓦莱。

  我问道:“什么事。”
  瓦莱说道:“张指导员,昨天你治疗的那个女囚,说感觉心理好了些,想过来和你聊聊,让你继续诊断看病,可以吗。”
  奇怪,格子昨天不是和老子闹,骂我,鄙夷我,怎么今天,又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