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点点头,忽然发现刘鹰强忍下了痛苦停止了呻吟,死死地盯着余安邦,注意力非常集中。
  “草泥马的你骗老子!你们打死了我弟弟!”刘鹰疯狂地喊起来,挣扎着就要起身。
  边上的赵一云走过去抬脚就下去,刘鹰再一次摔倒在地上,一班的两个兵上去给他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余安邦眉头跳了跳,说道,“被活捉的小年轻叫刘雄,敢情是你弟弟。”

  “我弟弟没事!?”刘鹰停止了挣扎。
  余安邦不说话了,看向李牧笑了笑,李牧也是摇头笑了笑,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把你弟弟害了。”
  不一会儿,徐岩带着其他几个班全部赶到,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的。李牧汇报之后,徐岩马上向现场指挥部报告,整个现场指挥部的人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很快,警方赶到,刘鹰被移交给了警方。李牧他们还是想多了,警方根本就没多问一句关于刘鹰身上的伤痕,恐怕警方更愿意得到一具尸体,免得浪费纳税人的钱!
  所有人员接到了撤回命令,李牧他们乘坐武警部队的车辆回到了现场指挥部那里,也就是出发的地方,居然开了半个小时才到,由此可见李牧他们在山里追了多远的距离。
  刘鹰也被首先押到了现场指挥部,然后从那里和刘雄一起被市局的特警们亲自押送走。
  在现场指挥部那里,李牧现场亲自向熊副做了详细的汇报,在场听取汇报的还有地方的相关领导。接下来就没李牧什么事了,他和他的兵站在一边等候着登车撤回的命令。
  接下来就是军地双方一番客套,地方感谢子弟兵出手,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于危难之际。而军方自然是表示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做的,作为人民子弟兵是肯定要为人民群众赴汤蹈火的。
  登车撤回之前有一个很少有人注意到的小细节,被丨警丨察押着的刘雄,目光一直阴阴沉沉地盯着李牧和杜晓帆,一个是抓了他亲哥哥的人,另一个是打死了不是亲叔叔胜似亲叔叔的严叔。刘雄把李牧的样子和杜晓帆的样子深深地刻在了脑海后,一颗复仇的火种就这么在这个少年的心里埋了下去。
  “指导员,我们想去医院看看耿帅。”
  指导员房间里,李牧向方鹤城请假,方鹤城在看文件,下午要上教育课传达文件精神。
  此时距离搜捕越狱犯人那天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今天是周六,按理来说是休息,但二营刚刚全营执行了搜捕任务,所以上级要求对全体官兵进行思想教育课,第一点是恪守保密手册,第二点是调整好心态。
  毕竟许多老兵两周之后就要退出现役回到部队。
  对于部队来说,那基本上等同于将一群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放回了地方,尽管严格地说起来那并不算什么战场。
  正是用完午餐之后的时间,许多兵们都休息了,李牧趁着这个时间过来向指导员请假去医院探望耿帅。
  “本来是可以批准,你们应该去看看他。”方鹤城说,“但现在情况有变。”
  看着李牧,方鹤城笑了笑,说道,“你们五班是唯一一个进行过交火的班,所以,五班所有人都需要接受心理辅导。尤其是你,耿帅,还有林雨。别忘了,演习场上,林雨也有击毙逃犯的经历。”

  李牧在机关待过,他的确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杀过人的都会被安排接受心理辅导,这种事情大多发生在特大那边。
  “指导员,我觉得不用那么麻烦了吧,我们心态调整得都挺快的。”李牧说,他实在是对心理辅导没有什么兴趣。
  “由不得你。”方鹤城翻了一页文件,看了几眼,才看向李牧,说道,“临近退伍了,心理辅导显得更加重要。”
  李牧默然,这样他就没法抵抗了,毕竟他一直紧咬着要退伍。

  “我服从命令,什么时候进行?”李牧问,随即想到一点,又问,“杜晓帆也杀人了。”
  “嗯,他在医院和耿帅一样接受心理辅导。”方鹤城说。
  杜晓帆受伤了,非常的奇特,准备把刘雄押出山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发疼,脱了衣服一看,子丨弹丨擦掉了他左大臂上的一小块儿肉,肾上腺素下去之后才感觉到疼。
  方鹤城看了眼李牧,“放心,我早上才打电话到医院,耿帅恢复得不错。不过伤筋动骨的,恐怕没一两个月是出不了院的。”
  “他的事情怎么办,治好再退伍?”李牧关心地问。

  放下文件,方鹤城看着李牧,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什么心思,拐弯抹角的打听留转名单。我可以告诉你,耿帅的留转申请已经被批准了。”
  李牧正要说话,方鹤城摆了摆手继续说,“林雨的留转申请也被批准了。”
  顿时,李牧意外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就是惊喜。的确是惊喜,他原因为耿帅和林雨之间只能留一个,事实上按照多年来的惯例也应当如此,毕竟名额有限,
  “上次我跟你讲过,你也看了相关的文件。我们营已经被确定为新型步兵试点单位,但是留转名额却没增加多少。”
  看见李牧露出疑惑的神情,方鹤城指了指椅子,说,“你坐。”
  李牧坐下。
  方鹤城继续说道,“大环境不允许我们有很多的士官编制,但是,有两个情况让局面好了起来。你们五班被军长点过名,首长在大会上说,像五班这样的兵,是应该留下来为建设强大陆军作出更大的贡献。”
  笑了笑,方鹤城说道,“这一次又是你们五班在搜捕行动中露了脸,所以上级是会批准整个五班全部留下,转为士官继续服役。”

  “什么?”李牧吃惊地站起来。
  方鹤城示意他不要激动,李牧慢慢坐下来。
  今天徐岩到旅部作汇报去了,他去之前和方鹤城已经谈好,是时候对李牧进行总攻了,方鹤城亲自出马,务必说服李牧留下。
  方鹤城说道,“李牧,你的条件很好。上等兵代理班长,支委委员,有机关工作的经历,在机关工作期间还横跨司令部和政治部。连长去旅部之前和我谈过,我也不给你说那些空话大话,就站在你自身的发展角度来谈一谈这个事情,怎么样?”
  李牧有一些恍惚,搜捕行动中的每一个碎片的场面一幕一幕地划过眼前。当时置身其中感受没有那么的深刻,事情结束之后了,回想起自己每一次扣动的扳机,子丨弹丨打在目标身体上的血花迸射,还有那在极短时间内流逝生命而成尸体的人,这些都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需要接受心理辅导不是没有道理。
  只有吹牛-逼的人才会将杀人说得轻描淡写,也只有真正经历过那种事情的人才会在很多个夜晚会因为某些莫名的恐惧而惊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